舞龙队

鬼姐姐舞龙队
舞龙队作者:科学的尽头更新时间:2017-12-05 11:37:00字数:2997

相传龙灯乃是盘古王手中的龙头竹杖,后来交给伏羲以保人间太平。这是镇天地、降邪恶之宝。后来五瘟作乱人间,伏羲祭出龙头竹杖,化为巨龙,收了五瘟。世人目睹五瘟被收,欢欣雀跃,便描了巨龙的模样,做了龙灯,每逢春节便舞动起来,以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春节舞龙灯,是几千年来,成为我国民间的一种喜庆传统风俗。风俗相传至今,各地龙灯的模样各有不同,这个故事的便与舞龙灯有关。

时间大约是1990年,在一个偏远的山区,刘家村,一个小村庄住着十几户人家,老人妇女务农为生,家里的男丁外出务工,几年才回来一次。那时国家计划生育抓的很严,在农村一对夫妇第一胎儿若是女孩,还可以生第二胎,若是男孩就不能生第二胎。

当时重男轻女的观念严重,“男孩才能延续香火”这个观念根深蒂固。有些家庭前面生了2个都是女儿,无奈,不惜背井离乡或躲进山林,都要再生一个,直到生出男孩为止。

梁二狗是流动木匠,年近50,手艺不错,周边村子那家有需要做些桌、椅、凳,都会找他上门打制,那个时候还流行叫师傅带上上门,师傅们也很乐意,因为雇主需要管吃管住。

新年将至,梁二狗的生意不错,他在刘家村的一户刘姓人家加急打制一套坐凳,为了赶完去下一家,经常忙到深夜。

是夜,雇主家人已经去睡觉了,梁二狗坐在雇主家院子里抽着烟斗,小息一下。

“还有三天,就可以完成,可以去下一家了”梁二狗吐出一口烟,心里想着。

梁二狗抬起头,望了一眼半里地外的“刘麻子”家,自言自语道,“刘麻子应该也还没睡,去讨口酒喝去”。

半里地不远,借着月关,不时便到了,刘麻子果然没睡,梁二狗到时,他还在自家院子里倒腾着什么呢,她媳妇也在一边哄着刚出生的婴儿。梁二狗来这个村的第二天晚上就认识了这家人,讨过两次酒喝,也算熟了。

“小刘,大妹子也还没睡呢,我看你们家还亮着灯,就过来看看”,梁二狗敲了敲刚刚抽完的烟斗,准备重新上烟丝。

“梁师傅啊,进来,进来,我睡不着就倒腾一下院子,你等我一下”“来弟(刘麻子老婆的称呼),快去热点酒来”刘麻子说到。他老婆应了一声,转身回复准备去了。说着他自己也放下手头的活,去屋里搬来一个小四方桌和两个长条凳。

梁二狗望了一眼刘麻子媳妇,她的脸色还如前几次一样苍白,眼睛无神,明显的营养不良,心里一声哀叹。

当时已经是改革开放,农村生活条件比之“集体制”要好一些,但是有一些地方,个别农户,还是非常困难。

刘麻子在院子里摆好座凳,招呼梁二狗坐下。

“小刘,我家老母鸡下了些鸡蛋,下次给大妹子带一些过来,我们家人也吃不完”梁二狗轻描淡写的说到。

刘麻子似乎明白了梁二狗的用意,也没有推辞,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谢谢了,老哥”。

当时的农村,一年都难有几回肉吃,能偶尔有鸡蛋吃就不错了,能拿出来给别人,是非常慷慨的。梁二狗是个热心肠,周边的村民多多少少都受到他一些恩惠,口碑极佳,这也是他生意好的原因之一。

说着,刘麻子的媳妇已经把热好的水酒和一小盘炒花生放在了桌上。梁二狗忽然感觉一阵冷风从背后袭来,凉飕飕的,梁二狗不经地身体抖动了一下。

“刘老汉”“刘大爷”刘麻子和他媳妇同时喊道。

“原来是有人来了,大晚上的,又是一个夜猫子”,梁二狗心中道。

刘老汉,大名刘汉松,是个孤人,早年是国民党士兵,打仗时受了腿伤,没有娶妻,估计没有女家愿意跟他结亲,一为残疾,二为国民党的污点。

刘麻子招呼刘老汉过来喝酒。“刘,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几年在山里很辛苦吧?”刘老汉寒暄到。

“还过的去,前几天回来的,终于得了一个男娃,如愿以偿了”刘麻子道。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着一些家常,不知不觉酒已经喝完了,梁二狗起身道别,说明天还有事情做,起身回雇主家休息去了。夜里,一夜的大雨,清晨骤停。

次日晚上,梁二狗干了一天的活,如往常一样的雇主院子里休息,眯着眼睛抽着烟斗。忽然听见一阵唢呐和锣鼓的声音,循声望去,原来是一支舞龙队。黑夜里的龙灯,伴着特有的伴乐,犹如一条真正的巨龙,张牙舞爪,咆哮着在空中飞舞前行。舞龙队前行的方向正是刘麻子家。

刘麻子家,梁二狗也是循声而来,舞龙队在刘麻子院子里舞动长龙,长龙时而仰头吞云,时而摆尾翻江。梁二狗也是看傻了,这只舞龙队的技术高超,舞动的长龙生灵活现,他视乎看到了一条真正的巨龙在云间翻腾。不时,舞龙队已经舞了3个来回,舞罢,熄了乐声,将龙灯靠在院墙边上,准备休息吃些酒食。

刘麻子媳妇也在张罗着酒食,速度很快,好像是事先准备好的,酒食算是丰盛,有花生,米饼,小菜等。大家开始入座,刘麻子看到梁二狗来了,也是热情招呼,安排他过来入座。梁二狗和舞龙队的互不认识,农村人只要能坐下来,都能聊,你一眼我一句的,时不时相互敬酒,甚是热闹。酒到中旬,梁二狗想起刘老汉,问刘麻子,“刘老汉那只夜猫子,今天怎么没来?”

刘麻子没在意,也表示不知道。不过,在坐的舞龙队员却是同时放下了手中的酒食,停止了说笑,惊奇的看着刘麻子和梁二狗。舞龙队的唢呐手,一名老者,他看着刘麻子和梁二狗二人,眼神中充满诧异,一字一顿地说到:“你们,不会是遇见鬼了吧,刘老汉,去年年初的时候已经死了,听说是死后半个月才被邻居发现的”。

梁二狗和刘麻子相视一眼,昨晚还一起喝酒呢,梁二狗回想起昨晚那阵阴风,脸色渐白。梁二狗无心吃酒,早早告辞,回雇主家休息去了。

次日,梁二狗在雇主家吃早饭,活已经提前完成了,吃了早饭准备回去了。饭间梁二狗问起刘老汉的事情,雇主哀叹一声回答道:“刘老板是孤独的可怜人,死时都没人在身边,死后半月才被邻居发现,大货凑了点钱葬了”。

雇主奇怪梁二狗怎么会问起刘老汉的事情。梁二狗将这几天在刘麻子家喝酒,舞龙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雇主说了出来。

梁二狗自顾自说着,没注意到雇主刘家人的脸色已经越来越苍白,说到最后,雇主家里人看着梁二狗,好像看着鬼一样,脸色苍白如纸,眼神透露出无尽的恐惧。

“你说的,舞龙队里面吹唢呐的是不是一个上来年纪的,胡子花白的老人”雇主战战兢兢的问到。

“是啊,那队舞龙队很出彩”梁二狗赞美道。

梁二狗注意到雇主家人的脸色变化,问到:“你们怎么了?”

雇主刘家人相视一眼,雇主说到:“你说的刘麻子夫妇也是可怜人啊,3年前,为了躲计划生育生个男孩,把两个儿女交给外婆家抚养,他们自己躲去到了山里,怀胎十月,要生了,等请到接生婆的时候,已经晚了,胎儿捂在肚子里太久,生出来已经救不活了,来弟(刘麻子媳妇)也因为大出血死了,没几日刘麻子也因为悲伤,自缢而亡”。现在他们已经荒废没人住了。

雇主顿了顿继续说到:“而你说的舞龙队,是远近闻名的,去年外出舞龙的时候,遇上山间泥石流,都埋在里面。”

梁二狗越听越惊,后背全是冷汗,敢情自己这几天遇到的全都不是人。

梁二狗吓的不轻,早饭没吃完,赶紧收起自己的工具,胡乱和雇主道别一声,快步往村外逃去。

走到村口时,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梁二狗回头望去,刚刚自己走过的小路发生山体滑坡,若是自己晚走半刻必然葬身其中。梁二狗好像明白点什么,回头望向刘麻子家方向,发现,刘麻子夫妇,舞龙队,刘老板在向自己的方向挥手,刘麻子老婆抱着婴儿,脸色洋溢着笑容。

梁二狗回到家中,惊魂未定,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和家里人说。

梁母,眯着眼睛,好像想起些什么,说到:“上山生娃的那对夫妇,好像当时经过了我们家,我们还塞给他们一筐鸡蛋”。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欲望】二叔偷看别人洗澡时,打滑砸死了我的初恋女友…

【出轨】老公当着情人的面,把我六个月的孩子给…

作者:科学的尽头标签:灵异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惊悚失眠夜<<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被附身的男青年

  • 119.103.184.*说:
    写的很好,就是名字让人觉得不感兴趣2017-12-05 23:41

  • 科学的尽头说:
    为何我写的鬼,都没打赏推荐呢?2017-12-05 15:56

  • 223.71.162.*说:
    挺吓人的,不过还好了2017-12-05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