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我给你摸摸骨

人皮鼓
015 我给你摸摸骨作者:梧桐树上栖麻雀更新时间:2017-11-15 12:23:00字数:2201

“可是,等下要怎样来说涂丽花这件事呢?”我有点担心,处理不好,会惹毛她家人。

“你别吭声,到时看我怎样说,”他胸有成竹地说。

关键是能够找到涂丽花,其实我受点委屈也无所谓。看来你小子还蛮是跟她家人一条心哦。

没有情谊,也不至于丢下一摊生意,几百公里跑到这深山来吧,我说。

山里妹子,还是比较纯的,你小子有福了,黄平笑着说。

虽然是初来乍到,但还是感到此地的人比较容易相处,都有一付热心肠,乐于帮助人,不排挤外人。

黄平熟门熟道,左拐右拐就进了旗堡村。

涂捻子那座尖顶屋大门锁着,但前院门开着,黄平伸手拍了拍门,朝里面喊道:“打铁佬,涂打铁在吗?”他转头低声跟我说:“你岳父大人以前是打铁的。”果然我在前院角落,看见了一些打铁用的物什。

涂丽园从里屋出来开门,“你小姨子出来了,看是否跟你女朋友长得一模一样,”黄平又笑着跟我说。

八字还没一撇呢,好像生米已成熟饭样了。丽园显然是认识黄平的,见了他热情地说:“黄乡长,我爸刚出去,你们进屋坐一下,我去叫他回来。”

黄平又指着我问她:“认识他么?”

丽园说:“认识呀,早上跟叔回来的,在家吃的早餐呢。”

“以后你叫他姐夫,”黄平口无遮拦地说。

“姐夫?”涂丽园奇怪地望着我,我脸上一热,吱唔着说:“乡长开玩笑的,你别听。”

“你奶在家么?”黄平又问。

“奶奶,在尖屋念经呢,”丽园说完,一溜烟往门外跑了,去叫她爸了。黄平说涂打铁真名叫涂志华。

挺平常的一个名字,可是他弟又为啥叫捻子呢?

“据说涂老二出生的时候,夏秋婆的祖师爷托梦给她,说这孩子命硬,难养,就是养大了也会尅亲人尅后代,叫她干脆弃到后山喂狼算了,夏秋婆打算不肯,她师祖顺手捻了一根灯草递给她,叫她用这根灯草去点油灯,七七四百九十天,一天不能灭,灭了这孩子就留着是个祸根,没灭可把他魂灵附在灯草上,此时可平安度过。”

“所以后来干脆起名叫捻子,娶了三个女人都没走到最后,夏秋婆又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本修尸匠的书给了他,让他学会了,说干这营生折阳寿,积阴德。”看来黄平也挺熟悉他家情况。

“我姨就在他家隔壁,其实我小时候也经常在我姨家住,涂打铁两兄弟我们都是从小玩到大的,”黄平说。

外面脚步声急促,院子里扑进一个健壮的汉子,“阿平,来也不打个电话,”涂志华人未到声音先到。

“呵呵,你这打铁佬,啥时候都是风风火火的,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只是带了一个年轻人来你家认亲,”黄平指着我笑着对涂志华说。

“认亲?”涂叔有点糊涂。我赶忙向他打招呼:“涂叔叔好,我送丽花回来的。”

“哦,”他一拍大腿说:“这孩子,还以为你们昨晚可到家呢,搞我们十二点都没睡觉,等你们。她妈一早出去镇上说等你们呢。”

黄平说:“打铁佬,你听我说,小涂昨晚在宾馆失踪了,到现在我们还找不到人。”

“你说什么?失踪了?”涂叔瞬时抓住了黄平衣袖,“到底啥回事,会失踪?”

黄平等对方缓了缓才接着说:“我跟小林他们前后车,因路上出了点意外,十点多才到镇上,是我安排他们到镇宾馆住宿的,意思今天一早回家的,我跟小林去饭店吃饭,叫宾馆小莫买了一份混饨给小涂,两个女孩聊了会天,一切正常,可是等小林回到宾馆时,发现小涂不见了。”

“小林和小莫两人在楼上楼下找了几个小时没找到。今早我跟派出所陆振光调出监控录相,你猜我们看见了什么?”黄平停住了,不往下说,急得涂叔直瞪眼。

“这个现象可能只有秋婆婶才看得懂,我这手机上有录相,能不能叫秋婆婶下来看看么?”

涂叔赶忙叫丽园去叫她奶。夏秋婆瘦成麻杆样,两眼特别有神,身上有股檀香味。一到大厅,两道象刀一样的目光刷的直直照向我身上,我不禁向后退缩了几步。

她不吭声,黄平把对涂叔说的话又复述了一遍,并打开昨晚黄衣人路过以及进房,然后化作一股黑烟,又在我后背紧随的录相看了一遍。

“你们一路上,又遇到了什么事?”她用手指着我说:“你跟我说,不要一点遗漏。”

我把丽花得病情况,以及出院向学校请假回家,还有路上情况都从头说起。当说到葛大叔看出丽花己中邪,并且赠送了一瓶符水和一串手链时,只听夏秋婆恶狠狠地说:“葛老鬼,要他多管什么闲事?”看来好像两人有过节。

此时,我在考虑要不要把坟墓取物一事说出来,我把目光投向黄平,他朝我使了一个眼色。于是,我便把哪一段掐掉了。然后说了半仙庵遇怪的事。

夏秋婆仰头自言自语道:“师祖,这次是她惹我的,不是我犯他的。”

“你小子过我面前来,”她用一双枯黄的眼晴看着我。我第一次感受到无形的压力,瞬时有点呼吸困难,脊背上好象一层冰,“去吧,怕啥?”黄平推我向前。

“蹲下来,”她命令我。我一米七多,她一米五多,走近前我才发现我的优势。

“蹲下来,我给你摸摸骨,”她冷冰冰地说。

我蹲下半身,俯下头,让她把一双枯瘦的手摸上我的头颅。

她按压着我的头骨,鼻梁,眼眶,以及后脑勺,然后两肩膀,腰脊骨,特别是十个手指,揉着搓着,每个关节都仔细按压,掌上纹路也具体现摩……

我奇怪她大把年纪了,视力还这么好,看掌纹竞然不用戴眼镜。

最后听得她满意地说:“还可以。”然后她又顿了顿说:“不过,你还不得碰我孙女,除非你们正式办了事。否则你们两人都有灾祸。”

我点点说:“我知道。”

她惊讶地说:“花囡,跟你说了哪件事?”

我说:“对。”她又问:“你不介意?”

我说:“主要是看我们是否相处有感觉,其他都是次要的。”

老人说:“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说的感觉,不过我要提醒你,真正跟我孙女确定关系了,就一定不能背叛,不然会受惩罚的。”

我历来也是专心的人吧,性格里天性有固执守一的观念存在。

作者:梧桐树上栖麻雀

014 监控录像<< 上一章人皮鼓目录下一章 >>016 斗法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