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缺之人

鬼话闲聊
残缺之人作者:于珏更新时间:2017-11-15 11:56:00字数:2050

殷瑱陷于回忆。

那时他还是狐族的太子,奉父王之命前往花都与花帝商讨要事,不想途中遇到一抽泣的女孩。

当时那女孩不知受了什么惊吓,一脸的惶恐不安,那模样我见犹怜。他将那女孩送回花都,后来才知她是花帝的幺女……

自打见了花尹芝,他对她一直念念难忘,直至花尹芝三万岁的时候,他将自己的心事告知父王,想跟花帝提亲,却得知花尹芝与秦无衣不日将成亲。

他受不了这打击,将自己关在殿里几日,直至听闻花尹芝在大婚夜被秦无衣休弃后,不堪受辱跳了无望海。

他对她的心思中能永远潜藏在心。自他登基已有万年,至今未立狐后,只因在他心里从未真正忘记过她。

后来,他得知,她没死回来了,他惊喜的同时,死沉的心瞬间复活。当他得知妍妃要为她择婿,第一时间赶至天宫赴宴,可惜她却忘了他。

如今她跟圣主定下婚约,他只能再次将对她的感情藏起,祝福她和圣主……

殷瑱思绪游走间,内侍官急冲冲跑进来跪在殿一道:“帝下,揽月殿的宫人来报,阿贤殿下得了重病。”

殷瑱俊眉拧紧,不时起身。

殷贤乃灵姬所生,尚未满月灵姬就因病过世。

灵姬乃先狐帝指给他的媳妇,他对灵姬虽做不到两情相悦,但也相敬如宾地在一起生活过几年。说一点没感情,觉得自欺欺人。

灵姬走后,他自觉愧对了灵姬,无颜面对刚出生的儿子殷贤,便将殷贤交由宫人抚养。这些年来,他显少过问儿子的事,自认为不是位好父亲。

没想到今天得知儿子生病,心陡然间揪紧。

“移驾揽月殿!”殷瑱唤道。

一行人浩浩荡荡赶至揽月殿,见殷贤合目仰在榻上,面色红润,眼皮颤颤的,哪里像个有病的人。

殷瑱望了望榻上的殷贤,又好气又好笑地替他掖了被角。

殷贤睁开眼,半坐起,冲殷瑱唤道:“父王,您可来了!”

殷瑱望着眼前,这张与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脸,心里百味杂陈。

做为君主,不可太过娇情,纵是他是疼爱殷贤的,也没在脸上显张显。

“为父瞧着你也无哪里不舒服的,却借口生病,将为父唤来,可是有事?”殷瑱直言问他。

殷贤见把戏被拆穿,面带尴尬,冲着水晶帘后道:“让她出来!”

不多时,侍官将安芢芝推了出来。

殷瑱瞧着轮椅上的安芢芝,一双狭长狐眼眯了眯。

“隐夫人!”殷瑱唤道。

安芢芝见殷瑱对自己的称唤如同对故人。

疑思,这两人相熟,不时窃喜,这样说话也方便。

安芢芝坐在轮椅上冲殷瑱垂首拂礼,她不能开口说话,殷瑱也不与她计较。

殷贤见自己任务完成,当即揭了被子跑了出去。

殷瑱瞧着殿内气氛诡异,料知隐夫人有话与自己说,冲一旁的内侍官道:“你们先下去吧!”

安芢芝轻笑,不愧是狐王,这警觉比一般人要灵敏的多。

“夫人素来不喜入宫,今日出现在此,本王想,夫人定然有要事。”

安芢芝点头,转动轮椅到了桌案前,提起笔,在纸上刷刷写道:“小心隐辛!”

殷瑱愣了愣,继而哈哈大笑。

他这不当一回事的态度,让安芢芝摸不着头绪。

“夫人让本王提防着自己的夫君,本王实感困惑!”

安芢芝嘴巴张张,却努不出半字。

这家伙看似精明,怎就不明白自己的暗示!徒有狐狸之名!

安芢芝指指自己的嘴,又指指腿,随后在纸上写到:“臣妇乃一残缺之人,何必绞尽心机来见帝下!”

殷瑱身躯一顿,面上倒是瞧不出什么神色。也不知他将情绪隐藏的极好,还是当真不信她。

这时殿外有内侍官道:“启禀帝下,隐辛大人求见!”

安芢芝面露惊色,匆匆在纸上写道:“口信带到,臣妇也该走了。”

说时两手推起木椅朝殿门滚去。

殷瑱瞧着她的身影,恍惚了片刻,在她即将出殿时,将她唤住:“天色已晚,夫人腿脚又不便,不适那舟车劳顿,不如待明日天明后再走不迟。”

安芢芝嘴角弯弯。

殷瑱到底是听进去了!

西阡月化作的隐辛站在揽月殿外,在得知安芢芝被狐帝留在了宫里后,气得素指紧攥。

是他小瞧了那女人。没想到一缕孤魂,居然能在他的眼皮底下逃之夭夭,他倒是对这女人的来路有了兴趣。

她以为狐帝能保她,本座倒要瞧瞧,那殷瑱有多大的能耐!

西阡月鼻子一哼,黑袍一卷,出了皇宫。

夜色入浓。

安芢芝住在狐帝给她安排的宫殿里。夜明珠发着柔柔的白光,将整座宫殿映照的如同白日。

安芢芝屏退宫人,独自倚着木窗坐着。

她抬首望着黑作一团的幕空,思绪飘至九霄云外。

青丘的夜当真是黑,夜空中没有月亮和一颗星子,惟有无尽的黑暗,倒是与殿内的夜明珠形成明显的对比,让夜越发静谧。

她离开已有几日,不知他有没有想过她,找过她?

安芢芝心口胀胀的,说忘记天生却,不过是在骗自己。

回想那日与天胜却闹开,隐隐觉得其中有什么事他未跟她解释清楚。

他是神,面对嫇曌那样万恶不赦的魔头,居然心生顾忌。难道,他是在担心自己!

安芢芝心口一柔。

那日她只觉被他利用视作成了鼎器,一时气不过,才说了那些凉薄话伤他,他一定很生气,很难过。

她当时怎就不静下心好好想想呢?

对了,他好像受了重伤,不知要不要紧?

若是红苹果在就好了……

安芢芝思绪如同行走的车轮翻转不停。

不时身后一团黑影浮现,冲着走神的她道:“难得夫人住得安心!”

安芢芝身躯一顿,望着突然出现的西阡月,两手扶着木窗往后倒去。

西阡月冷笑着将她僵硬的身躯扶住,继而不带半丝温柔地将她按至在木椅上。

“夫人都跟狐帝说了些什么?”

他这一声一声的“夫人”听得她鸡皮疙瘩直起。

他倒是演戏演上瘾,将自己置身剧中。

作者寄语:下午还有哈,谢谢乐乐亲的推荐票票!

作者:于珏

爱慕<< 上一章鬼话闲聊目录下一章 >>诱饵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