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尾随而至

厄运死咒
第6章 尾随而至作者:王子的花生更新时间:2017-11-15 11:52:22字数:3082

两天时间不在,我的QQ多了不少的信息。尤其是我小说的编辑,一连问我好几次为什么不回他的信息,那语言中的怒气,我在电脑的另一边都能感受的到,让我的头皮有些发麻。

其他人的信息都是次要的,但是其中有两个人的信息,却让我越看越心惊。

一个是会飞的鱼发来的,他和我的对话只有几个断句:他,不是她,告诉别人,是他。

这个信息是昨晚发来的,时间是00:57分。整个信息没头没尾,让人弄不清他到底想要说什么!我和会飞的鱼只有一次的交流,能够有共同话题的,就只有那篇小说了。

不,等等,还有一位,那个女鬼:李如萍!

可如果他指的是那是女鬼的话,那么那个“他”指的又是谁呢?

作为一个作者,他基本的写作素养还是有的。我在他文当中,并没有表现他有措词不严谨的情况,反而发现这个人特别的较真。有些生僻的字,不是常用的人,甚至需要去查字典才能明白它的意思。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把人称给弄错了呢?

从他字面意思当中可以看得出来,他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想让我知道。可是他写的太少了,只看这只言片语,让我根本不能理解他的意思。联想到之前他对我的警告,难道他想要告诉我的,是关于那个女鬼的事情吗?那么这句话当中的“他”,又是谁呢?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生怕自己再想下去的话,会出来另外一只鬼。给会飞的鱼发了一连串的问号之后,我就收到了他的自动回复:

你好,你所要找的人已经到了黄泉。如果你需要,等着我,我会回来找你的!

这留言有些惨人,让我的后背有些发凉。悻悻的关掉了和他的对话框,我又打开了另外一个人的信息。不错,这个人就是我一直有所怀疑的林如萍。

除了那天加为好友后的问侯之外,还有她刚刚发来的问侯。她一直问我在不在家,还叮嘱我不要走远,说不定她晚上会来找我!

找我?呵呵,找我干什么,难道她这么一个富家千金,还会看上我这个穷小子不成?简单的回复了几句,鬼使神差的就点开了她的空间像册。这一看,顿时让我的浑身汗毛直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啊!

在她名为《往事》的相册当中,我看到了昨夜那个旅馆的相片。古旧的大门,斑驳的招牌,阴深而又狭长的楼道,还有那差点砍向我的斧头。就连门口的那棵梧桐树,也历历在目。这些相片上的一切,不是那间“幸福旅店”,又是那儿呢?

在昨天的时候,我根本没有发现她携带相机,或是有拍照一类的举动。何况当我到达幸福旅店的时候,天气已经很晚了,不可能拍出这些白天的照片来。这一切的发生,只能说明是她提前就设计好的。

怪不得她要提议去那个小山村,还要住到那个没人的旅店里去,原来这就是她的目的啊!那么她想要的是什么?那天晚上上厕所的女鬼究竟是不是她?她是想害我一个,还是想害了大家?她到底是和女鬼有关系,还是她根本就是,那个女鬼?

想到她刚刚让我待在家里不要乱走的话,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现在姑且不论她是不是女鬼,就是单凭前天晚上的经历,我都不可能今晚在待在这儿。说不定,就是她和女鬼串通好了,想稳住我,好让女鬼结果我的性命呢。

不,我不能在待在这儿了,我得离开,只要远离这儿才能逃得了性命。

拿出手机,我拨打了陈杨的电话。电话通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一些。

余白:陈杨,你在那儿呢?

陈杨:老白啊,我在素素这儿呢。告诉你啊,这绝对是我最速度的一次了。不和你说了,素素正收拾东西呢,今晚我们就要过二人世界了!

陈杨的声音压的很低,语气中是难掩的兴奋。他没等我再说话,就挂断了电话。我呆立在了原地,陈扬要把素素接回他家,看来我是去不了了,那我还能去那儿呢?

在这个充斥着钢筋水泥的都市,人与人之间变得越来越少,有时对门的两家子都彼此不甚往来,就别说那些平时仁义道德挂在嘴上,一出事就找不到的所谓好友了。

我倒是可以去宾馆里面对付一宿。可之后呢?我能一直待在那儿吗?就算是我愿意,也没有那么多的毛爷爷啊!

人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往往第一的选择就是回家,要不怎么说家是避风的港湾呢?

现在的城市,封建迷信之类的活动,被打击的很严厉。即使街上偶尔有几个算命的,也不过是玩的一些骗人的勾当,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也只有在乡村,还流传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传奇故事。

对,回我的老家去,也许我的爷爷认识一些高人,能把这个女鬼给驱逐掉。

打定主意,我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装,拿上我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就匆匆往长途汽车站赶去。坐上了回老家汽车,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等车开回村子里的时候,老远我就看到老妈在村子口翘首以盼了。

说来也怪,别人家的父母都巴不得自己的儿女整天的待在自己身边,可我家则完全相反。从小我父母就把我送到寄宿学校,毕业后,又极力劝我留在城市,好像不愿我在多待似得。可这依然改变不了她是我母亲,并且深爱我的事实。

老爸在养殖场,家里只有爷爷在。老爷子看我回来,闷声闷气的说道:“你个臭小子,不在外面好好工作,跑回家来干什么?小心被人家给开除了。”

在家里,我爷爷是绝对的权威,就连我老妈在他面前,都不敢造次。听到爷爷的话,我反而无从下口了。我不知道该不该把昨晚的事说出来,说出来怕家里人担心。可要不说的话,自己的小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交待了。

正当我反复思良该不该说的时候,爷爷的脸色变了,他走到我的身边,用力的嗅了几下。一脸怒容的骂道:“臭小子!”

这时候外边传来了喊叫的声音:余一筒,余一筒,快点出来,三缺一。

爷爷的表情一下子变了,刚刚那副微怒的表情不见了,一张脸笑成了菊花似得,也不搭理我了,喊了一声:来了,就急匆匆的出了门。

没错,我爷爷叫:余一筒,爱好:打麻将。说起名字,还有一段趣事。

在我出生的时候,我爷爷他老人家正在和村里的人打麻将,我老爹去告诉他我出生的消息时,他正好自摸了一把白板,于是就让我老爹给我取名:余白板。

我老爹觉得这个名字太难听,他自己已经叫余红中了,儿子怎么还能再叫余白板呢?这不像父子,倒像是兄弟。如果再加上老子,那就成麻将牌了。

于是在上户口的时候,瞒着老爷子偷偷的把那个“板”字给去了。为此,当年三十多岁的他还被六十岁的老爷子狠狠的揍了一顿。

“别听你爷爷的,你不在的时候,你爷爷经常对着你的相片摸眼泪。他就是刀子嘴,其实心里可疼你了。”老妈在一旁劝慰道。

我当然知道爷爷疼我,我们家就我这一个,他不疼我疼谁呢?我闻了闻自己的身上,好像没什么异味啊?那刚才爷爷闻什么?在老妈的催促下,我洗了把脸,到自己的房间呼呼大睡了起来。

晚饭的时候,老妈把我叫醒了,老爸也回来了。见我回到了家,高兴的搂着我说这说那。我们家的情况有些奇怪,老爸扮演了慈父的角色,而老妈扮演的则是严母。就连小时候挨揍,也是老爸护着我,结果老妈着急了,连他一块儿揍。

饭桌上只有我们三个人,爷爷的麻将开了打,很难说清楚什么时候才下场。父母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往我碗里夹着菜,让我很难把遇鬼的事情讲出来,免得他们过于担心。

吃完饭后,我待在父母的屋里看着电视,心里想着怎么把遇鬼的事说出来,才能不让父母担心。可没过多久,父母就哈欠连天了。他们劳累了一整天,我实在不想在这个时候再打扰他们,就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现在的农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贫穷了,上网也成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我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更新着自己的小说,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好不容易,我总算更新完了自己的小说,出去上了个厕所准备睡觉。可当我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我的电脑竟然黑屏了。

“什么破电脑,怎么这个时候给坏掉了。”我不由的嘟囔了一声,爬上床准备睡觉。

我刚爬上床钻进被子里,桌上的电脑就忽然又亮了起来。怎么回事?我刚刚已经把他给关了啊,插头的都拨了啊!可这台破电脑却一点不理会我的疑惑,仍然在变化着。

房间的灯突然黑了,电脑的屏幕越来越亮,亮的像一张白纸,上面渐渐的出现了四个血红的大字:你知道我!

作者:王子的花生

第5章 夜店逢鬼(下)<< 上一章厄运死咒目录下一章 >>第7章 武术打鬼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