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猫事件

鬼姐姐灵猫事件
灵猫事件作者:森离更新时间:2017-11-13 09:43:00字数:4923

“路明,今天咱废话少说,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带拐弯抹角忽悠人的,行不行!敢不敢!”

“行啊,当然敢了,虽然我路明不比那梁山上一百零八好汉,可我好歹也是一有过热血有过青春的人,就按你说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有什么想问的尽管说,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告诉你!”

“那我可问了,你不许反悔!”

“啰嗦,快点问!”

“好,那我可问了!”柴蔚深呼一口气,顿了两秒鼓足勇气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路明当时就愣住了,他心想‘这哪跟哪,不是一回事好不好!’可面对柴蔚炽热的眼神路明也不好一口回绝,于是说“其实吧,我对你有那么点意思,你也知道我这人比较单纯,比较害羞,男女之间的事我是真的不好问出口,万一被拒绝了那不是太丢人了!”

柴蔚心里气的很,她知道路明平时会有点油腔滑调,但总的来说他这人还算可以,爱玩是每一个男人的天性,好在爱玩的同时也很有上进心,有担当,也确实配做她柴蔚的老公。可柴蔚就是受不了路明在大是大非面前墨迹的样儿,一想起来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儿!

“你试着问一下我会死呀,不知道人家也一直喜欢你呢吗!”柴蔚故作委屈的样儿一头扎在了路明的怀里,直接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路明的心砰砰直跳,柴蔚缩在自己的怀里双手搂着他,可他自己此时此刻紧张的完全不知道要不要把手也搭在柴蔚的腰上,就那么傻愣愣的像个电线杆子似得站着。

柴蔚没有感觉到路明的动作有点儿着急,不过此时此刻也不好有太大的动作,静静地等了那么一小会可还没有感觉到路明应有的反应,柴蔚是真的急了,松开环抱着路明腰身的手,退出来嘟着嘴十分怨念的望着路明,盯了那么一小会,柴蔚一把拉起路明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又一头扎进路明的怀里。

路明尴尬的享受着柴蔚身上迷人的香味儿,双手轻轻的贴在柴蔚光滑的后背上来回摩挲着柔软的肉感,虽然隔着好几层衣服可路明似乎还是能感觉到柴蔚那颗已经不在正常跳动的心脏。

柴蔚也就二十一二岁,正是女人一生当中最好的青春年华,她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这个叫路明的男人,她绯红的脸上洋溢着温暖的微笑和已经渐渐远去变得有些陌生的单纯、悸动。

周围挂起一阵急促的风,吹动着不远处挂在围墙上不断上下左右抖动的红色布条。高高的围墙下是不断在接吻的两个青年男女,男的叫路明,女的叫柴蔚,可当他们吻到情深之处时却忽略了刚刚跳下围墙的那只闪着绿光眼睛的黑猫。

黑猫先是围着激吻的二人左一圈右一圈的转,大概反反复复转了十多圈的时候黑猫突然停住了,它抬起头直直的盯着柴蔚和路明,不过让人惊讶的是黑猫那双闪着绿光的眼睛竟然像人一样缓缓的闭上了,突然它“喵”的一声刺耳的大叫,声音落,就看见柴蔚和路明直直的就像是具尸体似得倒下了。

两人倒下后,黑猫缓缓睁开绿油油的眼睛又围着柴蔚路明的身体来回转,然而这一次黑猫只转了四圈,停下后黑猫抬头望着夜空,“喵喵喵”叫了三四声后跳上柴蔚的身体上面,一点点靠近柴蔚的面部,黑猫先是吐出粉嫩嫩的小舌头在左侧脸颊舔了一下,随着又在左眼上舔了一下,接着是右眼和右脸各舔一下,最后开始啃食起来。

这是一片微微有点破旧的公租房,房子的东西北三面都有高高的围墙,只有正南面的右侧有一个门,就是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门在今天已经陆陆续续来了走了好几辆警车了,据听说这栋公租房昨天夜里死人了,直到今天早上才被人发现,死状相当惨烈,几乎面目全非,伤口已经蔓延到脖颈处,血肉模糊的伤口下赫然是森森白骨,不过根据尸体的其它表面特征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年龄大概在二十至二十五岁,属于青年男女。

二十三岁的荆妤前不久才从警校毕业分配到北京市刑侦总队的第二分队,主要负责重大刑事案件的侦破,不过对于公租房的离奇死亡事件,他们毫无头绪,但荆妤还是从私下了解到关于本案的一些口头上的谣传,至于可信度当然是还有待考证。

据了解,位于北京市东郊有那么一处构建古怪由政府出资兴建的一栋公租房,建成于二零零九年七月,直到二零一三年才投入使用,中间隔了三年,直到现在二零一七年才使用了四年,让人所不解的是为什么二零零九年建成后要隔三年才投入使用,不过对于这样的不解的问题,公租房附近的居民以及公租房里的租客都知道一个鲜为人知而又荒诞不经的传言。

据传言所说公租房还未建成之前那里一直就是一片荒草丛生的荒地,栖居着附近的流浪猫,最多时达到三百余只,流浪猫几乎都是在附近转悠,从未走出过那个圈,即便是饿死它们也不会走出那个圈找吃的,平常或许会有个好心的路人经过时丢一点吃的,但是那些流浪猫还是全部饿死在那片荒地里。

流浪猫死后几百具猫尸躺在那片荒地里腐烂,散发着刺鼻的恶臭,附近的居民将这事上报北京市东郊环卫处,后来环卫处组织清洁工人处理里那片荒地里的几百具猫的尸体,但是遗留的恶臭整整过了半个月才消退,到这时流浪猫的事才暂时告一段落。

然而事情当然没有真正的了结,二零零五年七月中旬,正是夏日炎炎的时候也是流浪猫死去的两个月后那片荒地发生了一件怪事,原本荒草丛生的荒地一夜之间光秃秃的,而且光秃秃的地儿形成一个很规整的原型,就好像事先有人在那片荒地画了一个圆,然后将圆内的杂草除去一样。

第二天附近的居民都看见了这古怪的一幕,众人都在周围议论着,可就是没有人敢走进圆内,直到他们将目光齐刷刷的望向圆內时候,才发现圆形的秃地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猫的尸体,腐烂的皮肉下是沾满肉屑变得暗黄的猫的骨头,散发着极其浓烈的恶臭,在炙热的阳光下更加肆虐,因为抵抗不住巨大的恶臭有一小部分人晕倒了。

当时还有力气的人慌慌张张跑回家找人过来帮忙,但当他们赶来时原本昏迷不醒的一小部分人已经醒了,茫然的坐在地上四处张望,不过更加离奇的事惊的众人目瞪口呆,原本躺在那片荒地里腐烂的猫尸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带着那股恶臭也已经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这让众人疑惑不解,大家都觉得这地儿太邪乎了,所以不敢继续待下去,搀扶着盲目不然的人回了家,就这样此事暂告一段时间,可没人会知道这只是个简简单单的开始,谁也不会想到这事会一直延续到今天。

荆妤查看着面前两具冰凉且面目全非的尸体,尸体从公租房送来法医处进行尸检时法医已经给尸体做了适当的清洁处理,尸体面部的伤口依稀可以辨认,伤口虽然不大,但是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有的深刻见骨,有的仅仅只是咬破了点皮肉,至于为什么可以造成死者面目全非。

其实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重复啃食造成的结果,经过法医的细致检查,最终得出的结果是‘死者面部的伤口是由撕咬造成的,凶手是一只或者是数只哺乳类动物,体型长约二十至三十厘米,高越十五公分,也许是老鼠或者是猫这类常见动物。’


12下一页

作者:森离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短小鬼故事

被解剖的小男孩<<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苗疆起尸粉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