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墙词

鬼姐姐断墙词
断墙词作者:纤离更新时间:2017-11-10 15:15:00字数:3841

老夫少妻,在当今社会已经非常普遍。前几年在大龄单身男青年中甚至还流行过这样的话:你未来的老婆,要去幼儿园预定。

表面上大家已经认可了这一现象,不过当人们真正遇到老夫少妻时,大多数人还是会认为,他们的婚姻基础绝不是真爱,一定是受到某种利益的影响。我不否认会有这种情况,但是,我可以肯定,世上绝对存在着以真爱为基础的老夫少妻,至少我就知道有这样一对。

他们是我的老师和师母,两人相差二十一岁。

我和老师的关系很好,因此有幸听老师讲述,他与师母的故事——一个超乎常理的故事。

我的老师名叫白羽,他的故事要从二十二年前说起。

那时白羽刚刚二十,在南方一所大学就读。他从小生长在北方,以他的学习成绩来讲,高考时完全可以报一所当地的名校。可是填志愿时,他却像着了魔似的,几个志愿全填了南方的大学,而且那几所大学都在同一个城市。结果,如他所愿,他被第一志愿所选的大学录取了。

来到南方入学后,白羽的身体每况愈下,不到一年,已然变得形销骨立。他去医院做了检查,并未查出病因,医生初步猜测是水土不服。由于白羽的情况特别严重,医生建议他住院观察一段时间。

住院的生活是枯燥的,除了每天早上要例行检查外,其余时间全部是卧床休养。白天白羽倒也不觉得烦闷,护士、医生、病人、探病的人,来来往往,还算热闹。可是每到夜幕降临时,便会有一股不安的情绪出现,令白羽坐卧不宁,总有一种想出去走走的冲动。

这种情绪一天比一天严重,直到第三天晚上,白羽终于控制不住了……

那时正好是晚上十点,白羽猛地从床上坐起,烦躁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他想要马上离开病房。他相信,夜晚的凉意,一定可以抚平躯体内那难以遏制的焦躁。

邻床的病友是个老人,睡眠很轻,白羽坐起时,他就醒了。见白羽穿了鞋,像是要出门的样子,便问:“这么晚了,干什么去啊?”

老人人缘不错,白羽对他一直很客气。此刻白羽虽然心中烦闷,依旧礼貌的回答:“我心里有些闷,出去散散心。不好意思,吵到您了。”

老人看了看时间,说:“在门口走走就好,可千万别去南边的公园。”

老人这么一说,勾起了白羽的好奇心,“公园怎么了?”

老人低声说:“你不知道,那公园不太平。这么晚了,你还是别去的好。”

越是这样说,白羽越是想问个究竟,索性坐回床上,等老人解释。

这老人本就话多,平常没人和他聊天,早就闷坏了。见白羽坐下,也坐了起来,讲起了公园的怪事。

位于医院南侧的公园,原本是一处不太有名的清代私家园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城市改造,计划将园林拆除,在原址上建造医院。老人参与了那次拆除工程,所以对那件事的经过了解的十分清楚。

拆除工作是从园林西北侧的花园开始的,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就连拆除花园里的花厅时,都没出现任何意外。直到要推倒一面粉皮墙的时候,怪事出现了。

当时临近黄昏,一辆推土机,冲向了那面墙。随着一声巨响,那面墙从中断裂,一半被推倒,另一半依旧立在原地。

当推土机后退,准备冲击那面断墙时,突然狂风大作,满地的灰尘打着旋飞起。现场的的施工人员被风沙吹得睁不开眼,推土机的玻璃窗上也挂满尘土,根本无法作业,只得停止施工。

工人们离开时,隐隐约约的听到风沙中有女人的哭泣声。从此之后,园林里闹女鬼的说法便传了开来。第二天,谁也不敢去园林里施工,生怕惹上邪祟。

工程负责人将怪事反应给了上面的领导。领导私下里请了风水先生来看,风水先生只给了四个字:拆园大凶。

领导对风水先生的话深信不疑,最终放弃原计划,在园林北侧重新规划了一片区域,修建医院。而这片园林则归入医院,作为医院的一处公园。

作为公园,那些被推倒的残垣断壁自然不能摆在那里,紧接着是修复工程。其他建筑的修复都很正常,可是修道那面断掉的粉皮墙时,又出了怪事——白天把墙面修葺好,到了晚上,那半面新修的墙就会倒掉。试了两次,结果都是一样,大家明知有怪,也就不再修复了。从此,公园里便留下了一面断掉的粉皮墙。

事情过去了十几年,一直相安无事。大部分人对这件怪事都已经淡忘了,但是病房里的这位老人毕竟经历过,还是有些心有余悸,这才好心叮嘱白羽。

白羽听老人说了一会话,烦躁之意并没有丝毫衰减,谢过老人后,还是走出了住院部的大门。

门外月光皎洁,月下的事物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白羽听过老人的讲述后,对公园有了一些忌惮。公园在南,他便迈步向北走。

一阵晚风吹来,顿感透体清凉,体内的烦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来的惬意。白羽就这样一边走,一边享受着晚风的吹拂,渐渐的竟有些忘我之感。

走着走着,突然耳畔传来一声女子的轻叹。白羽猛地打了一个寒颤,眼前赫然立着一面断掉的粉皮墙!再看四周,假山游廊,曲桥卧波,已然身处公园之中。

白羽心中疑惑,自己明明向北走,怎么会走到南面的公园来?正当他百思不解的时候,又听到一声女子的叹息。接着,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支毛笔,悬浮在了断墙前面。略作停留,自动在墙上写起字来。

断墙上本来刷了一层白粉,随着岁月的侵蚀,已经变得暗黄。好在那只笔上的墨汁十分浓重,月色又亮,白羽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墙上的字迹,字体娟秀,一看便知是出自女子之手。

写在墙上的像是几行诗句,白羽酷爱诗词,一边看一边念了出来:

郎心痴,侬心痴,愿做荼蘼月下枝,等郎撷采时。

写到“时”字时,那支笔啪嗒一声,落在地上,不再写了。

“这应该是一首词啊,如果没记错的话,词牌应该是《长相思》。为什么只写了上片,不写下片?应该有下片的,对,应该有的,我记得有下片。”白羽这样想着,鬼使神差的拾起地上的笔,也在墙上写了起来:

日相思,夜相思,但为相思墙外辞,折桂人共卮。

当两片词出现墙上,白羽彻底呆住了。他的眼前出现了另一个场景……

作者寄语:谢谢大家阅读,希望大家喜欢


12下一页

作者:纤离标签:灵异鬼故事

翻滚的眼珠<<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丧尸之镇2

  • WT圈一片禁地囚我无期说:
    故事很新颖啊!,加油!!!2017-11-10 15:40纤离 回复 WT圈一片禁地囚我无期 可爱谢谢支持
    2017-11-10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