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人

鬼姐姐竹人
竹人作者:夜思竹更新时间:2017-11-15 10:33:00字数:5028

1

“思竹先生,请谅解!我不能用真面相示人,因为……因为我身上发生了极其可怕的异变!”

说话的人,就坐在我对面。

她全身包裹着黑色长风衣,头上戴着浅蓝色帽兜,脸也用黑纱罩着,只露出双明亮的大眼睛。

从她的音色来看,应该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

“你身上发生了异变?”我接着她的话问道。

“对!”她点了点头。

“什么异变?”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回道。

“思竹先生,我让你看下吧!”

“好的。”

说完,她并不动弹,沉默了片刻才说。

“那您要做好思想准备了,因为接下来的一幕太匪夷所思了。”

“我准备好了!”

我说。

“你看!”

她脱下手套,露出掌心一片浅绿色的伤口。

“一个伤疤?”

我不解问。

“对!”

她点了点头。

“这就是你所说的异变?”

“对,你在仔细看看这道伤疤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经她提醒,我才慎重观察这伤疤,果然发现这伤疤非同寻常的地方。

问题在伤口处的痂上,别人的伤口普遍是褐红色或者是黑色的,而他的是绿色的,甚至还隐约渗出浅绿的汁液。

我伸手摸了下,湿润而又坚硬,有种木头的触感。

“这个痂,木制的?”

我小心翼翼地问。

“对,木头!”她一字一顿道,“我专门找人化验过,是真正的竹类材质!”

2

“你这是特别的疗伤方法?还是行为艺术?”

我紧盯住她,不解地问。

“都不是,它们是从我肉里长出来的。”

她斩钉截铁地说。

“从你肉里长的?”

我问。

“对!”

“它们?”

“对,它们有很多!”

说着,她摘下帽兜,迅速脱掉上衣。

她背对着我,赤裸着上半身给我看。

一看之下,我不由地倒吸口凉气。

只见她的上半身密密麻麻遍布着木结,大的如鹅卵石,小的似鸡蛋缝大小。

而她的脸上也有两三片。

“这是怎么回事?”

我惊讶地问。

“我也想知道答案!”

说完,她一阵苦笑。

“从什么时候开始?”

“半个月前,现在浑身上下都是,估摸着有一百多片。”

看着她身上那些绿油油的木梗,有一刹那,我怀疑她是用胶水贴上去的,来故意逗我玩。

但我用手指戳了戳她肩膀上的伤疤。

坚硬湿润。

完全可以确认,这是真正的木头。

我抠住一块的边缘,使劲扳。

“咝!”

她痛得咬牙裂嘴。

“思竹先生,您不要怀疑,这就是实在的木头,而且确实从我肉里长出来的……”

“嗯!”

我点了点头,接着问:

“那你是怎么长出这些东西来的?”

“那得从半个月前的痛哭说起……”

“痛哭?”

“恩!思竹先生,我叫许嫣,半个月前……”

讲述开始了。

3

据许嫣所述,怪事发生在半个月前。

当时,她失恋了,在房间痛哭了一宿,劳累之下昏睡了过去。

爸爸一直守护在她身旁。

醒来后,她感觉非常饥饿,就找她爸爸要食物吃。

爸爸急忙跑到楼下,买来一笼香喷喷的小笼包和一杯温热的豆浆。

她夺过猪肉韭菜馅的小笼包,塞进嘴里咀嚼几下,呸得一口吐了出来。

“爸,这小笼包怎么是臭的?”

她大声喊道。

说完,又拿起一小笼包塞进嘴里。

然后,又呸得一声吐了出来。

“这只也是臭的,这包子店怎么回事?要关门了么?”

她不满地嚷嚷着。

接着,他又饮了口豆浆。

“呸!怎么连豆浆也是臭的?”

她又吐了出来。

爸爸拿起她咬过的小笼包,轻嗅一口,放入嘴里吃了一口。

“没异味啊!跟往常一样香啊!”

爸爸边嚼咽,边疑惑道。

“爸,我太饿了,能不能弄点别的东西来?”

许嫣细手将小笼包和豆浆一把推开。

爸爸连忙呈上薯片豆角等各种零食。

她撕开包装,取出放入口中。

“呸!怎么还是臭的?”

她又吐了出来。

接着她品尝了每一样零食,结果居然全是臭的。

爸爸特意为她打了碗鸡蛋面。

从她嘴里出来,还是臭的。

在接下来的半天里,她试了每一种食物,除了清水,在她嘴里全是臭的。

一入口,她就觉得反胃恶心,不得不全吐出来。

但她已经饿了三天了,腹口没有半点食物,那种饥饿感太难熬了。

她就大量喝清水,把肚子涨得鼓鼓的,可那种饥饿感愈发强烈了,古怪的是她个子拔高了一截。

4

又一天过去了,她实在忍不住了。

就在大街上疾走。

当她路过一小花园时,突然看到一堆肥沃的土壤。而那堆黑泥在她眼中似乎散发着白米饭的清香。

她喉结耸动,吞咽着口水。

她突发奇想,吃一口泥巴试试。

她见四周无人,就急走过去,拿过一把黑泥塞进嘴里。

泥巴入嘴,她觉得美味无比。

于是,她埋头抓起泥巴,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就把肚皮吃涨了。

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惊异。

但是肚子却已经吃饱了,那种要命的饥饿感也完全消失了。

她拭了拭嘴角的泥巴,又装了两口袋。

悄悄回家了。

回家后,许嫣上网一查,像自己这种情况的人,其实世界上还有许多。

有人吃石子,有人嗜吃玻璃,还有人爱喝汽油,有人喜欢煤灰,居然还有人专吃名叫六六粉的毒药。

网上说,这是种病,叫“异食癖”!

异食癖就异食癖吧!反正我肚子已经不饿了,大不了躲在个没人的地偷偷吃吧!

许嫣放心了!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松了一口气。

那晚,她摸着吃饱的肚子,睡得十分安稳。

5

可是事情并没有由此打住,还在继续发展。

3天后,许嫣去农药店拜访一位同学。

她看到店铺柜子上摆着各种瓶装的农药。

那些农药,在她眼里,仿若是色香味俱全的琼汁玉液,看着她直流口水。

趁同学不注意,她扭开一瓶百草枯,倒进嘴里。

农药一入嘴,她觉得那是自己从未尝过的人间美味。

她闭着眼睛,很享受地,将那瓶农药一饮而尽。

她想找农药,恨不得买到更多。

但在店铺里,她不仅看到一瓶瓶农药,还看到醇香的肥料。

那些肥料,在她眼里闪闪发光,就像嗜肉的人遇到烧鸡般。

她买了几瓶农药和一袋肥料回家。跑到自己卧室,关上门,急忙掏出一把肥料塞进嘴里。

太美味了!世上竟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许嫣快激动哭了。

从此,她不再吃人类的食物,而是每天搭配着肥料饮清水。

她以为,自己不过是个异常的异食癖者,但是事情似乎不是这样,而是朝着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6

又过了几天,她帮爸爸干活时不小心擦伤了手臂。

只不过擦伤了块皮,很快结痂了。

可是结痂后,伤口变得非常痒。

她忍不住去挠。

可是一挠,她就发现伤口的痂有些异样。

一般来说,人体的伤痂是红褐色或黑色,而她的痂是浅绿色。

而且硬邦邦的,有种木制的光泽和触感。

~~这个痂不会是木头吧?

许嫣突然这么想。

但随即,她就觉得这想法十分可笑。

~~这怎么可能?人体怎么可能长出木头来呢?

她摇了摇头,似乎想把这荒诞的想法从大脑中甩掉。

伤口越来越痒,她更加玩命地挠。

可是一不小心,她竟然把那片奇怪的“痂”挠掉了。

也好,她拿着那块痂,四处找人去问这是什么。

人人都告诉她是木片。

她不敢相信。

就把那块“痂”送进本地的一实验室进行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

化验结果显示:那是片普通的木片,而且还是竹片。

自己身体内长出了竹片?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跟自己的异食癖有关?

是不是自己吃化肥农药,将自己培养成一根竹子了?

可是别的异食癖患者,没有类似的症状啊?

难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变化?

许嫣想去医院检查下,但又不敢。她害怕自己的身体真的发生了什么异常的变化?

~~如果医院拿自己做人体实验进行研究怎么办?

~~说不定还把自己解剖了!

这样想着,她吓得打了个哆嗦。

她手臂上的伤口很快又结痂了,绿油油的,又一片木片。

依旧奇痒难耐。

7

当天晚上,许嫣觉得背上有块地方,尖锐地疼痒。伸手一摸,触手湿润坚硬。

我说。

许嫣站起身,斩钉截铁道。

“走!我们去找我爸!”

10

“你们知道湘妃竹吗?”

当我们跟许嫣的爸爸摊了牌之后,他长叹一口气,然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事情的内幕,而且愿意告诉我们。

他是一位沉熟稳重的中年男人,从一袭精致的西服看,是极有品味和修养的人。

当我们端坐在客厅后,他打开了话匣子,但我们万万没想到,他突然来这么句。

“湘妃竹?神话中的那个!”

我盯着他的眼睛,疑惑地问。

“对!就是那个!”

她说。

“妈,湘妃竹跟我有什么关系?”

许嫣提高嗓音问。

突然间,所有的问题在我脑海中穿成一条线,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推理出来了。

我不敢说,我想的就是正确答案,但我相信距离真相,一定八九不离十。

想到这里,我摆摆手说,

“我想明白了,不如我来说,如果我有说错的,你再补充和纠正,好么?”

我的视线落在许嫣爸爸上。

他点了点头。

我清了清嗓子,然后问他。

“你们是娥皇和女英的后代吧?”

他微笑着对我翘起了大拇指。

“娥皇?什么娥皇?”

许嫣一脸茫然。

我接着说。

“娥皇和女英是舜帝的妻子!”

11

传说尧帝有两个女儿,一个叫娥皇,一个名女英,姐妹两人都很俊秀。

尧王选贤举能,选虞舜做为继承人,并将两女许配给他。尧王死后,舜帝继位,南方的三苗部落多次在边境骚扰,舜帝舜亲率大军南征,娥皇、女英也跟随同行,留住湘水之滨.大军征战南进到苍梧,舜王不幸病死,葬在九嶷山下。娥皇、女英接到噩耗,痛哭不止,一直哭得两眼流出血泪来。泪珠洒在竹子上面,染得竹子满身斑斑点点,成为斑竹,后来,姐妹二人投水而死。

人们为纪念娥皇、女英,在湘水旁建立庙宇,名为黄陵庙。传说她二人都做了湘水女神,娥皇是湘君,女英湘夫人。她们的墓在衡山上面。

二妃死后,湘水出口处的洞庭湖君山出产一种竹子,竹子上面有斑斑点点紫晕的纹痕,传说为二妃的血泪所化而成。人们将这种竹子起名“斑竹”,又名“湘妃竹”。

12

我讲完湘妃的历史,许嫣满脸疑惑地盯着我,

“那我身上发生的事情,跟湘妃有什么关系?”

我笑了笑,说道。

“那你知道湘妃竹怎么来的么?”

许嫣秀眉轻蹙,嘟囔说。

“你不说痛哭么?”

我口唇微动,笑道。

“你不也是失恋么?湘妃香魂轻系斑竹,后代也可能有返祖现象啊!”

许嫣的爸爸忍不住击掌称赞。

他高声道。

“思竹先生,你的推理太精彩了,基本上就是事实了。”

曲医生也向我投来赞叹的目光。

顿了顿,我又说。

“关于这异能的遗传,可能是你家族的秘密,具体怎么激发和遗传给下一代,我就不得而知了,关于这点,有请许爸爸说一下。”

他点了点头,叹息一声,扭头去许嫣道:“孩子,家族的事我们本不想瞒你,只希望你能当位正常人,可谁知……哎!”

13

按许嫣爸爸的说法,她们“化竹”异能在家族中间断性的传承,并且只传女性,在上一代采取某种议式后才能传给下一代。

在许嫣出生后,她父母就暗中商议,隐瞒家族中的这段历史,不将这异能传给她,让她好幸福地当位普通人。

所以他们一直对许嫣保守这一家族的秘密,而许嫣也不知道自己是“湘妃之后。”

七年前,她的母亲去世了,并没有将超能力传给她。

但半个月前,是她母亲的七周年。

她跟爸爸去拜祭。

恰好她失恋了,爱的眼泪渗入她妈妈的骨灰里,她当场痛泣不止,昏厥了过去。

她爸爸目睹这一诡异的一幕,知道她体内的“湘妃血脉”跟她母亲的骨灰产生了感应。

她家族的异能注定在她身上传承。

爸爸叹息了一声,接受了这一现实。

所以他对女儿身上的异变,并不感到担忧和恐慌,因为他明白,这“木质化”是血脉觉醒必经的阶段。

他正发愁,如何告诉孩子身上的情况和家族的秘密,他怕她接受不了。

正巧,我们来找他了。

14

搞明白了真相后,我们都长松一口气。

半晌,我指着许嫣问,

“所谓的木皮竹骨是怎么回事?那她以后怎么正常生活?”

许爸爸笑了笑。

“嫣儿她还没有完全觉醒?还在进化中,七天后,你就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

看来,这件事,只得告一段落了。

15

十天后,许嫣突然来拜访我了。

奇怪的是,她身上所有的“木片”完全消失了。

她一脸雀跃的表情,说。

“思竹先生,你想不想看,我进化后的完全体?”

“想!”

我刚说完。

“你看好了。”

她话音刚落,我就看见,她雪白的肌肤上泛起一层碧油油的绿光,那些苍绿的木片化作片片竹叶点缀其中。

这时候,她完全变成一笼“风景碧竹。”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肩膀。

触手坚硬,冰凉。

她接着说,

“浑身竹叶收缩自如,最重要的是隐蔽、潜伏、灵活,还有疗伤功能极佳,伤口自己分泌药汁,一个时辰即可全愈。”

我羡慕望着她,如未出意料的话,她的寿命会格外悠长。

停了一会儿,她低沉着声音问。

“思竹先生,你看我现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算个人吗?”

我思考了一会儿,认真道。

“当然算!但你现在不属于普通人,而是异人。”

“异人?”

“对!异人,就是非同寻常的人!”

“异人?异人!我一个异人到底能干些什么?”

许嫣低下头喃喃自语。

“既然上天赋予你非同寻常的能力,定有非同寻常的使命等着你。”

“非同寻常的使命?”

她抬起头,眼中的迷茫渐渐逝去。

“非同寻常的使命!”

“对!”

她兀自重复着这句话,眼中的阴霾渐渐消失,换上了希冀的光芒。

她斩钉截铁地说,

“我知道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了。”

16

不久后,囯家sss级档案里多了厚厚的一沓,那是关于她的,那是国家最高机密。

据说,每当敌方间谍蠢蠢欲动之际,就有一刀枪难伤,灵活神秘的“骨竹皮木”的异人守护着国家安全。

她在黑夜里,保护着科研机密、国之重器,勇斗邪恶和入侵者。

人们称她为“竹衣侠!”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泰国诡事】请小鬼的禁忌,好则升官发财,坏则…

【错嫁阴婚】他说,鬼节那天要从地府来迎娶我…

作者:夜思竹标签:灵异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内涵鬼故事

次品<<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永远守护你身旁

  • 111.34.127.*说:
    挺好玩的。。2017-11-19 1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