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骓手记之偿命

鬼姐姐青骓手记之偿命
青骓手记之偿命作者:青骓踏雪燕更新时间:2017-10-11 12:03:00字数:4760

“大老爷,大老爷!”重重的磕头声音响彻在空旷的衙堂之上。

“老夫人,老夫人,大人已经走了,您不要再磕了。”一个苍劲有力的臂膀伸了过来,将跪倒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的老妇人搀扶起来。老妇人哽咽着,迷蒙的眼睛环顾着空荡荡的衙堂,然后又哀嚎一声,瘫软在地上。她的视线一片模糊,额头上鲜血横流,脸上也像是许久没有梳洗过了,配上刚哭过一阵,真真乌面鹄形,难以辨清。

“王捕头,求求你,发发慈悲,救救老妇的儿子!”老妇人灰白的头发又一次与地板碰撞,这一次拜的却是眼前这位魁梧的中年汉子。

王捕头见老妇人可怜才留下来劝慰一番,没想到老妇人却对他死缠不休。

“生受不起,生受不起!您先起来再说吧。”王捕头无法,只好让老妇人先起身。

“捕头大爷,捕头大爷,我儿从小与我相依为命,他没了可要叫我老妇人如何是好?”老妇人强挣扎着、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我儿未及弱冠便要急赴黄泉,这样吧,捕头大爷,您跟大老爷说,老妇愿代替我儿的一切罪过,要杀头杀我这老寡妇吧!”说着,像是得到了救命灵丹一样,双眼放光,又急急跪了下去。

王捕头手上用力,这一次并未让老妇人跪下,他叹了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亦知晓汝子只是一时失手,才错杀了张大娘的儿子,可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人的罪孽,别人无权代替,老夫人您还是回去吧。”

“捕头大爷,捕头大爷,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孤儿寡母吧!我若是连儿子也没有了,您叫我这下辈子一个人如何活命啊!我还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说着老妇人便要挣脱王捕头的手,脑袋亦向一旁的石柱上撞去!

王捕头本就是练家子,他眼疾手快,一把就将近乎疯癫的老妇人抓住,硬是死死地按在怀中,他好言相劝,老妇人一点也听不进去,于是他怒喝着:“老夫人,难道那张大娘就不可怜吗?她和你一样,也是寡妇,她也只有那么一个儿子,你的儿子最起码还活生生地在大牢里关着,而她的儿子呢?早就命沉黄土了,你活不下去她就活得下去吗?”

老妇人愣住了,是呀,张大娘也是个寡妇,她也只有这一个儿子,却被自己的儿子失手打死了,而自己过不了多久也会饱尝丧子之痛,想到这,老妇人的眼泪又止不住的向下流着。

王捕头铮铮铁汉,却最忍受不了女人的眼泪,他见老妇人沉默不语默默流泪,心中一软:“老夫人,这样吧,我听说土地庙里住着一位智叟,我想他也许能帮到你,你去土地庙找他想想办法吧。”王捕头知道这智叟是一位慈眉善目、知识渊博的老者,也许他能够开导开导老妇人吧。

“本朝律法,杀人须偿命,无可厚非。”智叟神色凝重眉头紧蹙,他捋了捋发白的胡须,顺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不过孤儿寡母,着实可怜。”

“老哥哥,还需你发发慈悲,搭救一二。”老妇人说着,又要下跪。

智叟将老妇人慢慢搀起,他叹了一口气:“哎,老朽倒有一计,不过成功与否,且看天意。老夫人,你需答应我一件事,老朽才告知与你。”

老妇人听后大喜,急忙言道:“只要能救我儿,便是十件、百件老妇亦应得!”

“那好吧,老朽要你们母子二人一辈子悉心照料张大娘,你可做得到?”智叟不怒自威。

“好,只怕她不肯……”老妇人嗫嚅道。

“她若是不肯,你也要保她衣食无忧,百年之后也要汝子为她送终。”

“这是自然。”老妇人毫不犹豫。

“好吧,你附耳过来。”智叟在老妇人耳边细细说着,“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啊!这……”老妇人听了智叟的这番话惶恐至极,她接连摇头,惊恐的脸上又几度要落泪。

“老夫人,计谋在此,做与不做全凭在你。你还是回去好好想一想吧。”智叟连连叹气,将老妇人送出庙门。

老妇人站在庙门口许久,直到身上感觉又凉又潮,方知下起了蒙蒙细雨,她抬头望着昏暗的天空,俯首而跪:“老天爷求您保佑,老天爷求您保佑!”她诚心诚意地磕了几个头,这才缓缓地朝自己家走去。

“何人拦轿!”师爷模样的削瘦男子按停了官老爷的轿子,他将折扇一挥,极目眺望,口中话语铮铮作响,“大胆泼妇,何故拦轿?又是你这刁妇,快快退去!”

“大人,我要见大人!”老妇人跪地不起,频频叩头。

“左右,快将她拉开!”师爷喝道。

“是!”

“大人,若见不到大人,老妇将血溅于此!”说着老妇人猛然间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横在颈前。

“官宦岂容他人要挟!”师爷将折扇一收,在掌心重重扣着,“尔等刁妇几番扰乱公堂,视国家法度于不顾,好大的胆子!”

“民妇有话对大人说,仅此一次,绝不再来,望众位官爷开恩!”老妇人说着,匕首已紧贴脖颈,似此刻就要划出血来。

“住手。”苍老的声音自官轿中传出,音虽不大,却掷地有声,众衙役心中皆怜悯于老妇人,此时正不知道如何是好,见大人开口,忙四散退去。

“将此民妇带回去!”

“是大人!”师爷听此吩咐,也只好高声对老妇人说着,“刁妇后面跟着吧。”

来得衙堂,老妇人跪在堂下,她心中此刻还在犹豫,智叟的这一计是否管用。

“刁妇言讲,这次又是何事?”师爷喝道。

“青天大老爷,老妇人此次前来,是有事相求。”老妇人抬首言道。

“若是赦免汝子死罪,那请免开尊口吧。”大人正襟危坐在衙堂之上,不怒自威。

“民妇不敢。”老妇人叩了一头,叹了口气,才说,“民妇前来,只求大人两件小事,从此以后,绝不再来叨扰大人。”

“刁妇岂敢得寸进尺……”师爷的话还未说完,后面的话就被大人一个眼神给憋了回去。

“民妇讲于本官听。”大人言道。

“民妇家乡有一乡俗,若孩童未及成年而亡,不可葬于祖坟之中,我儿未及弱冠,离成年也仅仅一载有余,盖民妇恳请大人,待我儿成年之时,再来行刑。此间我儿在牢中的一切花销,均由民妇承担,还望大人成全!”

“大人,这民妇自有诡计,这缓兵之计定不可信……”

“好,本官答应你。”大人点了点头,“世人皆闻本官律法严明,却不知本官亦能行人情之事。本官怜你寡母悲凄,此事可矣。不知这第二件事为何事?”


12下一页

作者:青骓踏雪燕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内涵鬼故事

凤凰男<<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死亡故事会

  • 113.68.115.*说:
    善良翻转,吃人老梗2017-12-08 17:33

  • 111.200.53.*说:
    你要啥下文2017-10-18 15:18

  • 218.75.5.*说:
    尼玛,没下文吗?2017-10-12 1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