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诡异的故乡

诡妻
第六章 诡异的故乡作者:女 帝更新时间:2017-08-23 22:30:00字数:3206

我和月儿都是一惊,她皱眉从我身上爬下来,整理了下衣服准备去开门儿。

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直觉告诉我,那门外站着的,很可能就是昨天晚上的月儿,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她都能看见!

月儿走到客厅,从猫眼儿里往外看了看,然后打开了门。门外什么人也没有,她还好奇的往楼道里瞅了瞅。

“老婆,谁啊?”我站在里屋门口吃惊的问道。

月儿刚想回答我,突然使劲的打了两个喷嚏,然后顺手把门关住了。

“没人啊,估计是谁家孩子”,月儿说着,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子,轻擤了一下,像是要感冒的样子。

“没人你就敢开门儿?”我皱眉看着她。

月儿转过脸冲我俏皮的一笑:“诶呀,没事啦,看把你大惊小怪的。”

说罢,她小碎步跑了过来,一把搂住我的脖子,一脸甜甜的坏笑,眼睛贼溜溜的,还轻轻咬了咬下嘴唇。

“老公,你睡了一天,休息好了吗?”月儿狡黠的看着我问道。

我皱眉眨眨眼,感觉有点儿怪怪的,怎么她突然变得古灵精怪起来。

“呃我休息好了,不影响”我暗示她马上可以继续。

“嗯木~~,老公,我们今天晚上就走好不好?”月儿撒娇似的说道。

“走?去哪里?”我惊诧的看着她。

“自然是回我老家了,看我父母去啊,你答应过我的”,月儿娇嗔道。

我的心猛然一沉,我的天!这这眼前的这个,是昨天晚上的月儿?可刚才的月儿呢?

我亲眼看见她只是开了门,并没有出去啊?

“老公,你发什么呆,你到底愿不愿意陪人家去嘛”,月儿像小女孩儿一样的撅起了嘴,委屈的看着我。

“哦,老婆,你刚才不是说,要跟我那个吗?”我脑子已经彻底短路了,嘴里瞎嘟囔了一句。

“诶呦,以后再说嘛,反正我是你的人,又跑不了,我们现在收拾东西好不好?”月儿摇晃着我的胳膊哀求道。

“好好”,我傻傻的应答着,低头看她身后的影子,月儿有影子,而且小手也是热乎乎的。

听见我答应了她,月儿兴奋的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在我脸上狠狠亲了一下,娇滴滴的喃呢道:“老公最好了。”

“月儿,内个,我还不知道你老家在哪儿呢,你只是告诉我是南方……”我好奇的问道。

月儿调皮的一笑:“我老家在云南。”

“云南?那么远?”我吃惊的看着她。

月儿点点头:“是云南,一个小村子里,我们开车去。”

“开开车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月儿见我吃惊的样子,有点儿胆怯的眨眨眼,嘟囔道:“老公,你嫌远是吗?”

我看着她愣了一两秒,说道:“不不,我的意思是,我们干嘛要开车去,坐飞机不可以吗?这最起码要2000多公里啊?要走好几天。”

月儿低头,揉搓着自己的衣角,喃喃道:“我开车,你坐着就行,我不想坐飞机。”

看着月儿这幅神态,我实在找不出拒绝她的理由,不知为什么,只要月儿一对我撒娇,我本能性的就是服从,可能也是因为从来没恋爱过的原因吧。

“月儿,我们明天走好不好?还有,就算上坟也要跟吴总请假啊,我今天已经旷工一天了”,我理着她的发梢说道。

月儿噘嘴看着我:“我现在就要走,姓吴的那边儿,我都说好了,你不用担心。”

“你都说好了?”

“对呀!你以为我白天只知道瞎转悠吗?”月儿神态自然的说道。

“哦,可是,你这刚回家,不睡觉……?”

“我不困,老公快点快点,我们收拾东西,我收拾我的,你收拾你的,最慢的内个是小狗”,说罢,月儿从我怀里钻了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傻傻的站着,虽然心里还是乱糟糟的,但眼下似乎也只能听从月儿的安排。

我拾掇了几件儿换洗的衣服装进了皮箱,月儿早就收拾好了,拉着我的手关门下了楼。

这辆宝马X5我就开过几次,北京堵得要死,一般都是坐地铁,月儿大包小包的把行李装进了后备箱,然后又去楼下超市买了好多吃的,看她兴奋的样子,就像一个要春游的孩子一样。

可是哪有这个点儿出去春游的。

我会开车,也有本,然而月儿却偏偏要自己开,我心里有点儿没底,不知道她的水平如何,正当我们准备出发的时候,月儿却突然说:“坏了,我的身份证没带,老公你等等我。”

说罢,她开门从驾驶座上跳了下去,然后快速的往楼里跑,看她毛手毛脚的样子,一点儿也没了之前的端庄矜持,完全就像变了个人……

此时的月儿,活泼可爱,更像是昨天晚上的那个,难道说,真的月儿开门的一刹那被鬼附身了?我的心又悬了起来……

我相信这世上是没有鬼的,又或者说,月儿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脑子里有两种不同的人格。这种可能性比较大,不然不会表现的这么诡异,连结婚大事,男女之事,都随随便便的看待。

我越想越是这个情况,可怜的月儿,只是个病人,虽然不影响智商,但却活的极为痛苦,吴总真是个畜生,连这么可怜的女孩都不放过,我就说么,但凡有点儿自我意识的姑娘,哪里会接受这种安排?

我还在胡思乱想,月儿已经回来了,打开了车门,坐了上来,她跑的太急,还气喘吁吁的。

月儿系上安全带,熟练的启动了车子,轻踩油门儿,汽车缓缓的开了出去。

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如果月儿是个精神病的话,那我们这岂不是自杀吗?

“月儿!月儿!还是我开吧,我来吧”,我几乎是哀求的冲她说道。

月儿见我有点儿反常的样子,略显吃惊,然后委屈的撅起嘴:“老公,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我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笨的。”

说罢车子开始加速,我坐在副驾驶上心惊胆颤,我的天!这可怎么办?

然而当车子拐出了小区,上了马路,开了一段儿后,我发现月儿的车技并不差,确实和寻常的女司机不同。

“老公,副驾驶也要系安全带,不然也扣分了”,月儿狡黠冲我一笑。

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刚才过于紧张,连安全带都没系,车子的提示音一个劲儿响。

我们晚上十点多出了涿州,上了京昆高速,全程2500多公里,我真是佩服我自己,居然跟月儿做出这么疯狂的事儿来,这大晚上的,从北京出发去昆明!

要说月儿真令我吃惊,她连导航都不开,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完全一个老司机的架势,车子开的很稳,让我渐渐打消了之前的顾虑。

“老婆,你开一会儿就让我开好吗?你都累了一天了,不能疲劳驾驶”,我还是有些担心的提醒她。

月儿点点头:“好嘛,我累了会告诉你的。”

我们两个一直交谈着,其实我也是怕她逞强,困了出危险,顺便也多了解一些月儿的底细。

果然如我所料,她并不承认自己去了天津,对删微信的事情也一无所知,其他我就再问不出啥了,关于涉及到吴总的事情,月儿显得有些紧张,不愿意说太多,只是反复的向我表忠心,她心里只有我一个人,甚至连吴总的称呼都不叫,只是说,姓吴的。

这令我有点儿不可思议,在我印象里,月儿称呼吴总,最起码也是叫老吴,不会轻蔑的说姓吴的。

我们聊着聊着,那种要死要活的困倦又来了,眼皮几乎睁不开,我不知道是不是月儿在捣鬼,但我现在真的困的要蒸发了。

“老公,困了你就睡,我能行的,我比你小很多,你精神头儿不能跟我比”月儿侧脸心疼的看着我说道。

“老老婆,我”,记忆中我好像嘟囔了这一句,又好像没说,就彻底丧失了意识昏睡了过去。

睡梦中,隐约听见了汽车的喇叭响,还有乱七八糟嘈杂的声音,像是在加油站,还有男人和女人的对话……

我梦见自己来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周围都是大石头,模样很诡异,有些像是动物,有些又像是人。

这是一个石林,似乎是南方才有的地貌,只有我孤零零的站在里面,月儿不知道去哪儿了,我琢磨着这里就是她的老家吗?

她不是要带我见父母吗?我在石林里大声叫着月儿的名字,然而这里死一般的沉寂,连回音都没有。

我的冷不丁的余光扫见,一个大石头上凹凸不平的地方,好像动了一下,像是有生命似的,于是吃惊的看向它,那石头很像是一个呐喊的人,扭曲的眼睛里透露着绝望的悲伤。

那表情好像是在告诉我,孩子,回去!回去!千万不要来……

正在我心里发毛的时候,这些硕大的石头一个个开始摇晃,接着,竟然飘了起来,它们悬升在半空,开始往天上飞去,而头顶的蓝天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又像是漩涡的涡眼,所有的石头,都是往黑洞的方向飞。

我吃惊的看着天上那黑乎乎的窟窿,心说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汽车突然颠了一下,我一下醒了过来,脑袋一阵阵的疼,像是早晨被闹钟吵醒时的那股子难受劲儿,外面好像天微微发亮了。然而当我侧脸看向月儿时,却吓得直接要从疾驰的车上蹦下来!

那驾驶座儿上哪里还有什么月儿,分明就是一个方向盘,在无人驾驶般的微微转动!

作者:女 帝

第五章 你又没跟我提<< 上一章诡妻目录下一章 >>第七章 母系氏族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