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诡异的月儿

诡妻
第二章 诡异的月儿作者:女 帝更新时间:2017-08-22 15:01:00字数:3209

我身子一激,猛的醒了过来,侧头看去,发现竟是齐月儿,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此时竟然一身儿睡衣的和我躺在一个被窝里!

“你哭过了?”

齐月儿的小手轻抚我的下巴,微微坏笑着问道,她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长长的睫毛弯弯的翘着,小脸蛋儿在月光的映照下呈现的是一种勾魂摄魄的美!

我吃惊之余,立刻醒过神儿来,尴尬的苦笑了一下:“没有,哪里哭了?”

齐月儿意味深长的冲我笑了笑,脸轻轻的贴在了我的胸口上,我身子下意识的抽了一下,这月儿的脸怎么也是凉的,然而那份柔软和缱绻还是让我有点儿陶醉。

“你刚回来?”我轻声问道。

“嗯……”她显得有些沉醉,抬起胳膊轻轻的抱住了我,我发现她除了腋下有点儿温度外,身体就像是刚从冷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月儿,你身子怎么这么凉啊?”我好奇的问道。

齐月儿不说话,而是撒娇似的又往紧凑了凑,像一只小猫,一双肉嘟嘟的小脚丫在我的腿上轻轻的摩挲着,然后整条大腿搭了上来。

柔滑的肌肤还有这勾魂的动作让我瞬间就有了反应,心砰砰狂跳,呼吸开始加促,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翻过身就把她……

“我刚回来,外面儿风大”,月儿喃呢道。

虽然我不清楚她为什么会上我的床,但既然钻进了我的被窝,那就是我的女人,我没道理不能拥有她。

我轻轻的抚着她洁白的胳膊,细腻,柔软,像是一截儿温存的美玉,我大脑激烈的斗争着,要不要现在就上了她!

“老公”,齐月儿轻声叫了我一下,抬起了玲珑秀美的小脸,凄迷的看着我。

“嗯?”

“下个星期,你陪我回趟老家吧,见一下我的父母”,齐月儿轻声道。

我苦笑了一下,想起结婚当天她对我说的,她说自己是孤儿啊,现在居然又有父母了,谎言不攻自破。

“你不是孤儿吗?”我微笑着问道。

齐月儿重新把脸贴在我的胸口儿,轻声道:“孤儿也是父母生的啊,我们去祭拜他们一下”,

一听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来,齐月儿是让我跟她一起回去给父母上坟。看来我是冤枉她了,可,她不至于一个朋友也没有吧。

虽然我们是假夫妻,但我越来越感觉齐月儿是想假戏真做,可为什么有些事情她不跟我说清楚呢?是打算生米煮成熟饭后再?

扪心自问,我不在乎齐月儿的过去,如果她真的对我有意思的话,我当然是欣然相从了,可这种稀里糊涂的感觉,弄得我心里好没底。

“月儿,呃,你跟吴总……”

我的话没说完,齐月儿突然抬起头,纤细的手指轻轻压住了我的嘴唇,她表情很委屈,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像要流出泪来。

“老公,你不要瞎想,我是你妻子,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的……”月儿说的很认真,一时间我好感动,双手颤抖的抱紧了她。

活了三十年,我从没这样抱过女孩子,还是齐月儿这等众人眼中女神般的存在。

月儿的头窝进我的怀里,鼻息抽了抽,委屈的低吟道:“结婚快两个月了,你一声老婆也没叫过我……你不喜欢我吗?还是觉得我丑,或者脏。”

她的声音哽咽了,弄得我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是吴总之前没有和月儿沟通好,还是她有自己的主意,真的要和我在一起。

“月儿,你真的要和我?”我皱眉轻问道。

“人家都嫁给你了,还能有假?”齐月儿难过低呜着,我感觉肩膀有些湿热,她竟然哭了。

我使劲的咽了口吐沫,盯着齐月儿纤瘦的肩膀兴奋无比,银色的月光照在她如雪般洁白的肌肤上更透出一种勾魂的诱惑,雄性荷尔蒙在血管里疯狂的流窜着,我不管什么约定不约定了,我只知道如果今天晚上不上了齐月儿,我他妈就不是个男人!

我猛的一翻身把她压在身子下面,然后就要扯开她的睡衣,齐月儿却一把把衣襟收紧,阻止了我的进一步动作。

我气喘吁吁的盯着她,不明白她到底要搞什么鬼?

“月儿你?”

“老公”

齐月儿轻轻的抚住我的下巴,咬了咬嘴唇,略显忐忑的说道:“老公,我知道你想,可我现在不能给你,你能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吗?一个月后我们远走高飞,不要在北京了,然后我给你生儿育女。”

我懵逼的看着齐月儿,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现在不能给我,是因为吴总吗?

月儿的眼眶红红的,她好像很委屈,心里有太多难言之隐似的。

“就一个月,可以吗?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什么都依你……”齐月儿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她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还能说啥,某个部位已经硬如钢铁,硬是靠理智硬撑着。

“老公,我们睡吧,我陪你睡觉,好不好?”月儿温柔的说道。

我不敢看她,浑身绷紧的像一张弓,激素强烈的刺激和做人的原则激烈的斗争着,迟迟不愿从她身上下来。

月儿挽住了我的脖子,搂着亲了我一下,柔软的朱唇直接融化了我的灵魂,我感觉脑袋突然一阵晕,整个身心直接沦陷在一个无尽的漩涡中。

当我再清醒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清楚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和往常不同的是,卧室的门是开着的,厨房里传来齐月儿做饭的声音。

我揉了揉眼睛,感觉鼻子有点儿不对劲儿,像是要感冒的样子,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老公你醒了,快吃饭吧,吃完我们上班去”,齐月儿大盘小盘的端着饭菜进了客厅。

我坐在床上缓了几秒,一阵阵女人的体香从被窝里渗了出来,正是齐月儿身上那股特有的香味儿,看来昨天夜里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她真的和我睡在一起了……

吃饭,上班,坐地铁,一切都跟以往一样,此时的我清醒了很多,愈发感觉昨天夜里的事情不对劲!

她到底是几点回来的?我记得等她到十二点了啊,那床上发生的一切应该是在后半夜,可都那个点儿了,她才回来给人感觉怪怪的,还有,我记得她亲了我一下,然后我就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再睁眼就第二天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隐约的记得晚上我们说了很多话,什么又给她爸妈上坟,又让我等她一个月然后远走高飞,生儿育女什么乱七八糟的,总之现在感觉懵懵的。

“月儿,你老家在哪儿啊?”1号线地铁里,我好奇的问道。

齐月儿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那意思像是说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问题?她沉吟了一下答道:“南方,怎么了?”

“哦,你不是说,要我跟你回……”

我的话还没说完,齐月儿直接打断了我:“回什么回啊?我家人都死光了,不是告诉过你吗?”

她一脸的不解,还微微有点儿抵触的意思,跟昨天晚上的神态完全不同,让我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你不是说,一个月后?”我皱眉追问道。

“什么一个月啊?老公你今天怎么了?”月儿显得更加糊涂了。

我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气氛显得有点儿尴尬,于是轻咳了一声说:“没什么。”

我真不明白齐月儿到底搞什么鬼?为什么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她还是叫我老公,早晨那被子里阵阵的体香骗不了人,或许,她现在又有新想法了吧。

又是平常的一天,总裁办里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但各有各的事儿,一忙起来也顾不上说话,齐月儿情商真是高的出奇,整整一天我也没见她情绪上有任何波澜。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吴总突然安排我代表他陪一个大客户,认真的交代这个张总对我们的业务很重要,一定要陪好,不要怕花钱,然后让我去财务支钱。

我感到有点儿紧张,公是公,私是私,吴总这是要培养我,他对我其实也是没说的,另一方面,我知道他的意思,想把我支开,然后跟齐月儿……

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但今天早晨月儿态度突然反差,显得很不明朗,我也不拿捏不准她的意思,还是先干完手头的工作再说。

我被张总灌了整整一斤白酒,趴到卫生间里一个劲儿吐,喝到了晚上十点多,本来按照计划我应该带他去高级会所里嗨一嗨的,但我实在是扛不住了,毕竟我不是干销售的,从来没有喝这么多过。

人家张总也很厚道,回到酒店后直接让司机开车把我送回了家。

我跌跌撞撞的往楼上走,脚步凌乱且急促,其实我潜意识里想赶紧回家,看看月儿在不在,虽然知道她很可能不在家,但……她昨天晚上说过,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的。

打开了门,客厅里漆黑一片,月儿的卧室里也关着灯,往常这个点儿她都是没睡的,我鼻子尖儿发酸,心里一阵难过,踉跄的差点儿没摔倒。

我去厕所洗了把脸,然后点着一根烟坐在马桶上抽着,脑子里想着月儿现在可能会在哪儿?

突然楼外一声巨响,屋子里的灯一下子就灭了,估计是小区的稳压器炸了,我看了下窗外,其他人家的灯也是一片漆黑。

我冲了厕所,洗漱了一遍,愈发感觉脑子发沉,跌跌撞撞的进了自己的卧室。

然而我刚推开门,整个人彻底愣住了!

作者:女 帝

第一章 我做接盘侠<< 上一章诡妻目录下一章 >>第三章 月儿弯弯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