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做接盘侠

诡妻
第一章 我做接盘侠作者:女 帝更新时间:2017-08-22 13:00:00字数:3184

男人偷腥,这是天性,唯一的区别在于有没有机会,有钱的男人喜欢猎获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儿据为己有,然而时间一长,这些红颜知己也会成为他们的不良资产。

当我第一次见到齐月儿的时候,被她的美貌深深震撼了,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洁白的皮肤,纤细的脖颈,玲珑精巧的五官犹如玉琢,迷人的大眼睛仿佛晃动塞纳河水一般的波光。

她修长的美腿裹着黑丝,小脚丫踩着高跟儿鞋,一身职业套装的出现在公司年会上,所有的男同胞都愣住了,眼球一双双被死死的吸引了过去。

绝色佳人永远是男人们议论的焦点,然而却没人敢打她的主意,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是老板吴总的女人!

每每看到齐月儿优雅的坐上吴总的路虎,消失在灯火迷离的夜色中,我们这些加班的IT男屌丝都在深深的感慨命运的不公,有些人一无所有,而有些人却得到了太多。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跟齐月儿有任何交集,直到有一天,吴总突然找我谈话,态度有点儿暧昧,还神神秘秘的。

吴总很客气,又是沏茶又是上烟的,这让我诚惶诚恐,我不过是研发技术部的一个屌丝,平时他看都不看,今天也不知道是咋了,为什么对我态度这么好?

他先是绕来绕去的聊了些工作上的事儿,然后问我今年多大了,有没有女朋友。

我是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小子,毕业后为了改变命运,硬是咬牙留在了北京,拼搏了七年,30岁了依旧一无所有,房子车子就别指望了,干的是程序猿的活儿,连女朋友也没找下。

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吴总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提出来要跟我做一笔交易,事成之后给我100万的酬劳。

听了他这话,我下巴差点儿掉下来,100万?我的天!够在燕郊买一套房了,可可我有什么能跟吴总交易的呢?我全身骨头砸了卖废铁也不值100万啊!

吴总扶了扶金丝眼镜冲我说道:“齐月儿是我的情人,你知道吗?”

我紧张的点点头:“知道,呃不!我不知道!”我又拼命的开始摇头,心说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怎么能知道领导的私事呢!真该死!

见我慌张的样子,吴总无奈的笑了笑:“没什么的,只怕是满城风雨了。”

说罢,他长长的叹了口气,眉头拧成了疙瘩,继续说道:“这件事儿对我很不利,需要有人帮助我!”

我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让我帮助他?难不成?他让我做掉齐月儿?我的天,违法的事情我可不做,一时间,我紧张了起来,潜意识里已经开始谋划找新的工作了。

不过说到对他很不利,我能理解,因为吴总是靠老婆发家的,他老丈人很厉害,老婆是官二代,吴总能有今天的成就,跟女方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家里那个一翻脸,吴总可能会一无所有!

“吴总,那你啥意思?”我吃惊的看着他。

吴总轻咳了一下,抬脸认真的看向我说道:“你是单身,年龄也合适,和齐月儿结婚,当然,是假结婚,为期5年,一年20万,你看如何?”

我一听这话,彻底懵了,假结婚?一年20万?我的天,吴总这是要搞什么鬼?

“怎么?你嫌少?”吴总眼神中闪过一丝忧虑。

“不不不,我是感到有点儿意外”,我紧张的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

吴总笑了笑,继续说道:“你们结婚的房子,我安排,另外我再送你一辆宝马X5,怎么样?只要5年的事情,这期间,你可以找自己真正的爱人,5年期满,你就可以离婚了。”

我似乎明白吴总的套路了,他舍不得齐月儿,又畏惧家里的那个,所以想让齐月儿披着和我结婚的外衣,继续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样老婆问起来,自己也好说。

至于所谓的5年,不过是他此时的想法,看得出,他是想娶齐月儿的,只是需要一个缓冲期。

“吴总,是一年一年的给,还是一起给?”我咽了口吐沫问道。

吴总呵呵一笑,点起一根烟,狠抽了一口爽朗的应道:“一起给!不过,你要好好的配合我,不敢露出马脚!”

我心中一阵阵暗爽,100万啊,还有一辆宝马X5,现实和装逼都得到了完美的满足,人活着图什么啊?有了这些,我完全可以去撩那些大学里的小学妹,谈上几年恋爱,然后结婚,人生根本就不影响!

君子成人之美,给脸就要,给台阶儿就下,更何况还能有这么一大笔收入,我傻逼了不干!

“吴总您放心,我一定圆满的完成任务!”我拍着胸脯冲吴总说道。

吴总的眼神中闪过一些猥琐的得意,呵呵笑着,递给我一根烟,说道:“你不要在研发部干了,直接来总裁办吧,以后你就是我的助理。”

“谢谢吴总!谢谢吴总给我改变命运的机会!”我感激的无以复加,内心一阵阵暗爽。

……

出了老板办公室,我下意识的瞟了眼齐月儿在的总裁办,她正全神贯注的写着什么,秀美的脸庞像极了《星语星愿》里的张柏芝,就是这一瞥,我脖子瞬间不会转了,脚丫子不知道该迈哪个,身子重重的撞在了保洁阿姨的身上……

从我到总裁办工作,一直到我和齐月儿领结婚证,我们之间的对话不超过三句,齐月儿是一个安静的女人,安静到匪夷所思,可以在办公桌前一坐就是一天,也不吃饭,除非是吴总应酬带她离开。

然而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她的态度,面对我和她的婚事,齐月儿表现的很自然,就像是在执行着公司交代的任务,一丝一毫情绪的波澜都没有,没有态度,就是她最大的态度。

结婚当天,亲朋好友都来了,父母埋怨我,有女朋友为啥不带回家看看,我则笑着解释,现在都流行闪婚,没来得及告诉他们。

见到新媳妇这么漂亮,父母都激动不已,直接给了齐月儿一个大红包。

齐月儿今天表现的很乖巧,一口一声爸,妈叫的亲,脸上幸福的像朵桃花,看着她一身儿新娘的红妆,我甚至有种误判的错觉,然而片刻之后,就是惆怅和难过,如果如果,她真的是我的妻子,那该有多好?

齐月儿的家人没有来,连朋友也没有到一个,她给我的解释是,自己是个孤儿,没有父母,然而我却知道,这场婚礼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结婚,她没必要叫自己的家人。

吴总给我们安排的房子是在北三环,一个三居室,90平,之前齐月儿就住在这里,现在只是换成了新房,家里的一切都置办齐全,我也告别了租房的生涯。

本来我想着,作为她的影子老公,一切不过逢场作戏,我们只是一对儿合租的同事,然而,齐月儿并没有把我父母给的钱和首饰退给我,结婚第二天我还发现,她已经戴上了我母亲给的黄金项链。

吴总的钱已经到账了,她不可能是贪图我的钱,更令我匪夷所思的是,齐月儿似乎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

她除了不和我睡觉以外,平时生活在一起,完全就像是夫妻,比如,早晨起来,她都会给我做饭,晚上回家会给我洗衣服,把我的东西收拾的整整齐齐,也不再叫我名字,而是叫我老公。

如果不是跟吴总有君子约定,我真的以为齐月儿就嫁给我了,我们上街的时候,齐月儿也是甜蜜挽住我的胳膊,引起周围一群群人的艳羡。

走在一起,算是我们最近距离的接触了,她贴的我是那么近,以至于我胳膊肘能不时感受到那份销魂的柔软,让我一次次意乱情迷。

齐月儿除了自己的私事外,并不规避其他的任何问题,冰美人是我之前对她的误判,她只是不善于主动跟陌生人说话而已。

我们在一起很开心,有时候周末一起看完电影后,她会让我背着她回家,自己则是像小姑娘一样手里拿着风车轻唱着不知名的歌谣。

我心里有些担心,怕自己这样下去会真的爱上她,爱上一个没有结果的人,那是很痛苦的,然而,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似乎已经对她动情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婆看得严,吴总这段时间并没有带走齐月儿,我其实很担心,生怕这一天的到来,跟月儿生活的这段日子,我已经习惯有这么个妻子了,如果她和别的男人睡觉,我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

但该来的总归会来,一天快下班的时候,齐月儿面露难色的跟我说,晚上要陪吴总一个饭局,我心里明白怎么回事,虽然难过但也没说什么,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齐月儿晚上没回来,我的心仿佛被人掏空了,我幻象过她会回家,然而等到了十二点,齐月儿依然没有回来,我居然难过的流下了眼泪,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过,我和吴总是有君子协定在前的,可是,内心却说不出的委屈和愤闷!

我脑海中想象着自己的“妻子”正在和吴总发生着什么,拳头握的咯咯直响,我不停的安慰自己,从明天开始,要和齐月儿保持一定距离,自己也要赶紧找一个女朋友,结束着作死的单相思。

哭过之后好受多了,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突然感觉有一只冰凉的小手,在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胸膛……

作者:女 帝

加入书架诡妻目录下一章 >>第二章 诡异的月儿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