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变

鬼姐姐蚕变
蚕变作者:夜墓安详更新时间:2017-04-18 12:44:00字数:2288

直到老家已经有亲人离故,我才在百忙之中有机会回到故乡。

张家村村如其名,村子里的人绝大多数是姓张的,每家每两个户之间也或远或近有着一些血缘关系。不过如今村子里已经有不少年轻人去外地打工或定居了,比如我。

刚下车,一个黑影忽然扑到了我的脸上,我顿时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还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我赶忙将那东西从脸上打下来,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大虫子,看上去像蛾子,然而却要比一般的飞蛾大上许多,足有人的手掌那么大。咧着巨大恶心的口器,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咯吱咯吱声。

残阳如血。

地上的虫子还在尖锐地鸣叫,好像故乡并不欢迎我回来。

回到村子里,我才发现这个曾经的小村子如今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但家家户户都盖起了小洋楼,村子里还建了一个巨大的工厂,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张辉,你也回来了。”

一个穿着孝服的男人叫住了我,他是大我一岁的堂兄,叫做张远。

死去的人是他的父亲,我的伯父。

我到张远家时已经差不多是晚上,一群人在一幅棺材旁正准备吃晚版。饭席上,只有我和张远在内廖廖几个年轻人,其余大多是中老年人,气氛很压抑。

吃饭时张远对我说,他很感谢我能够大老远回来参加他父亲的葬礼,并留我在他家睡一觉,另外我家的老房子也常年无人住了。

在外地城市稳定之后,我就把父母接了过去,因为一路上舟车劳顿,所以这次我没有让父母跟来。

我婉拒了张远,一个人沿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老房门前,借着月光打开门锁,老旧的木门发出沉重的吱呀声,万幸,有电。

然而,灰尖太重,趁着时间还早,我打算打扫一下再入睡。

在清扫的时候,我居然找到了不少在路上遇到的那种诡异飞蛾的尸体,这让我的心里泛起一阵阵恶心。

更恶心的是,我居然在床上发现一大堆……蛆?

不对,蛆怎么可能长到那么大?而且也不像是蛆?反倒像是……蚕?

我摇了摇头,蚕也长不到那么大,那些东西活像白色的大绿毛虫。

我找来杀虫剂,对着床一阵喷,一堆虫子立马痛苦地翻起身来。

那张床和那张被子,我自然是没敢再动了。只能在父亲房间睡一晚。

第二天我的精神状态很差,因为晚上我并没有睡好,我总是做噩梦,梦见很多白色的大虫子在我身上爬来爬去,还有很多蛾子,咧着口器发出刺耳的鸣叫。偶尔醒来,也觉得身上很痒,我想房子里应该是有蚊子。

而在早上葬礼上,我听到张远的母亲说,张远昨天晚上发高烧。一大早就送到县里的大医院去了。

可他昨天晚上不还是好好的吗?

早饭的时候,我听到几个人在轻声议论。

“你们知道吗?张远今天早上好吓人,发高烧不说,全身还长了许多小红疙瘩,吓死人了!”

“就是,一大小伙子,那脸一下怎么变成那样了!”

“那样子,我都不敢看了。”

“你们觉得他那样像不像……唔!”

那人被周围的人狠狠地瞪了一眼,立马捂着嘴不说话了。

我在一旁想着他们的话,连饭都忘记了扒。

“嘿。”

一个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把我吓了一大跳。

“还记得我吗?张辉。”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的脸,感觉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是谁。

“我是张小灵啊,你还记得我吗?”

经她这么一说,我终于想起来,那个小时候扎着辫子和我一块玩泥巴的女孩。

“你也回来了,是今天回来的吗?”

不管怎么说,在这里看到小时候的朋友,我还是很高兴的。

她和我闲谈了几句,神色紧张,有点支支吾吾,但是我还是看出来,她有什么要紧的话要和我说,而且不方便在这里说。

于是,我和她来到了我家。

一阵谈话之后,我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大慨。

张小灵现在成为了一名记者,而她最近所调查的一件事,就是有关张家村的……化工厂。

那家化工厂以不正当的营业方式赚取暴利,而且他们所排放的东西也恐怕对当地的环境有不小的影响。

“张辉我知道你是学化工专业的,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对那个化工厂排出来的污染物物做个检测?我带了一些简单的仪器。”

哪怕是用简单的仪器和简单的方法测试出来的结果,那也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大喊:“抓住他们。”

从他们身上所穿的衣服来看他们应该是工厂的工人。我二话不说,抓着像张小林就跑。一路跑到了葬礼上,灵堂里忽然冲出几个人把我和张小林按到了地上。

这时候我和张晓玲的熟人以及葬礼的主办方,自然也过来给我们解围。礼堂上顿时乱作一团。

就在这时候,一阵震耳欲聋的尖锐虫鸣声忽然响起,渐渐盖过了嘈杂的人声。人群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诡异的虫叫声从棺材里发出来,在灵堂和它周围回响。

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在这恐怖的虫叫声中,我的心里泛起一个可怕的猜测……

“快跑!”

我大声喊到,然而晚了,一群巨大的虫蛾咬破了棺材,嘶叫着冲向人群。不同于我第一次看到的那只虫子,这帮成虫年轻而富有生命力,咧着锋利的口器寻找可以产卵的寄生体。

破裂的棺材内,只留下一具千疮百孔的尸体和一堆白色的破茧……

人群四散而逃,我和张小灵也暂时跑到了我家里,我卷起袖子,又照了照镜子,我感到一丝绝望。

“我知道你同事在哪里了,跟我来吧。”

”什么?“张小灵不可置信地说。

就在隔壁房,我以前睡的房间。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被子从床上完全扯了下来。老旧的床上躺着一具干枯的尸体,干瘪的尸体里密密麻麻全是白色的茧。

张小灵蹲在地上吐了起来。

如果我昨天打扫卫生的时候仔细一点……不,也许再我下车的时候,就已经被那只虫蛾……

“这些蚕蛾发生了变异,它们的幼蚕不吃叶子了,而是寄生在人身上吃……人肉”

我看着身上越来越多的红疙瘩,我知道,我和张远一样,已经没戏了。

这些红疙瘩,应该就是那些蚕蛾的卵……

一段时间后,张家村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尽管有关部门极力减小恶劣影响。

“唉,老婆子,你听说附近张家村的那事了没有,听人说那蛾子长得又大又凶。这年头,怪事真多,你看看我今天钓的这怪鱼……”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鬼味人间

替身捉鬼

作者:夜墓安详标签:最恐怖鬼故事

男朋友的改变<<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短篇鬼故事两则(16)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