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之红房子

鬼姐姐惊悚之红房子
惊悚之红房子作者:木沐更新时间:2019-01-01 14:46:00字数:8190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时间也来到了晚上十一点过,餐馆也准备打烊了,大明觉得不尽兴,硬拉着我和小山到附近的烧烤摊吃东西。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起了作用,平时看上去沉闷无比的大明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各类他感兴趣的事情,反而是被我们叫做话匣子的小山今天却异常沉默,只是在那里慢慢喝着酒,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你小子,这么久不见,怎么变成哑巴了?”我打趣的对着小山说道。

小山摇摇头,笑着看着我,说:“我看大明好不容易话多一次,就没忍心打扰他……”

“算,算你小子有,有良心……不,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小子吹牛……”大明舌头都有些大了。

“瞧你这话说的,你怎么能说小山是吹牛呢?他说的可比吹牛精彩多了!”老好人东子也附和道。

“既然如此,小山,你说说我们没有听过的事情吧,就当时帮我们开开眼界!”

小山见大家兴致高昂,不再推辞了,喝了一口酒,说:“既然这样,那我就说说关于在这座城市里红房子的故事吧!”

“红房子?那是什么?”我和其余二人顿时来了兴趣,要知道,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还没有自己不知道的地方。

小山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们有兴趣,从小就调皮,上山下海,甚至是坟地都不能阻挡你们去探险。”

小山说的也是实话,我们三人兴趣相投,爱冒险,经常去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找寻刺激。

“你就别吊我们胃口了,快说吧……”东子催促道。

小山摆摆手,示意我们别催他,继续说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这红房子是一栋废弃的房屋,残墙破瓦,几十年了,依然没有重建,好像只要准备开工拆掉房子,总会遇上各种问题,所以,拆房子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而在房子里面,经常会出现怪声音,经过那里的路人说,半夜房子里经常会出现莫名的嚎叫声和窃窃私语的声音,弄得在附近居住的人都只能绕道而行,直到有几个胆大的人不顾劝阻在夜里进入到了红房子之后,红房子才终于被官方封锁了,方圆几百米都不能靠近。”

“封锁?为什么封锁?”我好奇的问到。

“还不是因为那几个进入到红房子的人,被人发现的时候,全部都发疯了,说着胡话……他们的家人见状,将责任推给了政府,认为是他们的责任,红房子早就该拆除,政府也没有办法啊,拆也拆不掉,只能封锁!”小山摊手说道。

“真的假的?”东子问道。

“小山都说是传说了,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有,长这么大,你见过城里有什么红房子吗?”我说道。

“可,可我觉得小山说的是真,真的,搞不好……还真有这房子……”大明说着胡话。

“拉倒吧,真有这房子,我还真敢去!”我笑着说。

“是啊,别的不敢说,论胆子,我还真没见过有谁比我的大!”东子拍着胸脯说。

我们三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小山的表情黯淡下去,几分钟后,我们各自吹嘘完毕,才看向小山,小山神情有些严肃的对我们说:“如果,真的有红房子的话,你们……敢去吗?”

我听后,笑出声来,拍了拍小山的肩膀,说:“别说笑了,还真有这个地方?”

小山神情有些复杂,看着我,肯定的点点头,那种眼神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

“嘿!还真有?那我们还等什么,快去吧!”东子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兴奋的说道。

“你确定要去?”大明好像有些不愿意。

“怎么不去?这么好玩的地方,不去太浪费了!对吧?”东子将目光投向我。

说实话,不知道怎么的,我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但是,面子上却抹不开,说道:“是啊,从小我们就喜欢冒险,好不容易人这么齐,等下次的话,又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既然话已经说出口了,就不能收回,虽然我心有缔结,但是趁着酒劲,我们四人坐上了出租车,朝着小山口中的红房子出发。

汽车行驶的快而平稳,在小山的指引下,汽车很快便开到了城市边缘处,这里我知道,白天的时候路过这里,是一片废弃的居民区,但是,并没有见到过小山口中红房子。

“师傅,就在这里停吧!”小山开口了。

我有些纳闷的看着小山,但是,小山给钱之后便迅速的招呼我们下车了,看来是真的到达目的地了。

“我来过这里……没有什么红房子啊……”我提出心中的疑惑。

小山没有回答我,而是摆摆手,示意我们跟着他走。

我们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看着四周的景象,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这片废弃的居民区准确的说应该是烂尾楼,当初开发商应该是想打造一个园林式综合社区,但是,因为地段偏远,没有什么配套设施,所以,楼修建起来之后,根本无人问津,开发商因此填补不起资本漏洞,坐牢了,而这里,渐渐成为了一片废墟,但是,即使是这样,也并不像小山口里所说的那样老旧,都是十五层以上的电梯楼。

在月关的照射下,我们穿行在十几栋居民楼当中,几分钟后,东子明显从刚开始的满心期待变成了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我说,小山……这里哪里有什么老旧红房子,骗我们玩的吧!”东子说道。

“是啊,小山,即使有红房子,当初开放商修建小区的时候,就应该拆掉了,你小子不会是故意想吓吓我们的吧,实话告诉你,这几个烂屋破楼还真吓不了我!”我语气有些责备的说到,我晚上答应过自己的女朋友要早些回去,来这里主要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但是,眼前的一切说起来确实让我感到无比失望。

小山依然不语,带着那招牌的微笑,不停的朝前走着。

没办法,我们只能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继续跟着他走,绕过眼前的一栋大楼,前方不远处就是小区的中庭花园了,转眼看见开阔的地方,顿时让我们三人惊的合不拢嘴,眼前,就在中庭花园的中央,赫然出现了一栋瓦房,在月光的照耀下,斑驳的墙体呈现出一种暗红,小山口中所说的红房子终于到了。

“这……这还真有……”胆子最大的东子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开发商……怎么想的,在小区中央,留下这么个玩意……”我很不能理解眼前看见的一切。

大明更加直接,看见这一切,酒好像都醒了一半,说:“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我觉得这里有点怪……”

的确,眼前突然出现的红房子与四周的高耸的电梯楼是那样的不协调,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你们三个害怕了?”小山带着轻蔑的语气说道。

他这一句话,让我们三人的自尊心再次强硬起来,我们异口同声的说道:“怕?怎么可能,走,现在就进去瞧瞧这红房子!”

说完,我们还特意的加快了步伐,东子还说,如果里面不错的话,以后结婚就在这里当婚房了,听他这么说,我们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气氛也不如刚才的那般紧张,反而内心涌出了最初的那种想要冒险的心情。

离红房子越近,我越发能感觉到它所散发出的诡异气氛,看似斑驳的砖墙,红色的漆却如同新上的一般发亮,屋顶瓦片整齐排列着,一点也看不出被岁月侵蚀的痕迹,唯一有年代感的便是那扇紧闭的木门,门上的铜环已经出现了些许绿锈,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依旧是胆子最大的东子一马当先的抓住门上的铜环,试着拉推一下,感受了一下开门的方向,然后猛的朝里一推门,随着刺耳的‘吱呀’声,门艰难的打开了。

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屋内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打开手机自带的电筒,向着不同的方向照射过去。

屋内的结构和我们预想的差不多,进门是大厅,大厅的右侧是有个链接的小房间,看上去像是会客室,而在大厅的末尾处又出现了一扇木门,应该是就是卧室。

我们跨门而入,地面是青石地,有点凹凸不平的感觉,大厅东西不多,基本是杂物,胡乱摆放着几张破旧的桌椅,上面铺满了灰尘,很普通,我们拿着电筒大致的走了一遍,发现有趣的东西并不是在房屋中央,而是在四周的墙壁上,正对着大门中央的墙壁就挂着一幅泼墨画,画上画着的景象很奇怪,不是山水,也不是事物,而是一团黑色的东西,像是旋涡,又像是黑色的云朵,我举着灯凑近图画,一看之下,惊讶的合不拢嘴,这些组成黑色旋涡的每一笔黑墨,都是一个小人,虽然小,但是却极其精致,成千上万的小人或仰或卧全部朝着同一个方向靠拢,这样才带给我们一种视觉上的错觉。

“这图画好精致啊,等下我们拿回去,也许能卖个好价钱!”大明眼睛发亮的说。

我白了他一眼,说:“这又不是古董!你难道看不出这是电脑合成的吗?”

“电脑合成的?不会吧,这不是毛笔画吗?”

“你傻啊,一厘米大小的小人,哪个国画大师能够画的如此精致?肯定是合成的啊!”东子也赞同我说的。

“看来,我们不是第一个来这里的人!”我有点失望的摇摇头,因为除了这幅画之外,在四周的墙上居然还有不少涂鸦,虽然涂鸦看上去更像是中国的咒语之类的样式,但是,在涂鸦街上我就看过类似的东西,所以,内心那残留着的一丝恐惧,随着四周墙壁上的图案,彻底消失了。

“小山,我以为你能吓住我们,看来,你还是差点功力啊……”东子拍着小山的肩膀哈哈大笑。

小山的脸色在灯光的照射下是那样的皙白,他看着我们说:“你们胆子还真的不小,这么多年还是没变,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们去看一下里面的那间屋,或许有什么惊喜呢?”

“能有什么惊喜,莫非里面还能有僵尸不成?”东子依然笑着,带头就朝着里屋走去。

我和大明也搭着肩膀,跟在东子后面,里屋的门和大门差不多的样子,也是朝内开的。

同样熟悉的‘吱呀’声,却是不同的味道,刚才进大厅时我们闻到的是很重的霉味,此时此刻,我们闻到的是一股子刺鼻的味道,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这种味道让我们都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房间内依然漆黑,没有火源,这烧焦的味道又从何而来呢?我们不得而知!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我们三人的手机在进门的时候同时没有电了,在这样密不透风的房间,双眼根本不能适应这如墨的黑暗。

“小山!把你手机电筒打开啊!”东子对着身后叫到,因为在刚才小山一直没有用手机,他手机应该是有点的。

但身后哪里还有小山的影子,这小子不知道何时没有了踪影。

“逃兵!”东子说道:“想不到小山胆子这么小……”

我和大明点头,我看着漆黑的房间说:“接下来怎么办?我们回去?等明天再过来?”

东子也看着房子内,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是,如此黑的地方,如果没有照明,踩到了钉子就麻烦了,还不如明天准备好了再来,所以,他也点头同意了我的提议。

既然如此,我们三人转身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身后的房间忽然出现一丝微光,小山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冒险还没有结束,你们就想离开了?”

我们讶异的看着光亮处,小山不知道何时坐在里屋的一张桌子前,面前放着一只红色的蜡烛,柔和的光亮并不能照亮整个房间,只能勉强看见小山的招牌式笑容。

“你,你小子……多久进去的?”我承认,我被小山吓了一跳,声音不能控制的颤抖起来。

“你们看着里面的东西,熟悉吗?”小山慢慢的站起身来,抬头看着四周。

“熟悉?什么熟悉的?”

边说着,我们进入到了屋内,诡异的是,站在门口的我们看屋内是漆黑一片的,哪知道当我们跨进屋内的时候,不远处桌子上的那根红色蜡烛的光亮似乎强烈了许多,整个屋子都亮堂了起来。

我们借光看向四周,小山口中的熟悉,对于我们来说却不然,可是,屋内的一切让我们不敢相信自己身在红房子当中,里面的一切都是现代产物,什么电视、沙发、餐桌、空调,应有尽有,我们更像是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家中。

小山刚才坐的地方应该就是那张餐桌,此时此刻,他再次消失了,我们顾不上这些,极度的震撼让我们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开口:“这里我……好像来过……”

此话一出,犹如醍醐灌顶,我的脑袋顿时剧痛起来,一些残缺的画面闪现在我脑中,渐渐的汇聚在一起,成为了一段段连续的片段,这些片段出现在我脑海里之后,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泪眼朦胧的看了看身边站着的东子和大明,他们也和我一眼泪流满面,我知道,他们也回忆起来了,那些我们曾经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误。

回忆像是利刃,割开了我的心墙,让我不得不再次回到那个不堪回首的时刻,那时,我和东子还有大明刚上小学三年级,因为数学老师重病,班上来了一位代课老师,不到三十岁的男子,很健谈,也很爱喝小朋友们玩耍,即使我们是那样的调皮,他还是经常带着我们到他的家里玩耍,但是,小孩的天性在我们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某日我们在老师家玩耍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提议,想要在老师家里做烧烤吃,正好,老师出去买东西了,整个家便成为我们的天下,说做就做,我们准备好了几根香肠,打开火炉,就开始烤肉,但是,我们拿佐料的时候不慎将白酒打翻在了火炉上,瞬间火焰就窜起了一人多高,火势就像一个贪吃的大蛇,不停的吞噬着屋内的一切,我们三人吓傻了,看着面前的一切一动不动,直到浓烟将我们全部呛晕。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父母正焦急的看着我,旁边站着不少的人,其中有几位都是学校的领导,见我醒了,就连忙问:“这次火灾是不是你引起的?”

我当时很害怕,不敢承认这一切,便摇头,见我回答了这个问题,学校的领导便走了。

之后,又有几次询问,不同的人,内容却一样,而我一直都咬牙否认,到后来,居然有人问我们的代课老师喜不喜欢我们,关于这一点,我肯定的点点头。

一直到我痊愈出院,终于没有人再烦我了,我见到了东子和大明,互相问话,他们说也和我一样,遇到不同的人问不同的问题,回答的方式也我和一样,我见口径一致,心便放了下来。

谁知道,没过多久,我居然听见了代课老师自杀的消息。

他是上吊自杀的,很痛苦,我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会有勇气去死,而没有勇气活下去,直到听见他的死因我才明白了他的勇气从何而来,他认识的人,每个人都说他喜爱男童,房子被烧了也是咎由自取,可能这就是他活不下去的原因吧,比起生活,这种癌症般的精神折磨让他身不如死,无论他去哪里,流言蜚语就会跟到哪里,有时候人便是如此的脆弱,会被简单的几句话打倒,这也是一种悲哀吧。

关于这样的一个消息,对于我们三人的打击无比巨大,再加上之前放火的惊吓,我们三人心理上出现了问题,看了很久的心理医生,才最终用忘记疗法让我们痊愈!

可是……谁知道……

思绪回到了现实,我们三人在红房间当中感到了呼吸困难,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转身,想要出门,还没有迈步,我们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大叫起来。

在门口的位置,赫然吊着一个人,正随着惯性缓慢的转着圈,当他的脸部慢慢转向我们的时候,我看清楚他的面容,只觉得头皮发麻,冷汗霎时间流了下来,这……这吊着的人,不就是我们死去的代课老师吗?

精神的压力让我们三人再也受不了了,狂叫着,闭着眼睛冲出了红房子,即使跑的双腿发酸,我们也没有停下来,直到逃离了这个荒废的小区,来到了大路上才终于放慢了速度,力竭的我们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有一辆出租车经过,我们三人艰难的上了车,说了各自的地址,让司机送我们回去,一路上,我们都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不知道今天晚上的经历应该怎样去消化。

我回到家中,女友已经睡了,我看着她,恐惧已经消失了不少,我感到身心俱疲,到浴室洗了一个烫水澡,想要把脑袋里不好的东西通通洗掉。

大概洗了半个小时,我才出浴室,精神也恢复了一些,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刚才的一切肯定是因为酒喝多了才会产生的幻觉,那么,三人同时出现幻觉,又怎么解释呢?我想了想,还真有这个解释,不是有篇科学论文说,一群高度紧张的人在一起,很有可能相互影响,同时产生相同的幻觉,那时候,我们肯定是互相产生了影响,一定是这样的!

稍微的说服了自己,我准备上床睡觉,充着电的手机却不合时宜的想了起来,我一看,是东子打来的。

“喂,你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我洗了个澡,正准备睡觉呢!”我听出东子的语气有些焦急,还夹着害怕。

“我给你说件事情,刚才我也和大明说了,他也觉得奇怪……”

还有奇怪的事情?难道今晚奇怪的事情还不够多吗?我耐着性子往下听。

“我查了小学的同学录,也问了很多小学同学,他们都不认识这个叫小山的人……不仅如此,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的确,关于小山的回忆,有很多疑点,好像有些记忆是凭空捏造出来的一样……”东子絮絮叨叨的说到。

听着他这么一说,我脑袋一嗡,后面的话也就没有怎么听清楚了,好像正如东子所说的那样,关于小山的回忆的确僵硬无比,大家都知道,关于回忆某件比较久远的事情,回忆都不会那样的清晰,不管是对人还是对于事情,但是,无论我想起的每一件往事,我都能准确的在其中看见小山的影子,他就是那样突兀的出现着,十分的突兀!

电话不知道何时已经挂断了,发出‘嘟嘟’的声音,我茫然的放下电话,回到床上,靠着依然真实的女友,不知道怎样再次说服自己。

也许是太过于疲惫,思考间我竟然睡着,再次从梦中醒来,我是被一串急促的铃声惊醒,很熟悉,也很陌生的铃声。

我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女友也不在我身边,应该是去上班了,我看看床头柜上放着的时钟,已经是早上的八点半了,如果抓紧时间的话,上班就不会迟到。

想到这里,我迅速起床,草草的洗漱之后,换好衣服,拿着外套,朝门外冲去。

我猛的拉开家门,眼前并没有出现熟悉的楼梯间,出现的居然是一间坐满了人的教室,而且,在这里,竟然还是夜晚。

我心狂跳起来,想要回家,转身发现自己的家门不知道何时已经变成了红房子的那种老旧木门,无论我怎么拉扯都丝毫不能拉开半分。

无奈,我只能回身看着教室,越看,我越眼熟,这间教室,不就是我小学读书的那间教室吗?此时此刻,我正站在教室的后门,教室的课桌椅前背对着我坐着穿着校服的学生,正抬头一动不动看向空无一人的讲台,动作是那样的僵硬笔直!

我突然听见了哭声,顺着哭声的方向看去,在讲台前的位置上,我竟然看见了东子和大明,他们也抬头看着讲台,不过,却是在痛哭!

“东子,大明……”我对着他们叫道。

听见我的喊声,东子和大明连同着其它的学生,都转过头来看着我。

我看清楚这些学生的脸,都是那样的精致,那样的小巧,就像……就像是画上去的一样……

“他,他们……不就是泼墨画上的人吗?”我结巴着自言自语的说到。

“跑,跑啊!”依然哭泣着的东子和大明对着我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喊。

我回过神来,身体也有了力气,抬脚想逃,哪知道,还没出门,我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他的身体很硬,像大理石一样,‘嘭’的一下将我弹到地上,我恐惧的看着眼前的这人,正是死去的代课老师。

这时,他正面带微笑的看着我,说:“你小子,又想要逃课?”

说完,他伸手抓着我的右臂,将我提起,拖进了教室。

我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任由着他这样提着,直到他将我扔在了东子和大明旁边的座位上,才罢手。

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红房子原本是为罪孽深重的人准备的,天道轮回,有因就会有果,你种下了恶因,必然会自食其恶果,原本想让你们进入到画里受难,直到还清你的恶果,现在,就是你们还罪的时候了!”

我用尽全身力气,朝着声音的主人看去,那人便是将我们引诱到红房子的小山。

而小山说完这些话,代课老师便来到我的身边,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将我拽起来,拉出我的右手,然后,从身后拿出一把长长的戒尺,轻轻的在我手上打了三下。

做完这一切,老师对着我们三人说:“两清了……老师知道你们不是故意,也感受到了你们心存悔意,老师接受你们的道歉了……”

我们三人听后,实在是忍受不住了,再次痛哭起来,这一次我们哭,是因为感动。

老师说完这些话,化成一缕白光,消失了。

小山则看着老师的消失,面无表情的来到我们身边,说:“虽然老师原谅了你们,但是,你们必须承担你们应付的责任,知道吗?”

我们三人面面相视,随后重重的点点头。

在我做出肯定的答复之后,我眼前一黑,再次睁眼,我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一个星期之后,在清晨忍受了蚀骨之痛后,我来到了一间咖啡厅,坐在了一位女士的前面,我能看见她心里已经开花的恶果,而且,这恶果并没有丝毫的悔改的样子,我笑了笑,看着面带疑惑的她,说道:“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两年前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的同事啊!”

女士的眼神从迷茫慢慢的转换成了肯定,我知道,我已经成功的进入了她的记忆,后来的几小时,她像我说着以前公司的八卦,以及她有多么的了不起,身边的人都对她俯首帖耳,我听了之后,只是微微的笑着说:“对了,你知不知道本市新开张了一家高级酒吧,那里富豪、有权人士众多,我相信你肯定感兴趣!”

果然,她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酒吧在哪,我喝了一口咖啡说:“等下我就带你过去,酒吧的名字叫红房子!”

喝完了咖啡,我带着女士打车朝着红房子酒吧驶去,我看着窗外倒退的景色,回想着在我脑海里出现了很多以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一点也不觉得后悔!那就是:每日早晚将遭受蚀骨之痛来还债,持续时间为五年,还有,在五年里,将成为小山的接引者职位,将心存不轨的人带入到红房子,做出审判,丝毫不悔改的人直接进入黑色泼墨画受劫,有悔改之意的人,将会自食其恶果……用小山的话说,那就是救赎一个人比毁掉一个人重要!

所以,你们的城市有红房子的传说吗?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蛇妻

末世鬼师

作者:木沐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真实鬼故事短小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凶灵作家<<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猫婆

  • WT圈一片禁地囚我无期说:
    憨笑2019-01-02 18:17

  • WT圈一片禁地囚我无期说:
    超级奶思儿2019-01-02 18:16

  • atop说:
    很棒2019-01-02 16:00

  • 223.72.90.*说:
    什么破逼玩意啊2019-01-01 21:48

  • 命运有约说:
    8000多字,哇作者,写的挺好的2019-01-01 19:52

  • 枫冬离说:
    写得不错,好看强2019-01-01 17:31

  • 101.228.181.*说:
    还蛮好看的2019-01-01 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