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回、栓柱梦游小阴坡,叶楼惊恐见诡异

阴村
013回、栓柱梦游小阴坡,叶楼惊恐见诡异作者:飞贼更新时间:2018-11-09 16:50:00字数:2989

栓柱这孩子原本就睡在我的身边,我听他呼呼睡的挺香,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当半夜我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却发现这孩子竟然不见了。我忽的一下坐起了身,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便赶紧推门跑到院子里去,借着天上那一弯月亮暗淡的光,四外的查看了一番。

院子里十分的安静,并没有任何人的影子。我心里开始慌乱了起来,暗自的埋怨着自己,怪自己睡得太熟了,孩子什么时候不见了都不知道。这三更半夜的,要是出点什么事儿,我可是万万付不起这个责任。

我又屋里屋外的搜寻了一阵子,还是没有看到栓柱的影子,我急坏了,赶紧往外跑,打算到门外去看看,要是还找不着栓柱就得去喊人了。

可我刚来到院门口,竟然发现门口人影一闪。从声音可以判断的出是个孩子,我心里一惊,一定是栓柱,便赶紧追赶了过去。

走出院子,朝前面看去,那个小孩儿三晃两晃的进了前面的树林。我来不及多想,也赶紧追赶了过去。

虽然天上有一弯月亮,勉强的把整个刘家镇的夜晚照亮,把树林里那些茂密的树叶遮挡着,却显得十分的黑暗。我一边往里走,一边大声的召唤着:

“栓柱……栓柱……”

但我看不见他的影子,只能听见前面不远处有一阵稀里哗啦的脚步声,只好循着声音往前追赶。可不管我怎么喊他的名字,他就是不应答。

别看栓柱是个十来岁岁的孩子,可却走得特别快,再加上树林里光线阴暗,我对里面的环境并不熟悉,所以只能试探着往前走,于是一时半会儿的没能追赶上他。就这样往前走了一阵子,前面亮光一闪,终于出了这片树林。抬头再往前看去,发现眼前有一条小河,河水并不宽。

栓柱已经到了河对岸,我赶紧迈步跨过了那条小河,栓柱的脚步停住了,背对着我,离我也就二十几步的距离。我抬头往他的前面看去,原来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小阴坡的山脚下。我一下子想起了那天晚上我独自一个人上了小阴坡,就在人们找到刘福生尸体的地方,发现了异样的动静。可这三更半夜的,栓柱这孩子怎么一声不响的来了这儿?

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再看看现在也是三更半夜,我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毛,于是便试探着招呼前面的栓柱:

“栓柱啊,你这是要干啥去啊,黑天半夜的,赶紧跟我回去睡觉吧,有啥事明天白天再来,听话啊,栓柱……”

我喊了几声,栓柱并没有答应,于是我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他的身后,刚打算俯下身子,栓柱突然的转过了身,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目光十分的犀利,我从他眼神中看到了愤怒。他的牙关紧咬,嘴唇紧紧的绷着,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微微的颤抖,样子十分的凶狠。

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栓柱……你……你这是要干啥……”

可栓柱就这样看了我一眼,又转回了身,抬起了一只手,指着眼前的山坡,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爹……我爹……”

他又一次说出了这样没头没脑的话,白天当着我的面说这话还好,这三更半夜的,他指着荒山野岭,喊着一个死去的人,我只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炸。可我又不能不管,于是壮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一下子把栓柱抱了起来,一边安慰他,一边迈着大步赶紧往回走。

“孩子,咱回家啊,回家……”

说来也奇怪,刚才看栓柱的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坚决,可当我把他抱在怀里之后,他的眼睛一闭就呼呼的睡着了,浑身上下也柔软了起来,不像刚才那么僵硬。可我的心里还是特别的害怕,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我一边跑,心里一边琢磨着,栓柱几次三番的说看见了他爹,我总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孩子顺嘴胡说的,或许栓柱这孩子知道些什么?或许他看到了一些什么?

于是我又回忆起来发现刘福生尸体的时候,回想着那天晚上我独自上山,在这片空地上发现的痕迹以及听到的那个怪异的声音,越琢磨越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蹊跷。

眼看着就要跑到山脚下了,我下意识的回头朝山坡的方向看了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再次把我吓了一跳,借着暗淡的月色,我隐约的看到山腰上恍惚有个人影儿。

“啊……”

我不由自主的啊的叫了一声,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幸亏靠住了身旁的一棵小树,这才稳住身子,可当我再抬头朝山腰上仔细看去的时候,那个人影竟然不见了。

虽然我一直坚信刘福生绝对不是被雷劈死的,其中必有隐情,虽然我的胆子平时很大,可今天晚上当看到那个人影的时候,却莫名的感到了透骨的寒冷,更何况我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于是不敢犹豫,撒开两腿,加快了脚步,迅速的往回走。

跑下了小阴坡,穿过了那片树林,走上了村里的小路,这才发觉右脚的脚底板生疼生疼的,低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鞋已经跑丢了。可现在我已经没有心思顾这些了,栓柱还在我的怀里呼呼的睡的,我赶紧顺着小路跑回了青年点,重新把他放到炕上。给他盖上了被子,他仍旧在呼呼的睡的,睡得十分的香甜。

我这才觉得浑身上下一阵的酸疼,我的体格并不健壮,这孩子也十来岁了,总有六七十斤的样子,抱着他跑了这么远,胳膊仿佛要断了一般。我倒了碗水,咕咚咕咚的喝下去,慢慢的缓了一阵子,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看着炕上正在呼呼大睡的栓柱,我心里琢磨着,难道这孩子是梦游了?

梦游这个词,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记得我小时候就经常梦游。每次梦游的时候,我都会拿着一个小铲子,在我家的院子里东挖西挖,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宝贝一样,可醒来之后却什么都不记得。如果栓柱这孩子真的是在梦游的话,那晚上还真得看好了,幸亏是被我发现了,如果没人注意的时候他梦游走出去,遇上野狼什么的,恐怕就小命难保了。

于是整个后半夜,我一直没怎么睡踏实,只要屋里屋外的有一丁点儿动静,我就赶紧睁开眼睛,唯恐栓柱再跑出去。可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整个后半夜里特别的平静,栓柱也睡得特别的香。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赵金凤又来了,他又用篮子提着饭菜过来,打开一看,里面用一个大号的搪瓷大茶缸子,装了满满一下子的小米粥。旁边还有两个煮的咸鸡蛋和一些小咸菜儿。我和栓柱都着实的饿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昨天已经吃了赵金凤送来的疙瘩汤了,所以这次也不必客气。

吃完饭了之后,栓柱又跑到我的炕梢去看书了,赵金凤拎着篮子回家,我送她到大门口的时候,悄悄的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她也感到十分的意外,打算把这事告诉他爹,好让他爹去说说刘玉梅,不管怎么说她是孩子的干娘,刘福生尸骨未寒的,她得了人家的几头羊,也总该管管他的孩子。

可我却把赵金凤拦住,嘱咐她这事放在心里就行,先不要说出去。因为我总觉得,关于刘福生的死,栓柱一定是知道一些什么东西,所以才会梦里一直叨念着他爹,并且上了小阴坡。

下午的时候刘老二来找我,说他娘赵六姑让我晚上到家里去吃饭,我知道,一定是向我交待烧替身儿的事儿,便没有推辞。到人家吃饭总不能空手,本打算到小卖店里去买两瓶酒,可却被刘老二拦住了。

赵六姑的手艺着实的不错,他炖了一大盆的酸菜,还炒了一盘子土豆丝儿。一边吃饭的时候,赵六姑一边跟我详细的说了烧替身的事情。

吃过晚饭的时候,天渐渐的黑了,赵六姑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老挂钟,对我说道:

“还得麻烦你到下队去包画匠家一趟,把那个纸人拿来,这里边有个讲究,就是纸人从画匠的手里拿出来之后,再不能进活人的家,你就拿着那个纸人顺着西沟,一路向南,过了那条小河,有一个十字路口,在那儿把纸人烧了就行……烧完了你就直接回来,烧替身的事儿就算办完了……”

我点了点头,转身出门,赵六姑也跟了出来,她在院墙里抄起了那把他男人的大号的镰刀,塞到我的手里对我说:

“这三更半夜的,把这个带上,也好防个身壮个胆啥的……”

我点了点头,赵六姑又嘱咐道:

“小叶呀,你可千万要记住了,烧纸人的不管听见什么动静,都别回头看,不管有谁招呼你的名字都别答应……”

作者:飞贼

012回、青年男女投情谊,可怜孤儿夜梦游<< 上一章阴村目录下一章 >>014回、包画匠稀奇古怪,十字路夜半惊魂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