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夜奇话:内疚

诡夜奇话
诡夜奇话:内疚作者:活杀自在更新时间:2018-10-12 19:24:00字数:3793

正在看新闻联播的时候,画面忽然变了。

熟悉的背景和主持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宽大的床,一个成熟迷人的美妇躺在床上,一个体格健硕、戴着葫芦娃面具的男人跪在美妇身上,一手按住了她交叉着的双手,一手握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尖刀。

随着那人不断手起刀落,尖刀一次次狠狠地扎进了美妇高耸的胸部,随着刀子每拔出一次,就有一股暗红色的鲜血喷薄而出。

最初,美妇还在挣扎,嘴里不断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咽声,在被扎了七、八次之后,她终于没了声息,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显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时,男人忽然扭头冲着屏幕,戴在他脸上那原本看上去很滑稽的葫芦娃面具此时沾满了血迹,显得份外诡异,怪笑了几声后,男人恶狠狠地透过屏幕冲着我说道:“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吧!你给我等着,再有三个就轮到你了!”说完,画面一闪,又变回了新闻联播。

这一幕发生的如此突然,又如此短促,让我觉得简直莫名其妙,心想这是什么鬼?难道是串信号了?没想到现在都2018年了,居然还能出现串信号这种事情,看来这广电真的是越来越不行了。

如此感慨了一番后,我继续看着新闻联播,完全没把这事儿放心上。

第二天,在公司忙了一个上午,累得不行,于是趁着午休时,在网上找了个搞笑视频看了起来,打算调剂下心情放松一下。

刚看了两分钟,画面忽然又变了。

这次既没有大床,也没有美妇,场景变成了一个很空旷宽大的厂房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地上。

不知道是拍摄的人故意为之还是巧合,整个厂房里都黑漆漆的,唯一的光源便是悬在中年男人头顶正上方的一盏发出惨白光芒的吊灯,收束的光线直落落地照耀着不大的区域,这样强烈分明的对比,让人不由就把目光的焦点集中到了中年男人身上。

此时此刻,这个中年男人的神情异常痛苦,而这痛苦的根源则是来自于他的脖子上缠着的一条白色的毛巾。在中年男人身后的黑暗里,伸出来两只手分别攥着毛巾的两头,正使劲向两头拉扯。

随着毛巾越来越紧,中年男人的脸色由红变白,紧接着又由白变成了酱紫色,他的双脚在地上胡乱的踢蹬,双手则拼命地抓挠着那条白色的毛巾,似乎是想把毛巾拉开来获得哪怕是一丁点儿的空气。

可惜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那条毛巾如同一条毒蛇一般死死地缠绕在他的脖颈上,随着时间渐渐推移,中年男人双腿踢蹬的频率越来越慢,双手的抓挠也越发轻微,最后,中年男人的双手无力地垂了下去,双腿不再动弹,那张充满了痛苦之情的脸上,一双暴凸着的眼睛里满是不甘,而那条伸得长长的舌头则似乎在进行着无声的控诉。

大概是感受到了这具身体里再也没有了丝毫生命的迹象,那双罪恶的双手松开了毛巾,隐没进了黑暗里,同时,一个戴着黑猫警长面具的头颅从中年男人的脑袋后面缓缓地探了出来,当头颅完全面向我后,他发出了一阵熟悉的怪笑声,接着阴恻恻地开口道:“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吧!你给我等着,再有两个就轮到你了!”紧接着,画面又恢复了原状。

我大叫一声,猛地站了起来,由于动作太大,把椅子带倒不说,还发出了很大的响声,惹得其他同事纷纷把目光转向了我。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原本正趴在办公桌上打着瞌睡的小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我问道。

“没事、没事。”我觉得有些尴尬,讪笑着答道。

“老冯你搞什么哦!睡个觉都不安稳。”小武嘟囔了几句,继续埋头打起了瞌睡,而其他人也把注意力从我身上移开,忙起了自己的事。

我重新坐了下来,但脑中却一片混乱,心脏也因为恐惧加快了搏动的频率。

我刷新了网页,把那视频又从头开始播放,然而这次一直放到结束,刚才的画面都没有再出现,一连试了好几次,结果也都正常的很。

昨天的新闻联播,我还能用电视信号串号来解释,但网页视频却不可能存在这种问题。

难道是我看错了?不!不可能!我看到的明明是一个连续的画面,是一个完整的杀人过程,哪有人会持续看错一样东西的,再说,上次是美妇,这次是中年男人,虽然地点人物不同,但它们本质是一样的,同样的东西,我怎么会连续看错两次?

既然不是我看错,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玩意儿会突兀地出现在电视画面和视频画面里,而且只出现一次就再也找不到了呢?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更让我觉得背后阵阵发寒的是:假如我看到的这两次画面,仅仅是某部电影或者电视剧的片段,那也就算了,可我隐约觉得,它们好像是真实发生的场景——因为那个美妇和中年人,我总觉得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如果他们两个是真实存在的,那么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在最后所说的带着预告性质的话语,不就意味着……

我不敢再想下去,也不再去看视频,而是开始在网上搜索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关于死掉的美少妇和中年男人的新闻,结果搜索出来的结果很多,但里面却没有我想要的内容,我又试着搜索戴面具的杀人犯和失踪人口,同样一无所获。

我想到了报警,可问题是我要跟警察说什么?这种连我自己都觉得荒谬可笑的东西,说给警察听他们能信才有鬼,说不定还会把我当成是恶意报假警的无聊人士。

无可奈何之下,我也只能努力抛开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幸好,接下来几天,一切都相安无事,再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到了周末,我和瑩婉约会,在市区闲逛,站在十字路口等着绿灯时,坐落在我对面商业大厦的外墙显示屏上,本来还在放着广告的画面猛然一变,换成了一间看似普通的房间,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在房间中央摆着一张椅子,椅子被牢牢地固定在地板上,一个年轻的少女坐在椅子上,一条细长的白绳从她的肩膀直到脚踝缠绕了十几圈,将她与椅子牢牢地捆在了一起。

看到这画面,我的心顿时揪了起来,推了推身旁的瑩婉,指着大屏幕叫道:“看!看!”

顺着我的手指,瑩婉把目光投向了大屏幕,此时,那个男人、不,应该说那个凶手出现在了镜头里,这次,他戴着的是一个阿凡提的面具。

只见男人左手拎着一个小桶,右手拿着一把刷子,从容不迫地走到少女面前,全然不理会少女的哭叫哀求,将刷子伸进桶中蘸了一下后,刷在了少女的头发上。

看着那发亮的头发,我一眼就认出,这个凶手刷上去的竟然是油,接下来,如同在给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上漆一眼,这个男人从上到下,仔细而又温柔地竟然将油刷满了少女全身每一个角落,连最细微的地方也没有漏过。

刷完油之后,男人退后了两步,掏出一盒火柴,划燃一根之后,手指轻轻一弹,火柴棍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稳稳地落到了少女身上。

几乎是在一瞬间,少女就变成了一团火球,听着少女在烈焰中的惨叫以及肉体在炙烤下发出的哔啵声,我感到自己头晕目眩,差点就站立不稳摔到地上。

当少女在火焰中快被烧成一块黑炭时,男人冲着我开口了,语气与前两次不同,充满了兴奋期待之情:“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吧!你给我等着,再有一个就轮到你了!”

“你、你看见没有?”在画面恢复正常后,我急忙问瑩婉。

“看到了啊。”瑩婉一脸淡然地答道:“不就是个卫浴的广告吗?你让我看这个干嘛?难不成你想重新把家装修一下?”

“什么?只有广告?你没看到别的?”

“怎么了?除了广告还能有别的吗?”

听着瑩婉的反问,在看看周围路人那一脸平静的表情,看样子,这画面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

如果有什么东西除了我以外别人都看不见的话,那最大的可能,就是我有了什么毛病,产生幻觉了。

想到这一层后,我反而松了口气:毕竟虽然看到幻觉是精神分裂的前兆,但这总比那场景是真的来得好多了,而且精神疾病这种东西,提早发现的话,治疗起来也简单多了。

于是我托人介绍了一个本市小有名气的专看精神方面疾病的专家,她并不是在大医院行医,而是有一间私人诊所,在和这医生预约后,到了预约当天,我来到了她的诊所。

今天诊所里只有她一个人,整间诊所不大,但是布置得很雅致,令人心情愉悦,尤其是一扇高大的落地镜,特别引人注目。

在一番交谈介绍了我的病情后,医生也认为那是我的幻觉,所以我问道:“医生,为什么我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医生沉吟了片刻后答道:“一般来说,引起幻觉的主要原因还是压力太大,当然还有其他很多可能,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建议你可以尝试一下催眠疗法,把你最深处的潜意识引导出来,看看导致你产生幻觉的真正原因。”

我欣然同意,于是躺到了治疗床上,摆出了自认为最舒服的姿势,按照医生的引导,让自己一点一点放空。

渐渐的,我感到周围的环境开始逐渐变得缥缈起来,医生的声音也越发空灵,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安静的漩涡之中,隔绝了肉体与精神的一切联系,整个世界里只听得到医生一个人的话语,到后来,连医生的话语也听不到了。

也不知道在这片寂静中过了多久,我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为什么医生不跟我说话了?为什么她不继续引导我了?还是说我的潜意识已经被引导出来,治疗结束了?可如果治疗结束的话,为什么她不叫醒我呢?

有了这些纷乱的思绪后,我再也无法保持平和的心境,努力想让自己醒过来,挣扎了好一会儿后,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起站在了那面落地镜前。

镜子里,映照出一个健硕的男人,他的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剪刀,而他的左手则自然下垂,手里紧紧地揪着一件医用大褂的衣领,这件大褂正套在一个女人身上。

此时,这名医生模样的女人无力地瘫靠在男人的脚边,歪着头翻着白眼,口水横流,一只黑色的水笔深深地插入了她修长白皙的脖颈,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汩汩地往外冒着。

我整个人都开始浑身颤抖起来,目光不由地从镜中人的脚开始一路上移,当我最终看清楚镜子里那个人的面容时,我的唇角抽搐了两下,看着镜中的那个人咧开嘴,用一种奇异的音调张口说道:“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吧?现在,轮到你了!”

说完,我抬起右手,反握着剪刀狠狠扎向了自己的心脏。

作者:活杀自在

诡夜奇话:还能再进一个<< 上一章诡夜奇话目录下一章 >>诡夜奇话:凝望

  • 221.192.179.*说:
    “我”是精神病,杀害了别人,发现事实以后然后自杀?2018-10-13 13:18

  • 101.228.181.*说:
    哇终于又看到你了!喜欢你的文章!2018-10-12 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