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要陪我生吗?

鬼姐姐你不是要陪我生吗?
你不是要陪我生吗?作者:klgg1110更新时间:2018-09-22 22:48:00字数:3238

陈风最近心情特别好,老板上午将他叫到办公室,告诉他公司将他提升为部门的副经理,下周开始上任。

老婆任玲玲的预产期也快到了,之前医生告诉他说是一对双胞胎,而且妊娠期间孕妇身体很健康。

他从小家庭条件差,父亲早死,剩下母亲跟自己相依为命,现在终于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晚上他约了一堆朋友到KTV疯狂地嗨到半夜,凌晨三四点才叫了代驾,这是他结婚后第一次这么晚回家。

他家在郊外,一座独栋的小别墅,开车的话需要四十分钟。

结婚前他没有什么积蓄,婚房还是岳父提供,岳父和岳母也一直都看不起他,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

他喝了很多酒,打了个酒嗝,跟代驾瞎扯了几句,就扭头看着窗外,外面是急速后退的马路,路上没有什么车辆。

这时,前面的代驾突然骂了句脏话,一个急刹车将车停了下来。

陈风被颠得头有些晕,他抬头向车前看去,一个穿白衣服女人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血迹斑斑,粘着长长的头发,一双突出的眼球死死地盯着他,非常诡异地笑了。

他吓了一大跳,浑身的酒劲一下子没了,前面的代驾下车看了下情况,已经嘟囔着回到车上。

“撞到人了是吗?怎么样了?”陈风紧张地问道。

“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一条黑狗,撞到路边跑了,没事!”

陈风有些哆嗦地朝窗外看了看,外面除了在黑夜里有些模糊的路面,什么都没有。

他刚刚明明看到有一个女人在车子前面,难道是错觉?可能是酒喝多了,陈风松了一口气的想。

回到别墅时,老婆任玲玲已经睡着了,他在旁边听了下胎儿的心跳,便心满意足地脱了衣服躺在了旁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迷糊中,陈风感觉下身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他抬起头向下看去。

只见黑夜里,一个干瘪瘦小,浑身是血的婴儿,从他的身下慢慢地爬出,此时,正含着血污的手指头看着他。

陈风吓得想要叫出来,然而他却怎么都叫不出来,只能看着那像怪物一样的婴儿一步步向他爬过来。

他恐惧地在心里叫着救命,这时,在他的对面,一个浑身血污的女人沿着床沿爬了上来,她的嘴巴裂开到耳朵旁边,头发黏在身上,看着他咯咯地笑着。

她衣服破烂不堪,身上血肉模糊,脸上不住地往下掉红色的渣滓碎肉,她的四肢弯折后立在床上,像蜘蛛一样,灵活地爬到陈风的面前。

陈风紧绷着身子睁大了双眼,那女鬼的脸近在咫尺,他能清楚地看到她脸上掉落的碎肉和白森森的骨头,他吓得喘不过气来,只听那女鬼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你不是要陪我生吗?”

这句话像解开了封印一般,陈风的大脑不受控制地想到了不久以前,他曾经说过的话:我可以陪你生啊,我可以陪你生啊......

“啊——”陈风大叫了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这时天已经大亮,窗户边的风正吹进来,荡起了窗帘。

老婆任玲玲挺着大肚子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一脸表情惊恐的老公,吃惊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陈风擦掉脑门上的汗水,看了老婆一眼,匆匆拿起外套就出了门。

他家以前住在乡下,村子里有个刘神婆很厉害,他知道自己被女鬼缠上,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刘神婆。

“刘阿婆,你有什么法子可以帮我赶走她?”陈风急切地问道。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女鬼既然缠上你,那定是有什么缘由在里面,你好好想想。”刘神婆答道。

“这,这还有什么缘由,就是,就是不小心撞上了......”陈风有些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这可是要命的哟,你再好好想想。”刘阿婆坐在堂前,闭上了眼睛。

“唉,刘阿婆,那我就告诉你了吧!”陈风叹了口气,闭了闭眼,似乎不愿意回忆起所要提及的往事。

原来,在陈风上大学期间,曾经谈了一个正在工作的女朋友,叫王芳芳,比他大两岁。

王芳芳是个孤儿,很早就出社会工作,对陈风一见钟情,知道他家里困难,便把自己几年的积蓄都拿出来帮他。

陈风本是个学生,母亲偶尔生病也需要照顾,虽然他平时拼命做兼职赚学费,但是生活还是过得紧巴巴。

王芳芳帮他交了学费,平时对他也很舍得,陈风对她谈不上喜欢,但是在生活上很依赖她。

临近毕业,陈风母亲知道他谈恋爱,便催促他结婚,好让她早点抱孙子。

陈风虽然不想结婚,但知道母亲不容易,身体也一直不好,为了满足母亲的心愿,他跟王芳芳说了生孩子的事情。

“都说生孩子很辛苦,又痛得要命,我才不要生呢!”王芳芳开玩笑说。

“没事,你怀了我可以陪你生啊!这样你就不会觉得那么痛了,呵呵呵......”陈风搂着她也开玩笑地说道。

只是,毕业没有多久后,陈风去了另一座城市发展,认识了现在的老婆任玲玲。

任玲玲喜欢他,而且长得漂亮,身材好,家势也不错,性格虽然刁蛮,但是陈风觉得自己很喜欢她。

于是,他接受了任玲玲示爱,并在两个月后便商量了结婚事宜,这时他已经将王芳芳忘得一干二净。

直到他接到王芳芳发给他的短信,他才知道她怀孕的消息,已经三个多月了。

陈风拿着手机犹豫不决,最后给她回了一条“打掉吧,我们不合适”,并给她之前的银行账户打了三千块钱。

王芳芳没有给他回信息,也没有给他打电话,他以为她想通了,事情就过去了。

过了三个月,任玲玲怀孕了,她父母虽然大发雷霆,但是拗不过女儿的苦苦哀求,于是答应了她和陈风的婚事。

结婚那天,陈风穿着得体的西服,坐着豪华的车子,风风光光地被人拥进酒店,热热闹闹地结了婚。

送客的时候,他在酒店门口,突然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王芳芳,她穿着白色的衣服,挺着大肚子,脸色有些苍白。

陈风觉得自己在冒冷汗,两只手有些发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哆嗦,他老婆任玲玲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正站在旁边。

王芳芳一副绝望的神情,脸上充满了愤怒和悲伤,站了一会儿便向马路这边冲了过来。

这时,一辆装满货物的大卡车疾驰而来,将她撞了出去,鲜血喷洒了一地,落在了不远处,身子颤抖了两下就不动了。她的肚子被撞破,肠子掉出来两截,还有那已经成形的胎儿,被压得血肉模糊,地上马上形成了一滩血水,朝马路的缝隙里蹿去。

周围的人都惊呼起来,有的人捂住胸口忍不住的呕吐着,胆子大的都朝对面围拢并指指点点,只有陈风拉着老婆任玲玲,手脚冰凉地朝酒店里面慢慢走去。

他很清晰地记得王芳芳死时的样子,那红白相间的粘液不时地从她脑袋里冒出来,一双突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过了好几个月他才慢慢地缓过来,刚好公司那段时间工作非常忙,他将这个事情就慢慢的忘记了。

“看来,这个女鬼是来找你报仇来了,冤孽啊,阿婆看着你长大,不能见死不救,这两个符你拿着,一个放在身上,一个放在枕头下面,看能不能逃过一劫了,唉!”刘神婆从一个铁盒子里拿出符纸,用两根红绳分别系上递给陈风,摆摆手让他离开。

陈风拿着那两个纸符,忐忑不安地离开了村子,并打车坐上了回程的长途汽车。

车上没有什么人,可能因为赶路有些疲惫,大家都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陈风捏着两张符纸,心里像是压着两块大石头,没有过多久他也昏睡了过去。

突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车子剧烈地颠簸起来,车里的人也跟着在剧烈地晃动,有的已经滑倒在了车子的地面上,被甩到了车尾,车里面顿时一片混乱。

这时,陈风两眼惊恐地盯着前方,只见一个披头散发浑身血污的女人,驮着半边身体的婴儿,匍匐在车子的地面上,四肢弯曲直立,突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咯咯地笑着,嘴里不停地念着什么。

陈风紧贴着后背的椅子,恐惧地看着慢慢向他爬来的女人,他知道女人嘴里念的是什么,此时,他无力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那句话是,你不是要陪我生吗?

......

在医院的走廊里,陈风的岳父正来回焦急地踱步,女儿任玲玲今天突然肚子疼,医生说可能要早产,这都大半夜了,却还见不到陈风的人影。

“老板,刚刚有消息说,姑爷坐的车出事了,那辆汽车因为山体滑坡摔进了河里,里面的人全部死了,无一幸免。”

“你说什么?!”

“家属在吗?家属在不在?产妇生了,是龙凤胎!”旁边的产房门开了,护士高兴地向家属报喜道。

这时,旁边两个护士将刚出生的婴儿抱了出来,陈风的岳父急忙凑上去,不一会儿皱起了眉头。

两个小小的婴儿都在熟睡着,只是两人的手腕上都有一圈细细的红印,如同胎记一般。

寂静的走廊里,仿佛有人在说着什么——

你不是要陪我生吗?那你就陪着好了,嘻嘻嘻。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妖孽夫君有点坏

凶屋

作者寄语:这是写的第四篇短篇,正努力不断改进中,希望能收到大家更多的意见和鼓励!

作者:klgg1110标签:医院鬼故事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短小鬼故事新手鬼故事

羞羞片的女主角<<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乡村鬼事之复仇

  • JUSTDBD说:
    红印是什么梗啊?!2018-10-15 22:21klgg1110 回复 JUSTDBD :那两个系符纸的红绳奋斗
    2018-10-16 08:00

  • 119.85.34.*说:
    给力给力给力好可怕呀!作者你把我吓死了🤯2018-09-28 20:22klgg1110 回复 119.85.34.*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哈,写的不好请多多指教憨笑
    2018-10-14 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