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怪谈之因果

鬼姐姐老家怪谈之因果
老家怪谈之因果作者:夏日的微风更新时间:2018-09-29 10:40:00字数:3341

老家怪谈之因果

过年了大家都回老家了,我也回到了老家,毕竟这是生养我的故土,父母都还健在。

在我路过村东口那颗梧桐树下,我看到一位非常奇怪的老人。

怎么说呢,这是一位老太太,大冬天里披着一件灰色的毛皮大衣,满脸的褶皱,杵着一根镶嵌着绿宝石的拐杖,看起来非富则贵。

只是老太太看起来脸生,好像不是我们村子里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我都好久没回老家了,看到陌生的面孔也正常。

只是当时我和老太太视线交接的那一瞬间,我心中扬起一股怪异的感觉,可是又说不出来。

当时只想找找回家看望父母,和亲戚好友坐在一起吃团年饭,心里自然就没想那么多。

大年三十和亲戚朋友相聚在一起,吃饭喝酒看晚会,心中无比徜徉,只是偶尔会突然想起,大槐树下哪位奇怪的老太太。

到底是哪家的老太太,大过年的,这么冷的天还站在外面,她的亲人都去哪里了。

不知不觉中,我竟然走了出去,又来到那颗大槐树下。

只是下午的时候,哪位老太太早就不知去向,只是在黑暗中,繁茂的梧桐树枝叶在月光的照射下,折射出无数的阴影,这些阴影交杂在一起,把我笼罩在其中。

然而我还未来得及多想,一只狐狸嗖的一声快速从我眼前穿过,等我回神过来,早就不知踪影。

要说我家就住在大山下面,这些野家伙时常也会见到,不过它们好像通了灵似的,并不下山祸害人,所以我也没那么害怕。

这次回家过年,我和赵二娃一起回来的,二娃是他的小名,大家都这么叫他,其实他真名叫赵庆。

别看我们二十多岁的人了,过年这几天,除了走亲戚外,我们就喜欢山里采蘑菇,捉点野鸡,搞点野味什么的。

我记得那天我跟赵二娃踩了不少蘑菇,还专门设置陷阱,捉了不少野鸡,累了一天够呛了,所以回去后洗漱完倒下就睡着了。

这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竟然梦见了大槐树下哪位奇怪的老太太。

在梦里老太太还是披着那件昂贵的灰色毛皮大衣,以我进城几年的眼力见,那毛皮货真价实,起码值上万,看来哪位老太太一定是富贵人家的老太太。

老太太看着我微微发笑,感觉是善意的,不过还是惊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她冲我招了招手,让我过来。

我当时鬼使神差的竟然过去了。

在我过去那瞬间,还没等老太太开口说话,赵二娃拿着一张黄符朝着老太太猛拍过来,大叫道:“快跑!这老太太不是人!”

赵二娃这么一吼,我整个人吓坏了,还没等我做任何反应,老太太竟然变脸了,她竟然变得尖嘴猴腮,脸上,身上长满了灰色的容貌,眼睛变得又长又尖,站立的四肢瞬间趴了下去,变成了一只灰色的狐狸。

“啊~”

一声尖叫我竟然从噩梦中醒来。

爸妈听到我的惨叫声,慌忙进入我的屋里,一看我做了噩梦,这才松了一口气。

“快睡吧儿子,只是做梦而已。”

“对了妈妈,你认识一位穿着毛皮大衣的老太太吗,她手里杵着一根拐杖,拐杖的把手里镶嵌着一颗绿宝石。”

我妈一听,和我爸两人脸色当时就变色了,冲我吼道:“不认识不认识,什么穿着毛皮的老太太,快睡吧。”

爸妈怏怏不快的离开了,我后背早就起了一身冷汗,现在窗外的冷风一吹,汗毛都竖立起来了。

就我爸妈刚才的表情,一定是认识哪位老太太。

不过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这老太太到底是谁,这梦也太吓人了。

第二天,我整个人都心神不定,总是想起昨晚的梦。

我想起了赵二娃,很快找到了他,没想到他正好朝我家里的方向走来。

一见面我们就心照不宣,说出了昨晚的梦,原来我和赵二娃竟然做了同一个梦。

我并不觉得这是一种巧合,而且我们都认为我们的家人好像知道一点什么。

为了此事,我和赵二娃还专门把两边的父母请到一起来,并且对他们说出了我们的梦。

双方父母听完我们的梦以后,他们若有所思的说:“这件事过去这么多年,终究还是发生了。”

赵大叔也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赵大娘,又看了我父母一眼,抽了一口旱烟,噜噜嘴道:“要不把这件事说给两个娃听吧,不然他们要发生什么事,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我父母点了点头,这才跟我们说起这件事。

要说这件事还是老一辈惹出来的,也就是我的爷爷和赵二娃的爷爷。

当年赵二娃的爷爷是一个茅山道士,上山学艺几个月,加上人又年轻,学了一些毛皮自然嘚瑟,而赵二娃的爷爷和我爷爷两个人都是好友。

那年我家运气总是不好,家里就想把祖坟迁移,兴许一家人运气好一些。

挖开棺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竟然看到棺材里竟然有一只灰狐狸,灰狐狸正在哺乳两只嗷嗷待哺的小狐狸。

由于过了好些年生,我家祖宗的棺木里,早已是阴森的骸骨,三只灰狐狸就这样待在棺材里。

看到这一幕后,赵二娃的爷爷就来了,因为当年他爷爷也算是个道士,看到这一幕就说:“哎呀,原来都是这三只狐狸惹的祸,这简直成精了,难怪你们家运气这么差,看贫道不灭了他们,小牛子,来,把它们抓出来。”

小牛子是我爷爷的小名, 当年我爷爷是赵二娃爷爷的小尾巴。

就这样,赵二娃的爷爷,连同我的爷爷杀掉了这三只狐狸,还扒了皮,挂在院子里。

打从这以后,两家人怪事连连,每天天一擦黑,就有人来哭丧。

这哭丧的声音,还不似人声,类似动物啼哭的声音,可把两家人给吓坏了。

也打从这以后,两家人各自做了一个梦。

梦里,三只狐狸的祖奶奶来了,也就是一只老狐狸,灰色的皮毛,那三只灰狐狸都是她的子孙。

老狐狸告诉两家人,那年发大水,很多人家的坟墓都被淹了,有加上灾星降临,那年谁家日子都不好过,而唯独你们家的祖坟没被淹,那都是归功于我的三个子孙。

本来挖开坟墓,你们发现了我三个子孙,也不求报答,只要放它们一条活路,那就两不相欠,谁知你们两家人竟然心狠手辣,杀了我三个子孙。

我一定要报仇,不过我现在报不了,你们两家祖上都是积福积德的大善人,以至于三代人都有祖宗保佑,到了第四代人,他们是死期就快到了。

这件事当然也是我爷爷说给我爸爸妈妈听得,而我就是第四代人,这报应自然落在我和赵二娃身上。

虽然觉得不公平,不过毕竟老一辈当年做的不对。

看来那天我在大槐树下看到的老太太,应该就是那只老狐狸,它是来找我们报仇的。

我爷爷恰好就是第二代,我爸妈就是第三代,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一直以为这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也从未告诉我。

如今事情发生了,他们急的不知道怎么办。

其实我心里也觉得没谱,心情槽糕透了,觉得自己的小命随时会被老狐狸拿去填他子孙的命。

而且这种事情,我们还不占理。

虽然这件事的祸因是从我们祖辈那代开始的,可是因果这谁都知道。

既然祖辈和我妈妈这代没有报应,加上他们三代有上一辈祖辈的庇佑,所以自然相安无事。

自从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赵二娃成天哭哭啼啼,说是他爷爷当什么不好,当什么道士,偏偏还杀了三只狐狸。

我叹了一口气对他说:“哎,这人啊,命数都是有限的,我知道你觉得不公平,起初我也觉得不公平,这件事不是我们做的,为什么要报应在我们身上,可是仔细一想,你的爷爷,我的爷爷,那都是我们的家人,再加上因果,就算是死了,也不算冤,只求我们下辈子运气好一点吧。”

赵二娃虽然不怎么理解,不过在我的安慰下,我们还是回到了城里,像以前一样,该怎样就怎样。

不过这也急坏了我们的父母,我知道 命这个东西,时限到了,你多求一天都是多余。

只是在七月半那天晚上,我心绪不定,总觉得今晚就是我的大限,因为这是一年之中最阴的时间,也是鬼门大开的时候,更是妖精修炼吸收日月精华的时候,那日老狐狸自然不会放过我和赵二娃。

奇怪的是,这晚上我和赵二娃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我们一直被老狐狸追杀,那只老狐狸的模样恐怖极了,它全身灰色的皮毛张开,露出阴森的獠牙,朝着我们二人扑来。

我们拼命的跑它拼命的追,眼看我们就要被它追上,一位老道从草丛中窜出来,手提一把金刀,如猛虎下山之速朝着老狐狸提刀偏砍。

老狐狸身受重伤,胸口被砍开,内脏落了出来,红色的血迹触目惊心,它瞪眼怒瞪我们,只说了四个字,便倒下死掉了。

那四个字竟然是“天道不公!”

等我们醒来后,我和赵二娃相互看了一眼,满身大汗,这才知道得救了。

原来救我们的人竟然是我们的爷爷,我们爷爷死后知道做错了事,一直不愿投胎,因为他们知道,因果循环,这因果会报应在我们两个后辈身上,所以他们一直等到这一天,解决了老狐狸。

不过他们却因为破坏了因果循环,被阎王爷罚去了十八层地狱。

这次回老家以后,我给爷爷多上了一炷香,我知道这条命是两家的爷爷救回来的。

(完)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阴财诡运

恐怖直播

作者:夏日的微风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网络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万人坑<<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鬼娃子

  • 113.5.7.*说:
    杀了就杀了呗,也不是杀之前剥的皮2018-09-29 20:31

  • 36.5.102.*说:
    大年三十有月亮?2018-09-29 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