橱中冤魂

鬼姐姐橱中冤魂
橱中冤魂作者:暗夜有灯更新时间:2018-09-12 22:11:00字数:6533

秋日的傍晚,乍冷微寒。就连远处天边那最后的一缕落霞,也早早躲入了黑暗中,不敢再探出头。

远离闹市的城郊,一处潮湿,肮脏的窄巷中,一个女人正疾步走在那里,脚下的高跟鞋与地面频繁接触而不停发出急促的“蹬,蹬”声。

终于,到了巷道的尽头,那个女人停下了脚步,伸手对着巷尾处一扇漆黑的门用力拍打着,口中叫道:“阿月,阿月,你在家吗?开门啊,阿月……”,然而,门内并没有人回应她。

那个女人很失望,转身正要离开。突然,一缕若有若无的奇怪味道从门缝中溢了出来,钻进了她的鼻腔。

女人心下一紧,一种不祥的感觉突然涌上她的脑中。她忙从身上的挎包里掏出手机,借着手机发出的微弱光线,拨打了墙上小广告上印的电话号码,那是开锁匠的号码。

不大会功夫,一个锁匠就骑着电动车赶到了这里。门上的锁是过去那种老式的暗锁,没费多大劲,那个锁匠就弄开了锁眼,然后拿着女人递来的钱骑上车飞快地离去了。像干他们这一行的人,才不会去多管闲事呢。拿钱走人,才是上策!

女人轻轻推开门,走进了屋内。出乎她的意料,屋里非常干净整洁,像是有人刚刚打扫过。

“阿月一定在家,要不房间里怎么会这样干净!”女人在心中暗忖道。

就在这时,屋角处突然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用手指抓挠木头所发出的那种响动。

女人闻声往那边望去,发觉声响是从立在屋角那里的大衣柜里发出来的。“难道是阿月在柜里整理衣服?”女人这样想到,然后便往衣柜那里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对着衣柜那里说道:“阿月,你还在那里整理什么衣服啊?这几天你怎么回事啊,班不上,打你电话也不接,大姐头都生气了啊!快点出来,跟我去上班!”说话间,她已走到近前,一把拉开了衣柜……

霎时间,女人仿佛是看到了某种让她惊恐至极的东西,面色由红转白,继而又如草纸般萎黄无比,双目圆睁往外暴出,牙齿在嘴中像是不受控制般不停的上下打颤,“咔,咔”作响……

此刻,她想喊却喊不出声,喉间像是被硬物卡住了似的,噎得她透不过气来。几秒钟后,魂魄似乎才重新回到她的身上,她慢慢转过身去,跌跌撞撞地奔出门外,这才从口中发出一声杀鸡般的凄厉叫声:“死人了,快来人啊,这里死人了……”。

二十分钟后,一声尖锐的警笛声划破了天际,惊得巷中的野猫野狗们慌不择路,四处逃窜。

当刑警队的罗队长踏进案发现场的那一刹那,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感觉当即就袭上他的心头。这个屋子里太干净了,干净到根本不像有人住过的样子,像是被人刻意地清理过。

清爽的地面,素净的沙发,一尘不染地家具,一切都干净地可怕。但,细思极恐。

这本是一处女人住的屋子,但桌上却连一样化妆品都没有;睡觉的床上,居然没有床单;还有那个衣橱,里面没有一件衣服,只有一个人,一个赤裸着身子,通体惨白的女人……

只见她蜷缩在衣橱里面,静静地倚靠着壁角。她闭着眼睛,长而浓密的睫毛搭了下来,似乎是睡熟了一般。对,她永远都不会再醒过来了……

现场的勘察结果很快出来了,死者年龄在三十岁上下,死亡时间约在一周之前。案发现场后被人仔细地清理过,这一点和罗队设想的一样。而且现在除了证实该名受害者是被人捂死后塞进衣橱里之外,在现场就再也找不到与此案有关的任何线索。至于此案的报案人,因为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现在仍在医院里急救。

当罗队带着刑警赶到医院里时,那名报案人的情况已略有好转。但她因惊吓过度,说话还是有些语无伦次。

罗队看着报案人那张铺满厚重粉底的脸,以及她那身散发着浓重风尘味道的衣服,心下透亮,明白她的身份可能是个坐台小姐。

果不出其然,报案人用颤抖的嗓音告诉罗队,她和衣橱里发现的那名死者都是同一家夜总会的小姐。死者名叫阿月,三十出头,外地人。平日在夜总会里她和报案人走得很近,关系也很要好。

但是最近一个多星期以来,阿月不知怎么回事,竟没去夜总会上班,电话也打不通。夜总会的大姐头很生气,就让报案人去阿月租的房子那去找她,警告她如果再不来上班,那么以后就都不要来了。

于是,报案人今天就按照大姐头的指示,乘上班前的这段时间来到受害人的住处找她。没曾想,人是找到了,但找到的只是她那具已经开始微微腐烂,散发着臭味的尸身……

说到这,躺在病床上那个久经风尘的女人眼中再次露出惊恐的神色。直到现在,她的眼前依然晃动着衣橱门被拉开的那一瞬间所看到的,自己的好姐妹那具早已气息全无的青白色的,僵板身体……

随后,罗队带着几名侦查员来到了阿月生前工作过的那家夜总会,找到了夜总会的妈咪以及在里面上班的“工作人员”。随着侦查的深入,一个名叫孙宏的男人走进了警方的视线。

据夜总会里的小姐们反映,孙宏经常来这家夜总会玩,而且特别喜欢点阿月的台。他出手很大方,每次给阿月的小费都很多。为此,阿月没少在夜总会这些姐妹们面前炫耀。

这时,有一个小姐向罗队几人反映了一个重要的情况。某天上班在更衣室换衣服时,这个小姐看见阿月背后有多处淤紫的瘢痕,很是吓人,于是就问阿月那是怎么回事。

阿月随口告诉她,是孙宏弄的,他那个人在床上有怪癖,这点令她非常反感。要不是看在他每次给的钱不算少的份上,她早都不想伺候他了。

听完这名小姐的讲述,罗队和旁边的几名警员相互对了下眼神,接着他便在记录本上“刷,刷”写了起来。

随后,并没有费多少周折,罗队他们就找到了那名叫孙宏的男人,并对其进行依法传讯。

警局,审讯室内,孙宏大喇喇地坐在刑侦人员的对面,一脸的满不在乎。

天花板上的灯泡发出炙眼的强光,将孙宏鼻梁上那副金边眼镜照得灼灼生辉。

作者寄语:哪怕只是做一只小小的萤火虫,也要在黑暗中发着属于自己的光!


123下一页

作者:暗夜有灯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数字十三<<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白雪生白狐

  • wingne说:
    那个警官不是想到了恢复原状吗?我还以为那个魂魄是找人假扮,吓吓他,让他说出真相呢2018-09-14 16:03暗夜有灯 回复 wingne 憨笑憨笑玫瑰
    2018-09-22 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