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雨,和她的尸体

鬼姐姐夏天,雨,和她的尸体
夏天,雨,和她的尸体作者:迈尔斯阿普舍更新时间:2018-07-06 23:21:00字数:11855

夏天,雨,和她的尸体

作者:迈尔斯阿普舍(笔名)

“真麻烦啊,下着雨还要去上班。”虽然已经是夏天,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但我还是赖在柔软的床上不肯起来。

刚想蒙上头接着睡一会儿,但还是被闹铃从床上拉了起来,“这家伙真是讨厌啊。”我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抓起身边的衣服。

我叫佐藤太郎,是大阪的一名普通上班族,目前就职于一家外贸公司,朝九晚五的生活早已经让我这个普通人倍感压力和麻木,作为一个底层的社会人,我只会在意今天的钱是否又多了,至于其他的,甚至是小说中的那种艳遇,我想都不敢想。

“也不知道科长那个家伙有没有发现客户提出的问题。”一想到那个秃顶的科长,还有那标志性的地中海式的光头,我的食欲又少了三分。

“哎,算了,早餐的话还是吃面包吧。”我拉开冰箱门,却发现储存的食物比前夜多了很多,我不记得昨晚去超市里采购了啊。

“算了算了,还是赶紧去上班吧。”急忙把最后一块面包塞进嘴里,反锁上门,朝电车站走去。

刚出门就碰上了隔壁的野泽太太,实际上叫她野泽太太并不合适,实际上这位野泽太太的丈夫已经去世有两年的时间了,而这位遗孀在料理了丈夫的后事之后也就孤零零的一个人住在丈夫留下的大房子里。

“早上好野泽太太。”作为邻居,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早上好佐藤先生,”野泽太太也用很温柔的声音和我打了招呼,“那个...很抱歉麻烦你佐藤君,我家的自来水管道坏掉了,你能帮我修理一下吗?”

考虑到离上班时间还早,我便答应了野泽太太的请求。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野泽太太家里的水管损坏的程度要比我想象的严重了很多,等我彻底摆弄好那个漏水的水龙头之后,正好碰上野泽太太给我端来了一杯茶。

“您真是辛苦了呢佐藤君,谢谢您的帮助。”

“没关系的,不过这个水龙头最好还是换一个吧,我也只能让它减缓滴水的速度罢了。”说到这里,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不好!已经8:30分了!这样下去肯定会迟到的!

“抱歉,抱歉,我必须要走了,再见佐藤太太!”我已经顾不上野泽太太了,慌忙冲出野泽太太的家,朝公司跑去。

但是我还是很不幸的迟到了,又一次被地中海的科长骂了一顿,我悻悻的左道自己的座位上,开始接着工作。

下午两点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喂,您好,我是神田株式会社,请问您是哪位?哎?野泽太太?”

“那个......很抱歉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你,佐藤君,那个....今天很感谢您帮我的这个忙。”

“没关系的,这点事情很正常的。不过野泽太太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说到这里,电话里的野泽太太的声音又小了些,“我想,今晚您能不能和我一起去吃一个晚餐呢?恩,就在我家,为了表示今天早上事情的感谢。”

“好的,那么,晚上七点,再见。”我挂了电话,但还未回过神来,难道这意味着晚上会有一次艳遇?虽然野泽太太比我年长几岁,又是个寡妇,但是毕竟很温柔,而且长相也很好看,这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吧......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偷偷的笑了出来。

隔壁的同事看到我这个样子有些不解:“喂,你这家伙不会被地中海训傻了吧,早晨骂你骂的这么惨,你怎么还能笑的这么恶心啊?”

“啊...我只是想起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而已。”我急忙搪塞到。

“看来你真是傻掉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想得起笑话...”同事嘟囔着,又开始忙自己工作了。

看来女人真的是男人生活最佳的调味剂,一想到野泽太太温柔的面庞,今天遇到的一切烦恼就都烟消云散了。接下来的工作时间我已经心不在焉了,只想着如何熬过剩下的几个小时,赶快飞奔的野泽太太家和她共进晚餐。我盯着秒针走到下班的一刻,便收拾好办公包飞速冲出办公室,根本不顾日本不能在科长之前离开公司的惯例,也故意忽视那该死的地中海科长愤怒的眼神。

当然,去之前我还是在自己家洗澡更衣,精心打扮一番的,路上还特意买了一束花,毕竟已经两年没有和女性单独约会过的我,不能因为仪表方面的疏忽搞砸了。

晚上,一切的剧情都朝着我期待的方向发展,丰盛的菜品,昏黄的灯光,野泽太太也精心打扮过,深情款款,眼波流转,酒过三巡,更是眼波流转,欲语还休。我从一开始的激动,紧张与局促,到后来在酒精和野泽太太的双重撩动下,也变得侃侃而谈,不时开一些隐晦的玩笑,逗的野泽太太红着脸,咯咯笑着伸手来推我。

故事继续朝着我向往的方向发展了,暧昧的火花最终演变成情欲的焰火,我终于还是扑在野泽太太的身上,而她也似乎是期待已久,嘴角带着一丝得逞的微笑,不知为什么,那一刻,我总觉得我才像她的一只猎物。当然,已经精虫上脑,开始用下半身思考的我当时自然是顾不上想这些,只是急切的去解开她的衣衫。

一切都发生的顺其自然,唯一的问题出在我自己身上。也许是太久没有碰过女人吧,也是是野泽太太的挑逗技能太过出色,在我们坦诚相见,身体就要正式接触那一刻,我没能把持住自己...

“对不起,太太...”我羞愧而又懊恼的说...

“没关系,佐藤君,可能是你今天太累了...”野泽太太倒是显得很镇定,一边清理我留在她腿上的液体,一边善解人意的回答。

“也许过一会儿...”男人的自尊心想让我争取第二次机会,。

“不必勉强了,佐藤君累了,今天就回去休息吧,来日方长。”野泽太太突然冷淡起来,一边穿起衣服,一边很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这...”我想再争辩什么,却看到她眼神中透露着坚决,而且我还理解出某种嫌弃的意味。

“啊...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我心想,也只好沮丧的整理好衣服,灰溜溜的离开了。

当晚,我懊恼的一夜无眠,使劲的捶打自己,怎么关键时刻不争气。不过也安慰自己,野泽太太说过来日方长,兴许还有机会。

然而第二天一早,当我再经过野泽太太院子时,却没看到她往日必定出现的身影。

第二天过得很沮丧,自然是又被地中海各种臭骂,糟糕透顶。

紧接着,第三天,第四天,依旧是没看到野泽太太,难道是回娘家了?

晚上我小心翼翼的拨通她的电话,却是无人接听。

直到第五天,当晚上我下班回家时,看到她的家门口停满了警车,满院的警察,法医,以及围起来的警戒线...

“怎么了?”我听到围观的群众窃窃私语。

“据说是因为住在这里的野泽太太失踪了,她的姐姐这几天一直在联系她,但是始终没有回复,她的姐姐只好到她家来找她,但是一进门却发现有半具残缺不全的女尸,她姐姐这才报警了。”

什么?难道野泽太太出事了?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背后却被拍了一下,我转过头,却看到一个警察看着我:“先生,请问你是野泽美的邻居吗?”

“是的。”

作者寄语:其实,比鬼神更恐怖的,是人心


123456下一页

作者:迈尔斯阿普舍标签:真实鬼故事短小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魂锁红裙<<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这个老头很古怪

  • 112.25.222.*说:
    这个故事可以2018-07-09 14:09

  • 兮冷月丶给力:
    给作品打赏100鬼币2018-07-09 12:19迈尔斯阿普舍 回复 兮冷月丶 :谢谢啦
    2018-07-09 12:27

  • 110.192.150.*说:
    被名字吸引进来的我2018-07-08 06:45迈尔斯阿普舍 回复 110.192.150.*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扎不扎心?憨笑
    2018-07-09 08:02

  • 197北冥说:
    你的笔名是逃生里的记者2018-07-07 15:40迈尔斯阿普舍 回复 197北冥 :对啊,你也玩逃生啊
    2018-07-09 08:01

  • 111.41.172.*说:
    人性本如此2018-07-07 11:42迈尔斯阿普舍 回复 111.41.172.* :但是我们不光要看见人性中的恶,也要看到善良的一面
    2018-07-09 08:01

  • user493808说:
    作者好棒,故事曲折有致,加油强强2018-07-07 10:34迈尔斯阿普舍 回复 user493808 :谢谢,下一部会和这部剧情有所联动,敬请期待
    2018-07-09 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