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二楼半

鬼姐姐永远的二楼半
永远的二楼半作者:vanessa更新时间:2018-06-14 07:03:00字数:2150

春晓刚毕业时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为了生计,在一家水果超市做文员,工作虽然不多,可以算是很清闲,但工作的时间长,早九点到晚九点,好在工资还不错,补贴比较多。

半天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工作,做做表格,打价签而已。水果超市一直开到下午七点,别的员工都下班了,春晓就要开始忙碌了。

要把一天的营业额都录入系统,核对账目是否有差异。顺利的话能正常下班,要是遇到问题,经常要忙到十点多。

春晓的办公室是在三楼消防梯旁一个很小的屋子,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见。房间只有五六平米,摆下一张桌子,就没下脚的地方了,春晓总自嘲的说自己是在坐牢。

白天也就算了,一到晚上,整个三楼只有她这一间屋子有人,从一楼到三楼都是漆黑一片,白天还不觉得,晚上的超市显得特别的大和空旷。

最恐怖的时候就是晚上下班要一个人从三楼走到一楼,还要穿过整个卖场。尤其是没有灯。

春晓又是想象力超级丰富的人,有一次将一颗甘蓝看成了人头,吓得只尖叫,不过这种事情,她是不会和别人说的。

在那工作了半个多月,都没有事情发生,春晓的胆子渐渐也大了起来。其实和鬼神相比,最可怕的还是人心。

时间很快到了七月,大家都知道七月是鬼节,春晓晚上下班的时候,连续好几天看见路边有人烧纸,她是最怕这些的,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都七月半了,你还敢呆到这么晚。”同事张姐说。

春晓也是真没办法,总不能和老板说自己怕鬼要离职吧,再说离职之后怎么办?

这一天晚上,春晓连连犯错,本来很简单的工作,让她一直改来改去,最后做完已经快晚上十二点了。

春晓自认倒霉,打着哈皮收拾好东西就往外走。关了办公室的灯,卖场里漆黑一片,只有手机发出幽若的光,只能照清眼前的路。

春晓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发出的清脆的声音格外的响亮,春晓总觉得身后还有个人,她走,那人也走,她停,那人也停。

春夏加快了脚步,她从卖场穿过,白天鲜艳可爱的水果蔬菜,到了晚上只有一个黑暗狰狞的轮廓。

春晓几乎是用跑的穿过了三楼卖场,她扶着墙壁往楼下走,还好没有任何恐怖的事情发生,下了楼梯就到一楼了,一楼可以看见外面的光亮,就没那么恐怖了。

春晓扶着楼梯一步步往下走,她的眼睛不敢抬头看别的地方,只是低着头数着脚下的楼梯。走了几步,春晓就发现了不对劲儿,只有三层楼梯应该很快就到,可她至少能走了五六层。

春晓看了看手机,刚好十二点,难道遇到了鬼打墙,可是这是在楼里呀,也没听说过这栋楼死过人。

春晓又往下走,可无论怎么走,一转到下一层都是二楼半。无奈春晓只能往回走,想着大不了回去将就一夜,总比原地转磨磨的好。

可是,无论是往下走还是往上走,她都是在原地,停留在二楼半。春晓急的都要哭出来了,突然看见对面的墙有一点光亮。

以前从来没发现二楼半还有夹层,此时的春晓也顾不得害怕了,只想早点离开这里,她沿着突然出现的路口往里走,想不到里面的空间还挺大,是一间杂物室,灯光就是从那传出来的。

一个男人背对着春晓站着,想不到里面还有人,难道是无入别人家里了?

“请问怎么从这里出去?”春晓问。

男人缓缓的转过身,他穿着一件很破旧的工作服,借着微弱的灯光,春晓看清了他的脸。不,这个男人没有脸,他没用五官,脸很平整,像一个大肉球,上面血肉模糊。

只在脸的中间裂开一条缝隙,一张开,全是獠牙。有蛆虫不断从里面往外涌出。

男人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笑声,“我好寂寞,你来陪我呀。”男人伸出残缺不全的手抓向春晓。

春晓尖叫着往外跑,男人出不来那个房间,他的腿和墙融合成一体,他身体趴在地上,手臂向上抓,想要抓住春晓。

春晓好像立刻晕倒,就不用看到眼前可怕恶心的一幕,可她只能停留在两层半,看着那个男人痛苦的挣扎。

男人身上掉下来的蛆虫爬向春晓,春晓哭着踩死那些白胖的虫子,它们破裂的浆水染脏了春晓的鞋子,满地白色的汁液中,还有没死的虫子在挣扎蠕动。

一直到早上四点多,晨曦破晓,男人缩回了墙中,屋子不见了,地上的虫子也不见了,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过一样。

同事发现春晓时,她坐在二楼半的地板上,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雪白的上面。

二楼半的墙面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很白,显然是后装修的。

同事把春晓带回办公室,她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和同事讲了昨晚的经历。老板也来了,说春晓是太累了出现了幻觉。春晓提出离职,他很爽快的给了春晓一个月的工资。

春晓离职后再也没去过那间水果超市,她无法解释那天的经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幻觉。

后来水果超市倒闭后,又改成了宾馆,有一年,宾馆的杂物间不知怎么困住了一名顾客,顾客出来的时候,有些精神失常,这件事还上了当地的新闻,宾馆杂物间就在原来水果超市二楼半的位置。

很多年之后,春晓家装修认识了一个搞装修的朋友,那位朋友说那个楼是出过事情的。

二层半的墙面里原来是一间杂物间,有一年装修,一个建筑工人腿受了伤,还被误锁在里面。他应该是向外面求救了,可那段时间,水果超市一直在停业,根本没有人听见,他就在等待和绝望中饿死。

尸体是两周后开业被发现的,尸体都沾在墙上了,虽然清理了,可还留下了痕迹。那个老板嫌晦气就把二楼半封了,所以那个墙面白比其他的地方干净。

那个死去的人也许是太寂寞了,才会想拉春晓和其他人,他的魂灵也许会一直飘荡在二楼半。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尸魂记

我的娘子是狐仙

作者:vanessa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

逃生门<<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奶茶店之鬼魂给的讯息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