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姑娘

鬼姐姐鼠姑娘
鼠姑娘作者:夏日的微风更新时间:2018-03-12 11:10:00字数:2379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一群幼子挽着手,嘴里唱着儿歌,一个个蹦蹦跳跳,好不快乐。

突然,大人们从屋内冲了出来,抱走自己的孩子,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老鼠不老鼠,不怕鼠姑娘咬你的脚趾……吃你的心……”

这群孩子一听,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再也不敢多说跟老鼠有关的话题或者唱儿歌了。

“赵宇,你说鼠姑娘的传说是真的吗?”

我看着我的死党赵宇,眉头上扬看着远方。

实际上鼠姑娘的传说从我们出生以来流传至今,甚至被人传的神乎其神。

有人说鼠姑娘是天上被贬的神仙,下来的时候误入鼠胎,结果成了鼠脸人身。

不过这个说法好像并不受村民的承认。

大多数村民流传的传说是这样的。

在过去的时候,大户人家要娶几房媳妇,大夫人嫉妒小夫人的美貌,所以命人把她抓了起来,刮了鼠皮,盖在她身上,长期当宠物饲养。

日久年深后,又把她放到深山。

因为鼠姑娘被割了舌头又长期被人圈养,手脚退化,已经习惯像野兽那样在地上爬行。

放入深山后,更加残酷,就开始像野兽一样觅食。

可是近年来打猎的人多了,山中的猎物被猎人打死,所以这鼠姑娘下山觅食,最喜欢吃小孩子的脚丫子了。

张宇看了看我,说道:“杜云龙,怎样,嘿嘿。“

我和张宇相视一笑,我们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去深山。”

我们张宇趁着天还没黑,朝着深山进发。

这一如深山深似海。

深山里到处都是密集的树林,山里阴森森的,把大半个天空遮挡的严严实实,表面上形成一道保护伞,实际上就算是大白天整个森林终日不见阳光,阴森忧郁,使人感到恐怖。

我们在山里来来回回的走,不断的有小动物从我们眼前快速穿过,周围还有虫儿鸟儿的叫声。

厚厚的泥地里,土地肥沃,土地色泽发黑,说明土质极好,甚至在地上随处可见一些小虫子的尸体,它们死后又回归土地,成为肥料。

甚至还有一些蜈蚣等蛇虫从偏偏落叶下快速穿行而过。

“张宇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鼠姑娘吗?”

“谁知道啊,我们今天过来,就为了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鼠姑娘。“

话音刚落,一片白雾袭来很快弥漫了整个山林,我四处看了看大喊道:“张宇,张宇,你在哪里?”

奇怪的是,张宇竟然失踪了,而我一个人伸出深山之中。

而且此时月亮已经出来了。

实在是太奇怪了,之前还是白天的,怎么现在就到了夜晚了。

入夜之后,天不仅变 凉了,四周响起了野兽的叫声。

我瑟缩着身子,心里实在是害怕,想要赶紧下山。

奇怪的,下山的路好像变了,我竟然找不到来时的方向。

我正怀疑是不是遇上鬼打墙了,却意外看到前方有一栋屋子。

我朝着屋中而去,轻轻敲了敲门,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良久过去了,门打开了,站在门外是一位年轻的姑娘,姑娘皮肤长得白皙,面貌美丽,,惊奇的看着我,道:“你是……”

“不好意思,我在山中迷路了,这夜路难行,所以我……”

“哦,那就请进屋歇息吧。”

“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我这样进来方便吗?”

“没事,我家中除了我,还有我丈夫。”

看到这样貌美的姑娘,突然听说她有丈夫,心上竟然涌起一丝丝失落感。

进屋后,姑娘说:“我丈夫在里屋睡觉,我稍后会和他说,而且我家也宅,只有委屈你睡下客厅了。”

“没事的。”

接下来,姑娘给我拿来一床被子,为我铺好后,我安心的躺在床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等到明天天一亮就下山,这样就不怕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姑娘进屋后,内房里响起了说话的声音,看来她丈夫真的在内务里。

不过我心里也好奇,这样漂亮的姑娘,竟然在我第一眼看她的时候,有一种心动的感觉。

只是可惜啊,她那么早就结婚成家了。

不久后,姑娘从内屋出来,说是把我来屋里住的事说给丈夫听了,丈夫也同意。

不过姑娘小声跟我说,在她家住一晚没有关系,不过有一个条件。

不管怎样,千万不要推开他们的卧室。

我自然答应,也想这没什么,我是客,她是主,来打扰她本来就不好了,自然会听从主人的安排。

深夜一到,自然静了下来,我也想要躺下睡觉。

奇怪的,在内屋里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内似老鼠咬家具的声音,不过比那个声音又大上许多。

我心中自然好奇,这两夫妻睡得这么死,难道有老鼠都不驱赶吗?

同时我心里更加好奇了,为什么不让我进内屋,还是说屋中有什么秘密啊。

人就是这样,对方越不让你做的事,你就越想要去做,这叫潜意识暗示。

接下来,我从床上爬起来,来到了内室门口,我犹豫了 好久,慢慢推开了门。

当我推开门那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

眼前的情景简直让我终生难忘。

床上的确躺着一个男人,不过他全身遍体鳞伤,有的地方已经露骨了,身上的肉更是被撕扯的到处都是。

在他面前站着一位鼠脸人身的怪物。

“难道这就是鼠姑娘!”

鼠姑娘慢悠悠的抬起了头,双眼里爆发出逼人的红光,桀桀怪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

鼠姑娘朝我扑了过来,我转头就跑,谁想她把我按在地上,咬在我的屁股上。

“啊,救命啊。”

“起来,起来了,还不跟我回去。”

站在我面前的人,竟然是我老妈。

“妈,怎么是你,好恐怖啊,鼠姑娘咬我屁股,之前我和张宇一起上山,结果山上起了大雾,他消失不见了,我……”

我妈奇怪的看着我,摸了摸我的额头道:“孩子你说什么胡话,什么鼠姑娘,什么张宇,什么上山的。”

“妈!”

“张宇一年前就已经死了,上吊在这颗老槐树上,孩子刚才你做梦了吧。”

我看着眼前的老槐树,恍然大悟,这才让我想起黄粱一梦这个故事。

槐树为阴,加上张宇在这颗老槐树上吊死,死后魂魄被吸入老槐树内。

我看了一眼这颗老槐树,轻轻拍了拍树干,松了一口气道:“张宇啊张宇,真有你的,死后竟然来吓我,你真是太照顾我了。”

只因为我是一名网络恐怖小说作者,这些年来创造过太多的小说,不过都成绩平平,而张宇生前和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他为了让我得到灵感,才让我做了这个梦。

接下来,我回家打开电脑,经历几个月的努力,终于写成了一本

《鼠姑娘》,迅速红遍整个网络,成为了知名作家。

(完)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蛇妻

阴阳先生那些事

作者:夏日的微风标签:灵异鬼故事网络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内涵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奇妙的伤口<<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酷酷叶子姐的闺蜜

  • 浅梓❀流年说:
    张宇也太无语了2018-04-14 22:55

  • 1.196.96.*说:
    故事写的可以2018-03-17 10:37

  • 余闲鱼给力:
    给作品打赏6鬼币2018-03-12 1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