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凶车笔记
第五章作者:安安小小更新时间:2018-02-15 12:16:43字数:3146

老于很轻蔑地看了眼也在往我们这边张望的建筑工,哼声说他们?别说他们没那个胆,就算有那个胆,白天这儿都给人看着呐,哪能让你随便上去?

小季皱眉说那我们过去不也被人发现了?这要给人逮了我俩还咋做生意?

老于嘿嘿笑着说不怕,你俩看打扮就知道是有身份的人,有我领着去,到时被发现,说是上头喊来定位爆破的,没人会怀疑。再说了,你俩也不能大白天的就上去做事啊?

我瞧老于对我们这行貌似颇有研究,就多留了个心眼。我俩也没多说什么,都点点头,跟着老于来到那辆沃尔沃车底下。从底下只能大概看出这车扎进约有三层楼的高处,发动机舱完全隐没在墙体里,车窗全部被震碎,其他部位的受损情况不是很清楚。

我建议走近点去观察。老于想了想,咬咬牙,带着我们从那片烂尾楼的楼梯上了三楼。

从三楼楼层里往外看,可以看得更真切。我俩惊喜地发现这辆车发动机舱扎进墙体的位置,其实是三楼的一面窗户,车身刚好被窗台托住。由于车头太大,完全盖住了窗口,所以从外往里看,才会误以为直接嵌进了墙体里面。

如果这车只是撞碎了大楼的窗玻璃,那发动机舱的受损情况可能不会太严重。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们不但免费得到一辆凶车,还能拿到一笔不菲的酬金,那这便宜可就赚大了。

我还想再往前走近,小季拦下来对我摇了摇头,指了指窗外楼下不断往这边张望的建筑工。老于也凑到我耳边,低声劝我先别急着上去,用眼神示意我看对面工棚二楼两个倚在阳台上抽烟的男人,说那是便衣警察。

我点点头,跟着他俩退了回来。下楼的时候,我又回头看了眼那辆车,总觉得哪儿不太对劲,一时却又记不上来。到了楼下,老于说自己还有点事,就不耽误我俩发财了,有什么问题尽管给他打电话,能帮得到的他会尽力帮忙,说完就匆匆走了。

我问小季现在怎么办。小季看了看时间说老规矩,先去弄道具,天黑了再过来。我问他刚才在楼上有没有看出点什么来。小季从衣服兜里掏出个罗盘笑着说他刚才探过了,那车确实有问题,里头那脏东西怨气不小。我俩得好好准备准备,今晚只怕会是场硬战。

我俩从那些建筑工身旁走过,假装低着头,尽量不跟他们眼神接触。那些建筑工都站了起来,目光一直就没从我俩身上离开,身上的敌意,似乎隔着衣服都能透出来。

我俩倒不是怕这些人,要说打架我还真没怕过谁,小季看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只是我俩知道有民警在,不想把事情闹大。

就快走出工地了,我刚要舒口气,眼前忽地闪过一条身影,抬起头来,就见一个黑脸壮汉拦在我面前,冷冷地说,你俩别碰这辆车,不然会死的。

我见他那副样子摆明了就想挑事,脑子一热就想怼回去。小季可比我冷静得多,用力拉了我一把,赔笑说我俩就是过来看看,这单生意我俩接不了,就不瞎掺和了。

小季拉着我想从他身边绕过去,结果还是被拦住。这下小季也毛了,大声说别挡道,谁挡谁死。我心说这家伙也就能比我多忍一秒啊,撸起袖子准备开干。四周的建筑工也都慢慢聚了过来。那壮汉本想往前一步,却被人从身后轻轻推开了。

身后那人走上前来,却是个姑娘。那姑娘也穿着工作服,戴着矿帽,但是因为身材娇小,那衣服穿在她身上很不合身,显得有些滑稽。姑娘长得挺漂亮,不过脸上满是傲气。

她好像认识小季,目光一直没从他身上离开,冷笑说季爷还是老脾气啊,人家这是好意提醒,怎么动不动就要上手。她瞥了我一眼,故意提高嗓门说,你是新来的吧,小心点你身边这位,不然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完拍拍那壮汉的肩膀,吆呼其他人离开了。

从那姑娘出现到离开,小季就一直只是冷冷地站着,既不反驳也不动弹,就跟被人点了穴似的。我等那群人走远了,问小季那姑娘是什么人。

小季叹口气说,算起来,她还是你师姐。我啊了一声,被小季摆手打断。小季告诉我,那姑娘叫余果,我来汽修店之前,她和小季是搭档,两人合作有一年多了。

有次出去“洗”车,小季发现那车凶气太重,不在可“洗”范围内,准备折回。余果却认为自己能摆平,小季只需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好。小季拗不过她,只好答应。

当晚小季就守在车外,准备等余果劝服怨灵后,念度魂咒超度亡灵。等了大半夜,也不见车内有啥动静。小季放心不下,准备进车里去找,却见余果勾着头,匆匆忙忙从车里跑出来,也不跟他打招呼,径直就往外跑。

小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担心她出事,马上追了出去,结果余果一溜烟儿跑没影儿了。小季折回来,却看到余果好端端地躺在地上,不过已经昏了过去。

小季当时立马明白自己被骗了,好在余果只是昏迷,身体并没大碍。小季给她掐了几下人中,余果就醒了。可没想到,余果醒来后就立马跟他翻脸,说他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危急时刻呼救他却袖手旁观。

余果平日里认定的事,别人说什么她都不会听。小季有口难辩,也就没解释。两人回来后,余果就辞职了。这一年多她跟着小季也学了不少本事,据说辞职后去了北方,和几个朋友搭伙也做起了凶车生意,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我说你们就任由着她来抢生意啊。小季苦笑说饶老板是实在人,觉得只要是从宏远汽修店出去的,都是自己人,今后绝不为难。这两年有些人吃里扒外,饶老板也都没放在心上。我只是个打工的,老板都没意见,我又能说什么。

我望了眼在对建筑工们指手画脚的余果,说这姑娘有点手段啊。小季伸伸懒腰,拉着我往外走,边走边说何止是有点,这丫头机灵着呢,以后见到她防着点,有这丫头在,咱这财路可不好走。我问他去哪儿。他甩了我一巴掌说你他妈吓傻啦,当然是去整道具。

我们打车进了城,先去找了家快捷酒店住下,然后去街上买东西。小季自去办他的驱邪行头,给了我一个单子,让我照着单子上写的去买。经过上两次的合作,我也基本熟悉了套路,知道这家伙让我买的东西都有些无厘头,无需多问,照办就是。

我看了单子,这次要买的是军用望远镜、图钉、硫磺粉、荧光棒、公羊尿和红麻绳。其他东西都还好,就红麻绳和公羊尿费点工夫。等我买完这些和小季会合,他一一检查,还把那公羊尿当红酒似的深吸了一口,跟着摇头对我说,这味儿不纯,重新买。

我二话不说转身要走,小季说先把其他东西放酒店,他和我一起去。路上小季告诉我,家养的公羊尿液普遍阳力不足,驱邪效果不明显,得是山上放养的公山羊。我问他拿这个有什么用,他卖了个关子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大城市里找野山羊,实在不是件简单事儿。我俩几乎跑遍了城里可能卖羊的地方,这才在一个维吾尔族老乡店里弄到公羊尿。等我俩回酒店,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

我俩就在酒店旁的小菜馆吃了顿便饭。席间小季交代了晚上我需要做的工作。看我面露疲态,他说等会回酒店得给我回回神,不然这种状态晚上容易被凶灵侵体。我心说怎么着,你还能连灌我几瓶红牛不成。看他眼中不怀好意,我突然就有些担心。

晚上进了酒店房间,小季喊我拉上窗帘,在地上用瓷碗装了半碗米,又摸出三支香点燃了,插在米里,让我盘腿坐在香前。他自己拿了把木质戒尺,不由分说往我身上招呼。

我一下吃痛,想爬起来反击,被他用力按下,说这是神打,弄完后百毒不侵百无禁忌百分百精神。我见他虽胡说八道,神情倒挺严肃,权当相信他一回,继续坐下来挨揍。这家伙下手重,边绕着我拍打边口中念着“寄打真神功 元帅显神通”之类莫名其妙的话。

也不知道是他给我的心理暗示还是真有奇效,我虽然被他拍得身上哪哪都痛,但感觉全身轻飘飘的,说不出的舒服畅快。小季打得大汗淋漓,估计心里也畅快了,说赶紧洗澡休息,晚上才有精神去对付车里的东西。

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余果急匆匆跑过来说小季想害死我,而且他绝非现在看起来那么年轻,而是个百岁老叟,说完就消失了。然后我就看到小季出现在床边,一张脸在灯光下铁青铁青的,如同长了锈斑的青铜器,轻轻一碰就往下掉渣。

我吓得大叫,起身看到小季笑眯眯坐在我床边,问我是不是做噩梦了。我说对啊我梦见你变鬼了,还是只百年老鬼。小季咧嘴说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我——话没说完,他的嘴就像被人横着划了一道,慢慢往两边拉伸,牙花子都爆了出来。鲜血从牙缝里直往外涌。

作者:安安小小

第四章<< 上一章凶车笔记目录加入书架

换一换新章节读完了,给您推荐:
  • 我在阴间开客栈王思尧因天生拥有鬼眼,在十八岁的时候得到祖辈传下来的一块黑色石牌,由此打开了招魂客栈的大门。作者:红尘泅渡分类:盗墓
  • 山海秘闻录魑魅魍魉重出江湖,妖魔鬼怪肆意妄为,当欲望与和平日益尖锐,矛盾冲突愈演愈烈的时候,谁才是那个拯救世界的人?作者:杨小左分类:悬疑
  • 冥界抓鬼人我是一个地道的东北人,曾被大仙儿断定是为死命,活不过十九岁。被逼无奈之下,只好跟着“大爷”学习道法。可没曾想,十一岁时的一个意外事件,让我成了一个半人半鬼的怪物,从此踏上了冥界抓鬼的日子……作者:霁浮分类:盗墓
  • 三只眼古老的山村被神秘诅咒,只要十月初八这天有孩子出生,必将带来灾难,而一对双胞胎兄弟却分别出生在十二点前后,一阴一阳 一生一死,那么活在人世的到底是哪一个?那个古老的诅咒是否会应验?作者:飞贼分类:悬疑
  • 全职风水师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风水师,这些年我走了很多地方,见识到了一些奇怪的事。冤魂厉鬼,风水奇局,出马香童,苗疆蛊术,降头秘法……【鬼姐姐热销签约作品,精品必读,打赏1500鬼币加一更】作者:活着的鬼分类:恐怖
  • 沉银我是一个古玩商人,赚着活人钱,发的死人财。这些年走南闯北,见过各种鬼怪异事……【鬼姐姐火爆签约,不看后悔,当天打赏500鬼币加一更,打赏5000鬼币加两更】【每天晚上21:00准时更新,写书不易,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订阅,支持正版阅读!】【如遇到充值等其他问题,请联系鬼姐姐客服妹纸-花生QQ:1502054783】作者:野小子分类:盗墓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