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梦与现实

阴阳职介所
第23章 梦与现实作者:断念更新时间:2018-02-13 21:05:00字数:3093

这,这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我并没有杀人啊,为何所有人都认定人是我杀死的?我特么简直比窦娥还冤啊?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还是乖乖的跟我们去趟警察局吧,只要你真是清白的,那么你放心,我们警察是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更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那警察如此说道,听他那口气,分明也已认定我就是杀人凶手。

正当我急的不行,拼命的想着办法想要脱身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撇到了撞在包厢外面墙角上的监控器,这让我顿时喜出望外,像是溺水时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监控,对,调监控,只有监控不会骗人,它肯定能证明我的清白的。”我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我的话语这才刚刚说完,就忽然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我的脑袋被那警察用一个黑不带给罩住了,然后就有另外一个警察走了过来,和之前那警察一起拖着我往外面走。

很快我就被那几个警察推到了车里,随着一阵呜呜的警笛声,我被抓到了警察局。

这刚刚发生的一切,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做梦,是那么的不真实,毕竟这发生的一切是多么的不科学。

我也希望这是一个梦,至少这样,梦醒来后,我就能当做啥都没发生过,我还是我,该干嘛干嘛。

到了警察局后,我自然是不甘心去背着黑锅,先是要求警察调监控,可那些警察根本不带搭理我的,已经认定我就是杀人凶手,觉得完全没调监控的必要。

这一刻,我的心里是有几十万匹的草.泥.马飞奔,说好的不放过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呢?

这简直就是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我感觉我心里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蹭蹭的上涨着,当心里的怒气暴涨到一个临界点后,我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虽说我的双手被冰冷的手铐拷着,可我还是不顾一切的发泄了出来。

去他妈的警察局,我双脚猛的一踹身前的桌子,将那桌子直接踹翻在地,这还不算完,我又跳了起来,趁着那审我的警察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一脚踢了上去,踢的他连人带凳子一起翻到在地上,四脚朝天的。

不过,我并没有嚣张多久,很快审讯室的门就被外面的警察推了开来,几个警察拿着电棍,发出滋滋的响直接一电棍插在了我的腹部,瞬间我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很快昏迷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的双手双脚已经被铁链子给锁住了,我想动弹一下都难。

可即使如此,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张开嘴就是一阵破口大骂,骂那些警察无能,只会吃干饭,冤枉好人什么的。

喊了没一阵子,那些个警察像是忍受不了了,再次用那发出滋滋声的电棍把我电晕了过去。

可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依然还是破口大骂,虽然我很害怕他们手中的电棍,可我心里的冤屈告诉我,我不能屈服,否则的话,我就真的完蛋了。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直到那些警察将我电晕过去第五次,我六次醒来依然大骂,那些警察没有再用电棍电我,而是几个人站在那里讨论了起来,觉得我可能是患了神经病,否则的话,正常人在尝试过他们的电棍后,很快就会老实下来。

而我这样被电倒了那么多次,还依然不依不饶,完全不惧怕他们的电棍,他们觉得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是神经病,只有神经病才不知道害怕。

所以,我被他们送去了精神病院警察,可检查出来的结果更加让我如同遭受晴天霹雳了,因为检查出来的结果确实是我患了中度神经病。

这特么怎么可能?你们才是神经病,你们全家都是神经病,我好好的怎么可能是神经病?你们这些庸医....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神经病的一个好处,那就是神经病杀人不犯法,而我因为被同时送去了几家精神病院检查,得出的结果都是我患有中度神经病,所以自然而然,那些警察也就没把我抓去警察去接受法律的制裁,而是把我送到精神病院,接受康复治疗。

得知神经病杀人不会被判刑后,我干脆把自己装成一个神经病,整天在医院里装疯卖傻,有的时候,为了使自己更像个神经病,那天早上一大早,我就钻进了一个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将那主治医生暴打一顿,直至将他打晕,然后将那主治医生的白马挂穿在身上,拿着一根给病人打针用的针,开始在精神病院到处追着那些护士嚷嚷着要给他们打针。

那些护士被我吓得那是嗷嗷乱叫,在精神病院被我追的上蹦下跳,有的甚至被我给吓哭了,直到后来来了几个大汉把我按到在地上,我才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这才老实下来。

自那以后,那被我暴打过的主治医生以及精神病院的护士,只要一看到我,就是吓得脸色发青,远远的躲着我。

不过说来也奇怪,每天晚上,我都会重复着做一个梦,梦到我自己被那老婆子的鬼魂待到那村中山谷里的那个老屋子里去,而每次都是那老婆子被棺材里的一双手抓进去,然后我就被吓醒了过来。

这让我越发觉得,这是那老婆子给我托梦,她或许是想要我帮助她。

不过我奇怪的是,那老婆子如果想要得到我的帮助的话,大可以直接告诉我,我该怎么帮助她,可为何每次托梦,她都是重复着上一次的场景呢,一句话也不多说,这又不由得打消了我以为是老婆子给我托梦的念头。

最让我感觉疑惑的还是我杀人还有我患了中度神经病的这件事,我那天明明没有杀人,可为何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指正我杀人了呢?

难道说我真的患了精神病?这,这不可能吧,要知道,我现在比任何人的清醒,根本没有那种像是别人喝醉酒短片的情况啊。

那些警察可是带我去了本市最具权威的几家精神病院检查啊,哪几家精神病院,就算是国内也是顶尖的精神病院,那些检查报告无一不是证明我患了精神病。

难道说我真的患了精神病?只是我自己不这么觉得而已?就像别人说的,没有哪个神经病会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的过,过的十分无趣,不过好在每天都有那些小护士让我消遣,我只要一感觉无聊,就会拿着针追那些护士,这成了我每天最有趣的一件事情。

精神病院只要一到了晚上,就会把精神病人关在病房里,以免患者晚上逃出去,我也不例外。

那天天还没黑,我就被关进了那酷似牢笼的病房中,因为病房里没有什么可以供我消遣,所以我就干脆倒在床上睡觉去了,被送进精神病院这么久,我已经养成了早睡的习惯,一倒在床上,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睡到半夜,我就被一阵尿意憋醒了,可就当我坐起来准备起床去小解的时候却是忽然发现我的床头似乎坐了一个人,黑乎乎的一团,这可把我吓了一跳。

我连忙就想要去打开灯看清楚那人是鬼还是人,但不等我开灯,那坐在我床沿上的人就开口说话了:“跟我来。”

原来又是那个恶梦啊,因为那人的声音我听得出来,正是那老婆子。还真是准时啊,每天晚上到了这个时候,就准时做这梦。

只是今晚这梦似乎不太一样,往常那老婆子出现在我梦中的第一句话是你不用害怕,我不是来害你的,而是带你去一个地方,而今天直接改成了跟我来。

既然是做梦,而且还做了这么多次,我自然也就不害怕了,反正是梦,她说跟她去就去呗。

那老婆子话语说完,就从床上站了起来,步履蹒跚的朝着病房的门口走了过去,她是鬼,根本不用开门,直接就从门里穿透了过去。

本来我是觉得,既然是梦,我应该也能像是那老婆子一样从门那里穿透出去,所以也就没去管那门,朝着那门径直走了过去。

砰!

我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门上,疼的我直咧嘴。

看来即使在梦里,我也没有鬼那样的超能力啊。

可是我不能从这门穿过去,那我怎么出去,要知道那门可是被人在外面锁上了。

我试探着去把门打开,没想到这一拉,房门还真被我拉开了。

那老婆子看似步履蹒跚的,可速度却一点也不慢,我不加快脚步走都要跟不上她的速度了。

只是这么加快脚步走,走了一会儿,我就被累的气喘吁吁的了,很是难受,真是奇怪,在梦里我怎么也会感觉到累呢?

而且这一次的梦比以前的梦都要真实,真实的我都快要感觉这不是一个梦,而更像是现实。

难道说这并不是梦?而是真实的?

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下,心想这下自己要完蛋了,我竟然跟着一个鬼跑出来了,这不是送死去的么?

想到这,我的心里就开始到退堂鼓了,这一趟我可千万不能跟着去啊,去了,命都可能丢掉!

作者:断念

第22章 杀人凶手<< 上一章阴阳职介所目录下一章 >>第24章 梦境成真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