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碧落黄泉,我也要与你在一起

鬼姐姐穷尽碧落黄泉,我也要与你在一起
穷尽碧落黄泉,我也要与你在一起作者:苏默槿更新时间:2018-02-13 18:38:00字数:3097

她是一名舞姬,卖艺不卖身,以舞名动天下。

元嘉年初,她被招入宫中,为祝贺新帝登基而舞。

一曲起,一舞动,她衣裙薄如禅翼,娇小的身体若隐若现,秀色可餐。

她在大殿中央翩翩起舞,舞姿优美动人,身形时起时落,惊艳万千余人。

帝王在上座,眼神迷离的看她许久,始终一言未发,眉间喜色尽褪,反倒自顾自的喝起了闷酒。

一舞毕,大殿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她进退有度,行了一礼便退下了,并不久留。

帝王俊脸通红,道了一声身体不适,便随着她一同离去。众臣见帝王已走,自是不好多留,随意吃喝几口便借口告辞了。

帝王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渐渐与记忆中的人儿背影相重合,他不禁低语:“柔儿,别……别离开我好么?”

她僵住,进捏起拳头,指甲刺入掌心却浑然不觉,强忍住心头将要爆发出来的感情,眼神淡漠的看着醉酒中的帝王:“陛下怕是认错人了。”

帝王看着她娇美的脸,便想上前抚一抚。可她却蹙着眉,嫌恶的看着他,语气都自然而然的重了三分:“陛下,请自重!”

帝王似乎没有感受到她的不悦,喃喃自语道:“我的柔儿,断不会认错的。”

帝王说罢,便抓住她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她不断挣扎着,可奈何不了他力气大,她娇小的身躯都快要被他一手拎起。

她苦着脸,待望见将要去的地方,一股子力量不知从何而来,险些脱出他的束缚,要知道那个地方,是她一直以来的噩梦!

他倒是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索性松开了她的手,免得伤了她的手腕。他凑近她的脸,不怒反笑,酒气喷洒在她的脸上,使得她纤瘦的身躯都打了一个颤:“柔儿,我就知道你还会回来的!”

她看着他的笑容,顿觉心寒,当初她就被他这样的笑给蒙骗了,万幸的是当时保全了清白。也怪她自己识人不清,生在帝王家的男儿又岂会简单?

就在她想事情的时候,便已经被他带入了他的寝宫,她眼神迷离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他,心中隐忍的感情开始蠢蠢欲动。

他动作轻柔,声音诱人,他缓缓褪去了她的衣裳……

待她一丝不挂,身上有酥麻感传来时,才堪堪反应过来。她恨得差点没咬断自己的舌头,她恨自己又一次沉迷在他的温柔中,正准备逃走时,帝王却径自欺身而上。

她知是逃不了,看他在她身上尽情的宣泄着这几年间她对他的不闻不问,她眼中噙着泪,一言不发,一动未动。

他看着这样仿若木偶似的她,酒瞬间醒了不少。待手触及她后背时,心里忍不住惊讶,这光洁的后背竟然有着一条条交错的鞭痕,他突然又有些心疼她,他不知道这些年她都过着怎样的生活,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想到这里,他的动作也慢慢轻缓了,眼中尽是温柔。

天边泛起肚鱼白,第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他醒了,看着身边娇小的人儿,眼角也忍不住带上了笑。

他掀起被子,看着她身下的落红,心中是忍不住的喜悦。

待上早朝时,他不顾朝中众臣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宣布,要娶身为舞姬的她,还要封她为皇后。而这一切,她全然不知。

她只呆坐在龙床上,看着那抹落红,心中满是惆怅。半晌,她才拾起地上的衣服,穿戴整齐,正准备离去,却被门口的士兵拦下了。

她蹙眉,问清楚了情况之后,满心复杂的坐在凳子上,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的心情。

她坐着,心中有些顿痛,这本是她以前所追求的,现在…她却不知道该以哪种心情面对他。

她昨天来这里已经很是冒险了,她实在不知该以灭国之仇来面对他,还是以一个心上人的身份来对待他?

难抉择。

她无意之间看到头顶那横梁,便缓缓起了身,又两眼无神的解下衣带,缓缓走向那横梁下。眼泪无声的落下来也全然不顾,她只把足有两米长的带子抛向横梁,最后两头一系,打了一个死结。她搬来檀木凳,抬起沉重的脚步踏上去,脸上早已挂满了泪痕,可眼中尽是绝然。

她想,要是这一世她不是那亡国的公主,他也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皇帝,说不定他们会很幸福。

只希望下一世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夫妻,儿孙满堂……

她踮起脚尖,把脖子伸进那环中,只凄凉一笑,便轻轻踢开凳子。

瞬间,她所有的重量便都由着那条衣带承担,她脖颈被缚,脸上尽是痛苦之色,挣扎了几下,做白绫的衣带便发出吱咯吱咯的声音,不多时,那衣带便出现了断开的痕迹。

‘砰’的一声,她随着衣带的断裂而坠落在地,衣带也飘落在她的身上,她只顾大口的呼吸着,心底竟然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推开他寝宫的门,便看见她现在的模样,忙快步走向她身边,担忧的看着她:“柔儿,你没事吧?”

他看见了她脖子上青红色的勒痕,心中一紧,便要抬手去抚摸,却不料被她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他厚实的手掌只有些尴尬的停留在半空中。

“柔儿,我不介意你的身份,我要的只是你这个人!还有…你父皇的死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个误会他很早就想解释了,却苦于没有证据,他拿不出证据,断然是说服不了她的。

她淡漠的眼神终于落在他身上:“哦?我父皇死的时候就只有你在现场,除了你还会有谁?”

她在他说出这话时,心中泛起一道道涟漪,她并不是没有去相信他,可惜一切证据都指向了他!

他看着这样的她,心中有些难受,他无法想象这几年她是怎么过来的,甘愿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变成一个舞姬,她…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他强忍着心痛,缓缓从怀中拿出来一个小本子,那上面全部记载了她母妃杀了她父皇的证据。

她一把夺过来,震惊的看着那上面的东西,一时不能消化上面的内容,她竟从不知真相竟是这样……

他知道这一切对她来说很残忍,不过事实就是如此。

“来人,传御医!”

他扶起步伐踉跄的她,把她扶到床上,她也任由着他来,只是她实在想不明白,她母妃为什么要杀她父皇。

御医来了,给她把完脉,向他行了一礼:“陛下无需担心,娘娘的身体并无大碍。”

他抓着御医的衣襟,红着眼睛指着她的脖子,怒道:“这么一大块的痕迹,你看不到,非要朕来提醒么?”

御医被他这语气给吓到了,唯唯诺诺拿出一副外伤药,正准备给她上药,却被他一手夺过去了。他是不想任何人碰她。

她看着如此温柔又霸道的他,心中流过一股暖流,她好像……还是放不下他。

御医见状很识趣的告退了,把房间留给他们俩。他动作轻柔的,竟弄得她脖子痒痒的,她强忍着,只看着他。

他把一旁的补药端给她喝,每一勺补药,他都吹一吹,再缓缓送入她的嘴中。喝完了,他就很随意用自己的龙袍给她擦嘴角,缓缓开口:“柔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你身边,几天后的封后大典我希望你开开心心的参加。”

他眼中满是冀希,让人没有办法拒绝。

她低头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无奈的叹息,转身离去。她见状才泯唇一笑。

为了封她为后,他忙里忙外,都没有时间合眼,这几天要阻止他封后的大臣有很多,都被他一一压下去了。

几天后封后大典,她盛装出席,头顶满是金钗,待她看见了与他一样穿着隆重的他时,她心头略有几分动容。

他痴痴的看着她,很美,无法用语言形容,今天绝对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

她看着意气风发地他,瞬间觉得以前的恩恩怨怨不重要了,只要他们能在一起,便什么都好。

她冠宠后宫,盛宠不衰,后宫依旧有妃子进来,身为帝王的他表示,他连一个柔儿都应付不来,其他人他分身乏术。

她住在他的寝宫,看着她膝边的孩子们,觉得此生无憾。

元嘉末年,她苍老的手握住他苍老的手,突然噗嗤一笑:“夫君,我先为你探路。”

他笑着答应,可握住她的手却显得那么无力。

她嘴角含笑,眼睛噙着一抹未来得及掉下来的眼泪,便合上了眼。

他低声,对着身边的丫鬟道:“轻点,别吵醒了她,她只是睡着了而已。”

他说着便伸出手,把躺在床上的她轻轻抱起来……

没过过几天,就传出了皇帝与皇后的尸体失踪了的消息,举国上下皆嘘唏不已,赞美着他们的爱情。

此时,在一个偏远乡村却多出来了一个守墓老人。

他只守着一个墓,寸步不离,那墓碑上清楚的刻着‘吾妻柔儿之墓’。

在他死后,村民遵循他的意愿,将他与柔儿合葬。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大圣归来

买命

作者:苏默槿标签:真实鬼故事

开往永寿路的公交车<<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我是你的学生

  • 183.202.212.*说:
    如此爱情,此生足以2018-03-11 1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