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无奈回村

缝尸人
第19章 无奈回村作者:无颜更新时间:2018-01-15 23:03:00字数:3197

突然,棺材猛地晃了一下,我的大脑门猛地磕到了女尸的脸上,撞得我龇牙咧嘴。

再定睛一看,女尸脸上一条大白蛆已经被我磕爆了。那蛆的内脏就挂在她那残缺的脸上,慢慢往下滑动,就像是脓水一样。

顿时,我感觉头皮发麻,胃里翻江倒海,消化物已经冒到了嗓子眼,一股酸味儿进了嘴巴里。

但我依旧不敢吱声儿,我怕再次惊扰这具女尸,一想到刚刚的尸变,我特么的脊梁柱都直了。

也不知道爹给这鬼东西施了什么法,这玩意儿还真就一动不动了。

我昨晚因为惊吓和紧张,一夜都没怎么合眼,现在躺在这棺材里一摇一晃的,不一会眼睛就眯成了缝儿。

以前听爹说,棺材盖里好梦多,我当时还不信,这次一试还真灵。

梦里,一个女人的手覆上了我的肚脐眼儿,酥酥麻麻的,让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说实话,这感觉对于我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年轻来说,还真挺爽。

我带着点意识,微微咧着嘴,还能听到外边爹说,快出了村口鬼雾这儿了。

我心想着,过会儿就度过这个劫了,可是,突然一张恐怖的死人脸,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出现在我脑子里。

我吓得一哆嗦,两腿绷得铁紧,猛地睁大了双眼。

这一睁眼,我这半条命都快给吓没了,只见那个女尸嘴咧到耳后根,朝着我笑。

最阴森的是她那双眼,黑眼珠子已经被白蛆给拱完了,就剩下眼白和爬出来的几只饱腹的蛆了。

爹不是镇住了这女尸了么?特么的么又活过来了?难道说连我爹也镇不住这鬼东西么?

女尸突然爬到了我身上,张开了血盆大口,口水血水夹杂着腐烂的尸水滴到了我的嘴唇上,一股恶臭熏得我两眼直冒金星。

终于,我是忍不住了,一把推开了那个女尸,胃里的酸水翻涌而出。

我一边吐,还一边咳嗽着,爹这个时候在外边听到了声响。

“伢,怎么了?”

我听到爹的声音,眼泪哗哗的淌,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

我刚想让爹救我,这女尸就扑了上来掐住了我的脖子,窒息感让我已经发不出任何声响,双腿也不听使唤起来。

我心想,这下完了,我估计得命丧这女尸手下。

突然,我就感觉脖子一阵剧痛,一股腥甜味儿进入了我的鼻腔里。

这下,我可算是争气的叫出声来了,还带着一点哭腔。

接着,我身子一扑棱,整个人翻了出来。

隐约,我听到爹的呼喊声,旁边人议论声,和女尸似有若无的笑声。

渐渐的,一切都模糊宁静起来… …

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家里的炕上,我心里惊讶极了。

爹看我醒了过来,也不说话,就光顾着抽他手上那半截烟。

我有点发虚,难道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我挠了挠头,不可能啊!

我想起来我应该是被女尸咬了一口,就赶紧摸了摸脖子缠绕的纱布,心里就十分笃定,那绝不是梦。

“爹,刚到底咋回事儿?”

“什么咋回事儿,尸变!你被女尸咬了一口,就晕了。没想到这鬼雾这么厉害!”

我一看,爹都拿这鬼雾没辙,不禁倒抽了口凉气,弱弱的问道。

“爹,咱出不去了么?”

爹眉头紧锁,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了几个白圈就再也没说话。

看来这诈死出村的办法是行不通了,我和父亲只能重新回到村子。

我偷看着父亲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的面孔,不由得有些庆幸。幸好这个办法没成功,万一成功了,我出去之后父亲怎么办?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还不如不出去呢。

但父亲显然不这么想。我脚步慢了下来,渐渐的我在父亲身后走着。我回过神来,一抬头看着父亲微微有些驼起来的后背,脚步竟然也踉跄起来了。我的嘴长了又合合了又章,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其实很想安慰父亲的,但想想我也没资格说这种话吧。

我只能垂着头跟着父亲回到了村子里去。

好在我家米粮够多,足够撑个两个来月了,至于水……我和父亲轮流上山去接水。从山上下来的水是不可能被污染的,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需要早起。

没错,那些活死人好像还保留着人类的习性,到了晚上一个也不出来,半夜十二点到早上五点是最安全的,就算站在路上大喊大叫也不会引来那些活死人。

所以我和我的父亲只能早早睡下,然后三点左右起床,上山接水,然后下山回家。这个过程两个小时足够了,所以现在我们也不太担心水源这件事。

可这样暂时的安稳生活就好像在在悬崖边走钢索似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摔进无底深渊里去。我们也不知道何时就会遇上更加离奇古怪的事情,甚至危急生命。而且米粮迟早也有吃完的时候……

想到这一点,就让躺在炕上的我辙转难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们真的要死在这个村子里了吗?我的心往下一沉。

不过我想这么多也没用,父亲肯定有他自己的打算,说不定他已经想好了对策,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毕竟父亲那么厉害,什么都会。这转念一想,我又自我安慰道。

就在这矛盾中,我沉沉睡去。一觉竟然睡到了早上八九点。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打了个哈欠。

刚从被子里爬起来,我突然想到。我记得今天好像是我去挑水!这下可坏了!我竟然睡过头了去!

就算平常我也不会这么晚醒的啊!我来不及细究原因,一下子睡意全无,抽起裤子撒开丫子就往院子里跑去。

一出门我就撞上了父亲,我看着父亲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只好垂下脑袋等着挨骂。结果父亲看着我不满道。

“啧,你猴急猴急的这是要干什么去?”

我预想中的怒火冲天和一顿臭骂说不定还要打我一顿这些都没有,而且都没有提起我今天起床晚了没有去挑水的事。我惊疑不定地看着父亲,问道。

“爹,我今天起晚了,没去挑水。”

父亲却连看都不看我,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这让我大为惊讶。

于是我又小心翼翼地问道。

“爹,你不骂我?今天咱们没水喝了吧。”

父亲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难得地笑了笑。自从村子出事儿以来,我就没见父亲笑过了。

“就知道你小子靠不住,昨天我多挑了两桶水来。”

我听了跑去厨房一看,果然厨房里有一桶水,足够我们今天吃饱喝足了。我这才松了口气。看着跟着进来的父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个时候,我家本来一直紧锁的大门突然被人拍响了,而且拍的力气十分大,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大门在抖动。父亲转身看去,皱了皱眉头。

我的眉头一跳,摆出进攻的姿态。现在来这样拍门的,不是那些活死人又能是什么?结果接下来我就听到有人喊叫道。

“缝爷您开开门!出大事儿了!快开开门!”

是人,好像还是隔壁家的张汉子。父亲扬了扬下巴,意使我去开门。我“哦”了一声,屁颠屁颠地去把厚重的大锁给卸了下来,把大门打开一条小缝儿。

那张汉子嗖的一声就窜进来了,把我吓了一跳,当然我也赶紧把大门重新锁上了。

那张汉子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我父亲赶紧进屋给他倒了杯水,那张汉子一仰脖子咕噜咕噜一杯水就喝光了,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我看着直皱眉,今天我没有去挑水,水本来就不多,父亲还要给别人喝,真讨厌。

父亲坐在了老爷椅上,我于是坐到了父亲旁边。

那张汉子自己搬了个小马扎坐下,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门外,那张脸煞白煞白的,活像刚刚见了鬼。他惊恐道。

“外,外面那,那雾……”

我父亲一听就又皱起了眉头,沉声问道。

“你们有人擅自出村了?然后进了那鬼雾里找不着了?”

我一听咋了咋舌,那可是有够惨的。

“不,不是……”没想到那张汉子听了直摇头,继而哭丧着脸说。

“我们可没人敢出村子,是那雾进村子里来了啊!”

“什么!”

我和父亲几乎同时站了起来,语气满是不可置信。父亲更是脸色阴沉地可怕,而我听了头都有点昏昏沉沉的了。

这可比刚才我父亲说的惨的多了啊。我迷迷糊糊地想到,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总是犯困,而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打哈欠越来越频繁。至于他们之后说了什么,我一概没听,只知道他们又说了两句就站了起来,说要到外面去看看。

我听了也赶紧站了起来,打算和他们一起出去看看。父亲没有阻拦我,看来是默许了。我紧跟着父亲身后开门出去了。

出门的时候我还回头看了一眼家里,毕竟没有一个人在家,我总是怪不放心的。但我很快就把这种不放心抛在了脑后,因为他们走的也怪快的,我不赶紧小跑着点儿还跟不上了呢。

我们没走一截路,我就发现了。的确,虽然没有外面那么明显,但这单薄的鬼雾也足够引起别人的注意了。我眉头一皱,这玩意儿怎么进来了?不是为了不让我们出村子的吗?

我看了一眼父亲,父亲也蹙起眉头,伸手凭空捏了一把,还食指和大拇指仔细揉捻了半晌。父亲的眉头越皱越深了,我看了很不安。可能因为我现在什么都不懂的缘故吧。

作者:无颜

第18章 棺材里的尸体<< 上一章缝尸人目录下一章 >>第20章 雾中怨鬼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