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明沈汐月 字数6万完结肖明,沈汐月沈汐月身为一个法官,断得了儿童性侵案,审得了奸商贪官,给得起民众一个公平,却始终把握不了自己心中那道爱情的天平。 对于肖明这个一直默默守护在她身边的男人,她觉得自己是爱的,只是心中藏了一颗针,触及必伤,她一直忙于为死于阴谋下的前男友季童翻案,却没有发觉那道紧随于她的炽热目光逐渐暗淡下去。 “我选择放弃,至于你,就这样孤孤单单,念着那个男人过一生吧。”肖明不带温度的笑浮现在嘴角。 沈汐月直到看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再度开口时,马良羞涩的喊沈汐月“姐姐”。

他将碟子里最后一口蛋糕推倒沈汐月面前,问道:“姐姐,你吃吗?”

情绪不再激动时,他的声音里没有破音,听起来很舒服。

沈汐月摇头,说:“你都吃完吧,我明天再给你买,比这个更好吃的。”

他笑着,把蛋糕吞进肚子,然后把碟子放到一边,双臂像写作业时趴在桌边一样,看着桌面,说:“我不想打他,但是他说了很过分的话,所以我没有忍住。”

“他说了什么?”

她将提前准备好的录音笔放在桌面上,马良抬头看了一眼,用疑问的眼神盯着她。她笑笑,说:“这是录音笔,但是姐姐可以跟你保证,你现在说的话只有我和你会知道。”

似乎并不完全相信她,但那孩子选择了相信,他重新将目光移回到桌面,说:“他说我不干净,说我是全校最脏的人,比垃圾还脏。”

“他为什么这么说?”

她上下打量他,头发和衣服看起来都干净整洁,是个相当清爽的孩子。

然而,这个问题似乎再次刺激到了平静下来的男孩,他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右边脸上的肌肉甚至轻微抽动了几下。

一滴眼泪从他眼里滑落下来,他没有伸手去擦,但是说话的声音变得很小:“因为他看到老师在摸我的身体。”

沈汐月震在当场,她从包里拿出来的纸巾,从半空的手里掉在桌子上,她问道:“你说什么?”

声音居然变得沙哑了。

马良抬头看她一眼,嘴角向下弯曲着,好像再也控制不住眼泪,他强忍着声音跑调,说:“老师让我去他的办公室,他关上门,让我脱掉衣服,亲我,还摸我。”

沈汐月的双手紧握成拳,那孩子在说完之后便泣不成声。

她站起身,走到他身边,把他紧紧抱住,那个小小的身子竟然在瑟瑟发抖。

沈汐月眼里满是愤怒,她恨不得冲进学校,把那个斯文败类揪出来一拳打死。

她练过跆拳道,打倒那种虚伪的白面书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马良止住哭泣,问她:“姐姐,这件事真的不会有别人知道吗?可是程青之知道了,他一定会告诉所有人的,那样我在学校就待不下去了。”

“不会的,我不会让他说出去的。”

她承诺,这个承诺却像怀里那个孩子的肤色一样,苍白而无力。

她无论如何都堵不住的悠悠之口。

从拘留所出来后,沈汐月直奔学校,她找到校长,将校长室的门关得死死的,然后拿出录音笔,打开播放键。

短时间内再一次听这段对话,让她如坐针毡。

那位年近六十的校长看起来慈眉善目,但是听完整段录音之后,他因为保养得当而呈现红润的脸颊在连面胡须的包围下变得铁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玉华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