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望舒付予安 字数5万完结姜望舒,付予安我祝殿下长命千岁,守江山孤老,一生无人可信可依!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付予安本就受伤严重,无力反抗,被呛得有些回不过神。滚烫的汁液在一片混乱之中泼到她身上,侵入伤口中是火辣辣的疼。

“林奇鸢,你疯了!”察觉身上制压的力道一松,付予安趁机反手甩过去,咣当一声,那碗应声落地在地上摔成几块碎片!

林奇鸢却低下头来,哀怨地看着地上的狼藉,声音都低弱下来,“付将军,我不过是给你送一盅汤,就算你不想喝,也不必摔了吧。我知晓你把那株药给了沈大哥了,殿下已经为我寻到解药了,你不必为了这事再怨恨我与殿下了。”

付予安疼得说不出话,有些好笑地看着忽然变了脸的女人,待看到门边一抹身影的时候,她忽然明白过来。

真是卑劣又十分好用的手段啊。

“还有这药怎么能乱喝,你不想要殿下的孩子,也不能胡乱配药啊!万一伤了身子,以后再无子嗣……”林奇鸢柔声说道,一双眸透着水光泛滥,像是切切实实在怜悯付予安。

“不想要孤的孩子?”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怒意,姜望舒大步走进来,冷眼看着付予安。随后目光落到一脸纠结的林奇鸢脸上,目光柔和了许多,“鸢儿来这里做什么,她不过就是孤发泄的一个工具,本就不配生下孤的孩子!”

一颗破碎的心终于彻底成灰,付予安听着他后面的话已经麻木,只觉得好笑,懒得出声反驳。

她不配,不配有名分,不配拥有他的子嗣。

那他干什么碰她!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哦,对,林奇鸢是名门闺秀,出嫁前得干干净净的,所以就让她来。

一个罪人,一个发泄的工具。

她什么都不是。

“殿下如何能这般说。付将军身子不好,我就是想来看看,送些东西给她补补。”林奇鸢可怜楚楚,垂眸看向付予安方向的眼底却透着阴冷。

“你就是这般心善。”姜望舒轻叹道,抬起眸看向付予安,淬起一片冰凉,“不像某些毒妇,人命关天的事情都事不关己!”

林奇鸢倚靠在姜望舒胸膛前,温声安慰,“付将军想来是因为沈大哥入狱的事情不愿意给我解药,不怪她的。”

提及沈钧之,姜望舒脸色更是阴沉,“一个叛国之贼,本就该死!付予安包庇此子,本当同罪!”

“够了!”付予安强忍着心里的不适,在听到叛国二字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低吼出声:“我付家什么都会做,独独不会做叛国之贼!”

姜望舒铁青着一张脸,“你付家不会做,沈钧之可是姓沈!”果然只有在提沈钧之的时候,她才会有点反应!

“我兄长自幼生长在付家,自然就是付家的人!”腹中一阵阵疼痛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小禾几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