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瑶离天 字数0完结五百年暗自欢喜,五百年夫妻相伴,她钟情了那人千年,只换来满身伤痕与痛楚。以至于她最终也不愿怀念。她问他,可曾爱过?他毫无犹疑:不曾,一刻都不曾。……既如此,她只愿同他死生不相见……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离天一夜未回,月瑶一夜未睡。

“出来见见吧,我在玲珑阁等你。”

她面色苍白满身伤痕,依旧置身在碎裂之中,等来的是一道传音诀,而它的主人则是她的噩梦——青鸢!

月瑶抬手将传音诀打散,和离天成婚五百年,她几乎从未见过青鸢。

离天将她保护的很好,从不让自己靠近。

她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在离天眼中如同珍宝一般的女人,根本不需露面,便能将他们的生活搅得鸡犬不宁。

玲珑阁。

月瑶穿着繁复的黑红色宫装,特地用唇脂掩盖着她苍白的气色,端庄大气的出现在了青鸢的面前。

“告诉阿离到玲珑阁接我,你知道该如何做。”

将这道传音诀传给魔侍之后,青鸢正了正神色,看着刚好落座在对面的月瑶,轻柔一笑道:“月姐姐,许久不见,近日过得……”

“青鸢姑娘!”

月瑶浅浅一笑,她厌恶这种虚假的做派,没等青鸢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听说,昨夜你又发病了?”

青鸢一怔,她没想到月瑶如此直接。

“是啊!”青鸢看似自责般的轻拧着眉心,眼底深处的炫耀却是显而易见:“实在抱歉,又辛苦阿离陪了我一整夜,月姐姐,昨夜你一人在宫中,没事吧?”

谁都听得出,青鸢的话是在讥讽她昨夜独守空房。

月瑶收敛起心中的苦涩,淡然的抿了口杯中的热茶,依旧浅笑:“本后无事,倒是你,虽说这狐魇症无解,但等日后你能克制了,阿离也就不用如此辛苦。”

月瑶的脸上依旧淡定,不见半点怒色,青鸢见此胸腔里倏地燃起一股怒火。

她看着月瑶毫无波澜的脸,嫉妒充斥了一整颗心:“日后?你纠缠了阿离五百年,都未曾让他正眼瞧你一次,月瑶,你如此不觉得下贱么?!”

月瑶听完这话,脸上的笑意愈加的浓烈。

她早知晓青鸢今日约她见面,绝不是喝杯茶这般简单。

月瑶直了直身子,脸上不见分毫的动容:“青鸢姑娘,阿离是我的夫君,他是否有正眼看我,这都是我们二人的事,与你何干?试问你是拿什么身份同我说这话?养在宫外的姬妾?或者说,连姬妾都称不上?”

月瑶的声音轻柔,云淡风轻,丝毫不失去=优雅。

而正是这样的月瑶,却狠狠的刺激到了青鸢。

她那张伪装单纯无害的脸倏然变得狰狞可怖:“姬妾又如何?只要我一句话,阿离便会抛下你来寻我,别忘了,他昨夜便是睡在我的床榻之上!”

月瑶身子颤了颤,藏在宽大袖中的手紧攥成拳,指节犯白。

身上的疼痛和心里的疼痛在此刻一同叫嚣了起来。

她强忍着痛,整个人坐的笔直:“百年来阿离之所以会照顾你,不过是因为他对你中的咒术有愧罢了,不过青鸢姑娘,五百年前我祖父究竟是否害你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四季晨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