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章节目录

第一次遇到席南慕,是我人生中最绝望又最窘迫之际。

京城的冬天很冷,我从医院出来,拖着受伤的脚一步步走到医院附近的电话亭,给乡下的父母打电话。

祸不单行,在一个星期之前,我从工地上摔下去,地上的钢筋,刚好穿透我的右胸,但是我命大,捡回了一条命,工地赔偿了十万,医药费也付了。

我之所以会去工地上兼职一份工作,是因为妈妈在两个星期之前,哭着对我说,我弟弟谈了对象,需要十五万的彩礼,妹妹大学的生活费又没有了,我作为家里的老大,自然要负担这些,而工伤赔偿的钱,我全数转回家去了。

原本以为,我不会需要这些钱,可是……就在刚才,医生对我说,我的伤势恶化,需要做手术,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我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那些药物需要进口的,光是手术费用就要十万左右,后面还有其他的费用,可能会花更多钱。

我不想死,所以我想让妈妈把我之前借的钱借给我。

电话打通之后,我还没有开口问妈妈要钱,妈妈已经在那边炮如连珠道:“暖心啊,你弟弟前几天在网上看上一张双人床,需要一万多,你再给家里寄点钱吧,还有,你弟媳看中了一套婚纱,要两万多,我们家都答应了结婚给她置办这些,你多给一点,最好再给一个十万,到时候家里的酒席需要很多钱。”

我的喉咙,像是被鱼刺刺中一样,我突然说不出来一个字。

“妳妹妹前几天打电话说她前两天住院了,吃饭的钱都拿去看病了,你也真是的,不是让你给妳妹妹打钱的吗?你可不要将钱藏着掖着,知道吗?”

“妈,我想要问你借钱,前几天我给你的那十万,你还没有动吧,你可以现在将钱转给我吗?我有急用。”一股冷风朝着我吹过来,将我的理智渐渐的吹回来了,我握紧电话,颤抖道。

我的胸口隐隐作痛,我知道,伤口又撕裂了,好疼……

“你说什么?借钱?你弟弟结婚的钱我们都还没有全部筹到,那十万你已经给我们了,现在想要要回去?你什么意思?”

“妈,我生病了,医生说,如果不做手术,我会死的,你将钱汇给我,好不好?”我紧紧的攥住手中的电话,嘶哑道。

“少唬人,你好端端的怎么会生病?你是不是被人骗了?我不是和你说了,外面的人都是骗子,让你小心一点,我们家现在就靠你了……”

“那些钱,是我从工地上掉下来,工厂给我的工伤费。”我迎着刺骨的寒风,对着妈妈嘶哑道。

当时他们以为我要死了,才会给十万这么多,而我以为自己没事,就全部给家里寄过去了,没想到……后面会发生这种事情。

“什么?工伤?工伤少说也要五十万吧?慕暖心,你是不是还藏着钱没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叙凉苍耳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