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萧锦絮李闻谨 字数5万完结萧锦絮,李闻谨几回肠断处,风动护花铃…… 她是一国公主,他是少年将军。 他许她十里红妆,却因一道叛国圣旨终成陌路。 她为放他众叛亲离,而当他携手另外一个女子破她家国,她终是以一身嫁衣跃下城楼…… 计中计,局中局,究竟是谁覆了谁的天下?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冷宫之夜,除了凄清之月,还有一盏孤灯映照。

昏暗的烛火映照着主仆二人,身影冷冷清清。

绮里溪来到这里时,灵苏这丫头正一脸愁色的站在萧锦絮身边。

看见他来,小丫头眼里闪过喜色,暗自朝身边的人努努嘴,自己则悄然退下。

绮里溪将手中拎着的几坛酒放在桌上,有些刻意的咳嗽几声,却发现此举没有引起那女子的丝毫反应。

他有些自讨没趣的摸摸鼻底,凑近去一道瞧她手里的圣旨。

却是一道废黜旨意。

换言之,萧锦絮现在已不是婕妤,而是一个人人可欺之的下等宫婢。

他眼中幽光点点,小心拿余光打探着她的神色,却没发现丝毫异常。

正想着如何开口劝解,哪知她先一步收了圣旨。

“不知绮里先生有没有兴趣与我共饮一番?”

他瞧着她并无异色,勾起唇,“求之不得。”

庭院内,月色当空,皎皎明明。

清辉洒下,树影更斑驳。

二人皆是随意地坐于石阶上,举酒几个碰杯之后,锦絮已微微有醉意。

此时,她正看着院中的一个破旧秋千出神。

曾经一身宫装在桃花树下荡着秋千的无忧女子,好像已是上辈子的事。

空气中飘来淡淡草木花粉的味道,她仰望星河苍穹,一瞬间排山倒海的忧伤突至。她明白,一切,都不过是无法重复的疼痛。

“修一下,应该还是可以荡的。”

身边的人轻轻说道。

她看他,却发现他的目光同样落在那个秋千上。兀自一笑,那一笑里的深意无人知,只是自顾为自己斟满了酒。

“喝多伤身,今日就到此罢。”

她看着他的手,声息没有起伏,“你不是说,今日不醉不休么?”

言毕,手腕上相挡的手犹豫了片刻,最终撤去。

她举杯,一饮而尽。

“今晚的月,比平时要圆了些。”

锦絮晃着手,半眯起眼从指缝中窥探着高空圆月。

耳边,是虫鸣嘶嘶,倒更显得此处僻静荒芜。

绮里溪同样望过去,轻转着手中酒杯,不知是不是这刻的清幽所致,他的声音,带了丝丝渺远飘虚之味。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亘古不变。世人纠结的,不过是那胸中一点寸心。”

“先生清姿如卧云餐雪,胸怀亦不比我这等俗人。”

她的话让他微微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举手投足无不潇洒恣意。

“世上很多事会让你蒙蔽双眼,换种方式去看,或许,又会有另外一番景象。”

他看向女子,不经意瞥过她脸上的痕印,虽是抹了药,但还是很明显。他清楚,这一巴掌,是结结实实打到了她心里。

锦絮如何听不出他言语中的开导之意,只是当局者迷,他不曾涉事其中,便永远无法跟她感同身受。

她骨子里是高傲的,又是倔强的,若这么轻易就能听进别人的话,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不知南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