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染司音 字数0完结叶染,司音五百年暗自欢喜,五百年夫妻相伴,她钟情了那人千年,只换来满身伤痕与痛楚。以至于她最终也不愿怀念。她问他,可曾爱过?他毫无犹疑:不曾,一刻都不曾。……既如此,她只愿同他死生不相见……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小产!”

司音一懵,茫然的看着澜辰清透的双眸,他眼中不带丝毫欺骗的澄澈告诉她,她盼了五百年的孩儿来了,却又走了……

鼻头闪过抹酸涩,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司音紧紧的捂着坠痛的小腹。

司音心知,以她仅剩的寿命根本难以将孩子生下来,可是只要一想到这个孩子是因为叶染自私的行为才失去的,司音爱了叶染千年的心,陡然升腾起一抹恨意!

澜辰微微蹙眉,不知为何,看着眼前的女子捂着肚子,神色发颤,心中也会跟着不舒服。

平日里,叶染总会在同他喝酒时说起这个女子,不过大多些说她恶毒,狠心,不择手段。可现在,他却怎么也不能整个女子和哪些词贴靠上。

应该很痛吧!

小产,妖力溃散,命不久矣……

澜辰掩饰着心头的酸涩,将平日紧守的不与女子近身抛在脑后,抬手温柔的拍了拍司音的肩:“是不是很痛?”

一声微不足道的关怀,却让司音堆砌了五百年的坚固城墙尽数坍塌。压抑在心中五百年的委屈和苦涩倾泻而出。

她痛,可从没有人在乎!

司音紧紧咬着唇,将欲奔涌而出的泪水全部压制在眼眶中,倔强的不让它们流出来,而后嘴角牵起一抹苦苦的笑。

澜辰一愣,他想过她会痛哭,想过她会沉默,却独独没想到她会笑……

而正是这样的笑,更让人触目惊心!

澜辰收回目光,不敢再去看。

生怕只要他的目光再多停留一秒,心便会同她一起痛起来。

他收回手,退后了一步道:“我还有事,魔侍在门外,有事便唤他们去做。”

澜辰转身离开,殿门关上的一瞬,司音将整个人都埋在了被子中,她蜷缩着身子,狠狠的咬着不知何时已经重新生成血肉的那只手臂,压抑着喉中的呜咽……

连一个外人都看得出她的脆弱,可是为何,那个自己爱了千年的人看不出?

是因为不在意而不曾看出,还是因为看出了也不曾在乎!

站在门外的澜辰未曾离开,屋内的景象不用进去,便已然显现在眼前。

就连他都会为此难受,难道叶染真的对司音没有半分心疼么?

难道哪怕知晓司音要死了,叶染也还是会无动于衷?

澜辰不知,可脑海中药魔的话却是一遍一遍的响起,终于他拿起了通镜,连接了叶染。

“司音小产了,在药魔殿。”

澜辰等了许久,也不见回复,复又开口说道。

“叶染,你是否过来看一下?”

脑中药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澜辰的声音有些发抖,“司音身子不大好,她的妖力……”

“澜辰!”

澜辰的话还没说完,叶染的声音陡然响起,语气明显的不耐烦:“你理应了解我,司音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通镜连接猛地被掐断,伴随着屋内司音低声的呜咽哭泣,整个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四季晨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