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章节目录

在我们村有一个很深的忌讳,清明节家里成年的小辈都要去上坟,还得在坟头压纸,老人说这是让祖宗知道家里人丁兴旺,如果不去就是对祖宗的不敬,会招致大祸。

我家到了我这一辈就我一个女孩,给奶奶压纸的活就落在了我身上,可我那天去给奶奶上坟的时候,却把纸压错了坟头。

本来我都没发现,还是我从坟地出来的时候,一块来上坟的三大爷问我:“晓晓,你上完坟咋不给你奶压纸?”

我愣了下,“我压了。”

说着,我重新往坟地里看,发现我奶的坟头还真没压纸,反而是她旁边的坟头上压着几张纸钱。

我这才意识到,我刚才压错坟了。

三大爷也看见了,脸色一变,连忙掏出几张纸钱给我奶压在坟头上,拽着我匆忙往山下走。

越往山下走,我就感觉肩膀越沉,像是压着啥东西,而且头昏脑胀的,眼皮直往下耷拉,直打哈欠。

走到院门口,正好碰见爷爷。

我叫了声:“爷”,眼前一暗,直接栽到他的怀里。

我脑袋里乱糟糟的,耳边嗡嗡的响,总觉得有双手掐在我的腰上,掐的我生疼,身上忽冷忽热,我抱着胳膊,缩成一团,难受的都要喘不过来气。

可腰上越来越疼,迷迷糊糊的,我好像看见一人跪在床边。

那人缓缓抬起头,看清他的脸,我猛吸口凉气,心里一凉,他的脸上带着个木雕的面具,只露出一双眼睛,眼神交杂着悲伤和愤怒,眼睛下方的木制面具上有道殷红的血痕,仿佛下一刻就要滴到我身上。

那人缓缓凑近我的脸,声音低沉,质问:“你不认识我?”

说着,他手上用力,我的腰都要被掐断了。

我疼的嘶嘶吸凉气,那还顾得上想他说的啥,惊慌的喊着:“爷爷。”

我刚喊完,一股子呛人的烟味扑到我的脸上,我被呛得咳嗽个不停,挣扎着睁开眼睛。

爷爷站在床边,刚掐灭手上的烟。

我刚想说话,爷爷就冲我摆摆手,让我别出声。

他拿出一张红纸铺在炕桌上,像是过年写横批对子用的,然后自己盘腿坐在炕桌前,右手食指放在墨水瓶里,左手捏着一根香,闭着眼睛,嘴巴快速的动着,像是在说啥,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随着他说话,香燃烧的速度越来越快,眨眼的功夫就烧掉了大半截。

突然,爷爷浑身一震,虽然闭着眼睛但他的眼珠不停的转动,他的右手食指从墨水里拿出来,在红纸上快速的写了三个字,不过写的很潦草,我根本看不出来他写的是啥。

等到爷爷写好,用针在我的食指上扎了下,把血抹在红纸上。

我脑子昏昏沉沉的,看到这里又睡了过去,我再醒来的时候是被院子里公鸡的叫声吵醒,一睁开眼就看见爷爷正坐在炕边抽烟。

“爷……”我嗓子疼的厉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夜白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