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章节目录

崇光心头从未像现在这般平静!

循着卷轴上留下的指引气息一路御风而行,终于在一片树丛间落了下来。

举目四下看去,突然目光一怔,在原地楞了半晌才缓缓抬腿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停在了一株枝繁叶茂的桃树前。

郁郁葱葱的枝叶间,他一眼就看到了那打在枝丫上的青丝结!

“你……”

这就是一棵普通的桃树,他并未从这棵树上感受到半点法力的波动。

唯独能让他心神震动的,就是那枚他亲手打上去的青丝结。

“不知……”

崇光张了好几次口都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面前这棵桃树。

神?妖?仙?

崇光神情突然一震,妖?

桃妖?

锦觅就是桃妖?

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崇光呼吸逐渐加重,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桃树,才想开口,却有一道粗狂的声音自树干上传了出来:“来的可是崇光殿下?”

崇光一愣,下意识的张口道:“真是,不知您……”

“呵呵!”粗狂的声音带着苍老的慈爱,像是在叙述一间有趣的往事,“多年前殿下酒醉路过,一时顽皮在老朽身上打了个青丝结。老朽本以为殿下醒来便会寻来亲手解下这一玩笑的举动,却不曾想让老朽一等竟等了这些年。”

崇光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僵在原地。

他……跟一老桃妖定了终身?

这荒唐的事真的是他做出来的?

此妖不是锦觅?

“老朽才出关,怕是殿下也着急了吧?”粗狂的声音与这株通体都透着姣美的桃树有些格格不入,可偏偏却将这份粗狂坚持到底,“时间不早了,殿下与老朽一起将这青丝结化解了吧,不然怕是殿下连老婆都娶不到了,呵呵!”

崇光神识渐渐归位,怔忪的神情也逐渐松弛下来,他眼里透出一抹狐疑,口中倒也谦虚:“前辈,不知能否与晚辈详细说说当日荒唐的一幕?”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此时他脑海中那些记忆碎片也得到了证实,可太过详细的那一幕幕却仍然想不起来。

桃树似乎有些不耐!

也确实不耐,锦觅隐忍的痛苦。

原来刻意的心如止水并不代表真的就心如止水了。

从这个男人一落在此处的时候,她那颗平静了几年的心便疯狂跳动起来。

若非她此时修为高深,怕是要在第一时间就露馅了。

更何况,她与他之间有了血脉的牵连呢!

“当日之事并不复杂,殿下躺在树下休息,许是醉的厉害出现了幻觉,不顾老朽的阻拦,愣是将青丝系在了老朽身上,都未曾等酒醒便离开了。”桃树发出无奈的叹息,“殿下此时能寻来,怕是早就察觉到青丝结给殿下带来的不便了。”

两人怕是连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青梨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