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贺执唐慕夏 字数100万完结贺执,唐慕夏鱼的记忆只有七秒,而我,却爱了你七年。 ——唐慕夏。 唐慕夏从没有想到,在回国的第一天,她会遇到她的前夫----贺执! 外界传言:娱乐圈大亨贺执矜贵冷酷,不近人情,不碰女色。 却无人知道,他结过婚,还离过婚,甚至还有个儿子! “谁的?”他冰冷开口。 “我……我自己生的!” “哦?不如请乔秘书给我示范一下,如何,自—交?”他一字一顿,步步趋近,将她逼的无路可退。 乔景言小朋友不依了,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高级定制的白衬衫被她割裂开,露出了鲜血模糊的伤口,唐慕夏一缩疼的难受,再偏一点点就会从后面直穿心脏,到那时候贺执就真的没命了。

“没有麻醉,会很疼。”

吸了吸有些酸涩的鼻子,她甚至不知道他听得到听不到。

“我是男人。”

贺执无力的闭着眼睛,嘴巴却动了动,比起这七年无数个夜里的痛,挨刀子算什么。

明明已经快要失血疼痛的失去意识,却还要彰显自己大男子主义的风范,她红着眼努力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说不定我就顺手公报私仇了。”

七年前也好,前几天也罢,他都没少让自己心里难受。

贺执不说话,挑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苍白的唇角依旧性感,“你试试看。”

唐慕夏撇撇嘴,抬头看向天空,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让自己的手不要在颤抖。

锋利的刀子割破身体的皮肤,从表皮细胞到真皮组织,她细致而迅速的滑动,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令皮下肌肉组织受到最小的刺激,最少的疼痛。

没有吸引器,鲜红的血顺着刀锋就滴了下来,她手上,身上的衣服都沾染上了属于他的鲜红温热,熨烫着一直努力告诫自己要冷漠的灵魂。

子弹的直径很小,可是没有专业的设备,伤口切割就变得难了许多,和以前医疗设备不发达时候的原始剜肉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是两三分钟的时间,唐慕夏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汗,她只是在医院实习了半年,甚至没有医生的行医执照,每一次落刀都心里都格外的害怕,可理智却又要求她必须克服这种恐惧。

刀子的尖头位置触碰到了子弹,唐慕夏深吸了口气,“贺执,我要取弹头了。”

“嗯。”

呼吸微弱的嗯了一声,贺执手搭在她还是控制不住有些颤抖的腿上。

刀尖用力一剜,纤细的手指迅速的将弹头捏了出来。沾满鲜血的手指明显能够感觉到他浑身肌肉都在那个瞬间僵硬在了一起,这样的取法有多痛,她虽然没有亲身经历可也能想象的出来。

“贺执,你还好么?”

丢掉刀子,她捧着贺执的脸,想要确认是否还能有意识。

“你老师没告诉你要包扎?”

苍白如纸的脸仿佛随时可能死去一样,贺执气如游丝的说了一句,头就重重的磕在了她的肩膀上。

“阿执!”

唐慕夏喊了一声,在确认他的心跳频率还在正常范围内,她才迅速将他身上的衬衫和自己的裙摆都扯成一条条的,包裹住不断流血的伤口。

忙完一切,她早已经害怕疲惫到了脱力的地步,小心翼翼的让贺执靠在自己怀里,看着渐渐下沉的太阳。

他才取了子弹,没有止血药物只要稍微移动他伤口就会再次出血,一旦失血过多休克那才是大麻烦。

“我们今晚就在这过夜了。”

唐奕没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墨云归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