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温曦陆之重 字数0完结爱一个人能有多卑微?温曦从来不知道自己能卑微到只能依靠着和姐姐一样的容貌,才能换来陆之重的一点点视线。年少的欢喜总是义无反顾,她欢喜了陆之重六年,哪怕他如何拒绝,如何羞辱,始终百毒不侵刀枪不入。但是爱这个东西啊,总是有限度的,只是温曦醒悟的太早,而陆之重,领悟的太晚。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不是没有闹过,也不是没有怨过,不过这一切都在温萱一声轻轻的咳嗽下,变得无关紧要。

温柔大方的温萱虽然身体抱恙,但在青州城里向来有一个好名声,整个青州城里,无人不知绣坊大老爷的一对双生女。

姐姐温柔体贴,虽患有心疾但是为人高尚。

妹妹绣活上称,有青州双面绣一绝的称号。

当时,陆家与温家有一纸婚约,但由于是双生女,十二岁那年,两家长辈做了主,让几个孩子见上一面,哪对和了眼缘,便定下亲事。

那是温曦第一次见陆之重。

梨花盛开压枝头,树下的少年曲起一腿背靠园中大海梨树,手中一只青玉脆笛,薄唇微动,欢快的曲子飘荡上园,落在心口。

她还不知是何人,秉着未曾在府中见过的缘由,牵着纸鸢朝着他靠近,哪知一个不慎,纸鸢缠住了另一只漂亮的纸鸢,她识得那只纸鸢,是她胞姐温萱的。

那线缠着缠着,便缠到一起分不开了。

她不肯服输,温萱便无奈放弃了,纸鸢落下温萱小步跑来捡时,恰好看见树下温润如玉的陆之重。

陆之重将纸鸢还给温萱,当时温萱低头一笑,脸上初显媚态。

那一梨塘美景,也不知是迷了谁的眼,惊艳了谁的时光。

直到现在。

纸鸢是温萱的,陆之重也是温萱的。

温曦想着,脑袋愈发的沉了,眼前仿佛又出现三年前陆之重的笑颜,他语气低沉,眼底都是青涩的爱恋,“温妹妹,我,我想问一下……”

她羞红了脸,手脚不知往哪放,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轻轻的开口,声如细蚊,“嗯,你问。”

“你姐姐都喜欢什么?你能给我说一说吗?”

温曦错愕的抬起头,少年羞涩的笑容有几分窑迫,“那个……不如,你写在纸上递给我也行!”

一腔热血被一盆凉水泼的不剩一点热情。

心痛来的猝不及防,但她只能惨白着脸微微一笑,应下他这个无理的要求,也写了数年纸条送过去。

昏昏沉沉,似要睡了,温曦放松了身体,却被一声怒吼惊醒。

“温曦!你还在做什么!喝了血还要煎药,你不去煎药来睡觉?”

温曦睁开湿漉漉的眼睛,昏昏沉沉的看他一眼,那是年少时梦中时常出现的脸,此刻看来,陌生又熟悉。

见她醒了,陆之重眼底尽是嘲讽,“怎么,还不快点滚去煎药?”

温曦挣扎着起身,披了外衣,“你怎么来了……”

虽说明媒正娶的是温萱,但是要同房的却只能是温曦,长辈想要抱孙子,长子只能温曦来生。

陆之重也不想温萱落得个不好的名声,因此今夜过来,也是为了作一个戏。

温曦才似想起来,今夜是自己出嫁之日。

她勉强笑了一下,下床麻木着朝陆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御卿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