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流华笙 字数5万完结江流,华笙生死门中尘缘了,因果台上名姓消。 我还想……再试一次!最后一次…… 可华笙怎么也没想到,这最后一次的结果,疼得她肝肠寸断。 江流,我就快坚持不下去了……立即阅读微信阅读

试读章节目录

东天界,生死门,因果台。

华笙站在台前,看着她名字旁,愈发暗淡的另一个名字,心头一苦。

生死门中尘缘了,因果台上名姓消。

“丫头,你明白的,这名字暗了,便是缘尽了,为何不放手?”一侧眼含悲悯的月老劝慰道。

放手?

她也想,可终归是不舍,也不甘!

华笙将眼中欲倾泻而出的泪水尽数逼回了眼眶,哑着嗓子道:“我还想……再试一次!”

最后一次……

回到寝殿,已接近日暮。

华笙迎着月色踏入映着星星烛火的寝殿,脚步却是在瞧见屋内那人身影时猛然顿住。

“你……怎会在此?”

复提步走进寝殿,却难以掩盖心中的惊喜,华笙定定的看着那人问道。

“不在此,本殿下怎知太子妃这般闲适,门落锁都未回宫!”他微挑的眉眼中划过抹讥讽。

华笙抿唇不语。

成婚七百年,他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恶劣。

她本是北天界战神之女,奈何父君殒于神魔大战,继位后,为了扛起北天界之责,她要东天界仙主履了婚约之信,于是,她嫁给了他的儿子——江流。

也是她念念不敢忘的初心!

华笙压下心内的怅然,走上前为他斟着茶:“有事便说吧。”

江流嘴角牵起抹讥讽的笑,掌间仙力翻涌,划过华笙腰间,带着一物回落到他手中。

华笙垂眸,视线划过空无一物的腰间,松松扣在一处的五指猛然收紧。

江流手中的,是代表东天界太子妃的宫令……

他这是要……收回?

华笙压着喉头涌上来的滞涩之意,装作不明出声问道:“你……这是何意?”

“不明白?”江流眯了眯眼,掌心令牌砸在桌案上,发出声响。

怎么会不明白,只是不想明白而已。

华笙压着心头的憋闷,强压着鼻尖的酸涩,颤声问道:“你要同我和离,总要给我个原因吧!”

“七百年的名义婚姻,原因需要本殿下说?”江流轻呵了一声,站起了身,嗓音幽凉。

猛然闭上眼,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华笙甚至不敢面对眼前的场面!

江流要休了她!七百年夫妻,原是连个体面都不愿给她。

华笙紧咬着牙,目光怔怔的望着那块令牌,满眼湿润。

“江流,再等等好不好,再给我点时间……”

我不想这般放弃你,放弃我们之间的所有……

“华笙,本殿下没义务陪你演这无聊的戏码,过往这七百年,已是念着你父君的情分。”江流睨着华笙如今这般卑微的模样,心头滑过抹异样。

他蹙了蹙眉,冷声斥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君心知否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