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章节目录

南栀小脸惨白一片,她胸口上下起伏着,因为与慕司寒贴着身子,是以她身体每一次起伏,他都感受的异常清晰。

视线微移,刚好能透过一丝缝隙看到那深深的沟壑,一股邪火猛地窜了起来。

他低低笑道:“你果然愿意听本尊说你下贱这种话,起伏这么剧烈,是怕本尊感受不到,怕本尊不宠幸你吗?”

说完一低头,对准那张樱桃小口含了下去。

“唔,放开我……”

“别装了,多少次想爬上本尊的床,图的不就是本尊的身子吗?本尊给你就是!”

原本应该是卿卿我我的耳鬓厮磨,对南栀来说却成了痛彻心扉的折磨。

旧痛未曾褪去,新的疼痛来袭,甚至有点点的血腥气自两人交合处传了出来。

“南栀公主,为何那里的伤不理会?”慕司寒眼底闪过嗜血的快意与疯狂,低笑道,“还是你就好这一口?”

南栀闭上了眼,任由泪水蔓延,痛楚席卷。

治疗术的确不是万能的,有些伤不能治,比如心伤,比如……

慕司寒邪火褪尽,起身离开时丢下一部竹简,冷声道:“这是凝练出净骨珠的秘法,本尊再来时若见不到净骨珠,便是你枫国灭亡之时!”

“还有,若你真想离开,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慕司寒顿步补充道:“跳下封妖崖便是了!”

语毕身形一闪从屋内消失。

南栀闭上眼,遮住眼底散不去的痛楚。

他竟然让她跳封妖崖?

那个任你是仙魔神妖,跳下去都是九死一生的地方。

果然,谁伤燕青儿一根毫毛,都要付出同等、甚至痛苦百倍的代价。

抚摸着手里的竹简,南栀眼底最后一丝柔情徐徐融化开:“你可知道,我也曾上天入地让伤你的那个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虽换不来你同样的对待,我也不曾有半丝悔意。”

柔情散去,与之一起的还有手里化为灰烬的竹简。

拥有净骨的人,想将骨凝练成珠,还需要借助旁的秘法?

天魔府正殿,慕司寒站在那口冰棺旁边,盯着冰棺中那张青白的脸,狭长的眼底隐含着些许疑惑不解,有片刻的失神。

今日本该是他大喜的日子,若是礼成,他心心念念的人儿便成了他的妻,哪怕倾尽所有也好护住她的身躯,只等醒来那日与她相守到岁月尽头,永不分离。

可他却在冰棺入门前失了理智,与那个恶毒的女人胡闹纠缠,以至于忘了正事错过了良辰吉时。

虽终止婚礼与凤主出关有极大的关系。

可若是没有因为胡闹耽误的时间,现在冰棺中躺着的人,便正式成为他的妻子了。

失去了两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青梨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