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读章节目录

宾客们倒吸凉气。

这不显山不露水的周家大少,才是最狠的角色啊!

“嘿嘿,你们送的一点心意都没有。”最后一个青年,冷冷一笑,勾勾手,后方保镖上前,一把硕大的铁锤,就划出抛物线,重重砸在徐逸脚下。

咔嚓!

地板碎裂。

顿时,鸦雀无声。

送这么大把锤子?

“本少钱少涛,徐逸,你可还记得?”青年鹰钩鼻,显得目光格外森冷。

他看向徐逸的目光,狞意十足。

徐逸笑了笑,弯腰将铁锤捡起,道:“钱大少,我怎么会不记得你?谢谢送来的贺礼。”

曾经的钱少涛,是除了汪不仁之外,最喜欢找徐逸麻烦的人,连带着跟徐逸关系好的人,也都少不了被他欺负。

例如当年的王逢源,就被钱少涛吊起来打过很多次,并且灌他喝尿等,极致羞辱。

直到后来王逢源成了孙厉光的一条狗,钱少涛才打狗看主人,饶过了王逢源。

“不用客气。”

钱少涛冷笑道:“你敢废我姑姑一只手,很快我就会用这把铁锤,将你全身的骨头,一根根砸得粉碎!”

徐逸一脸诚恳:“那我倒是比较后悔只废了钱桂芳一只手,应该把她全身骨头全都敲碎的。”

所有人:“……”

针锋相对,火气十足!

“高总参,麻烦收一下礼物,四位请入座,菜肴凉了,可不好吃了。”

最靠近大门的一桌,至今还空着。

徐逸坐在背对大门的位置,而赵越名四人,则冷笑连连,各自落座。

“徐逸,你胆子挺大的。”李运通道。

徐逸耸肩:“被吓大了。”

“以前你可不敢这么嚣张,现在有点底气,想报仇啊?啧啧,可惜,今天徐家重建,就要再被灭一次了。”

“孙家正在赶来的路上,你准备好受死了么?”

徐逸摆手:“不说这些,咱们之间除了李运通当时还小,没碰过面,其他人都是老朋友了,久别重逢,当浮一大白,就是比较可惜,孙厉光没在,不然就凑齐了。”

“怎么?你还敢在这将我们一网打尽不成?”钱少涛眯着眼睛冷笑。

徐逸连忙摇头,亲自为四人倒酒,然后端起酒杯道:“哪能啊,我打算先把孙家灭了,然后再来慢慢的收拾你们,赵钱孙李周五家,八百嫡系的人头,我都惦记着呢,先杀你们四人,多没意思,一个家族一个家族,整整齐齐上路,才有个照应。”

全场死寂。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五官在扭曲。

这徐逸不是废物,他是疯子,是傻子才对!

如此骇人的话语,竟然说得轻描淡写,像是在告诉别人,他等会要吃五个包子一般,轻松随意。

当五大家族是什么?软柿子?

王逢源听得脑袋宕机,不断低喃:“疯了……他疯了,疯了!”

可不知道为何,此时的王逢源,脑海中又浮现出九年前那个

...

阅读全文

喜欢这本书的人还在读

作者

飞爷

新人报道,请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