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碑上的守护者之九命悬猫

鬼姐姐坟碑上的守护者之九命悬猫
坟碑上的守护者之九命悬猫作者:王白石更新时间:2017-09-08 20:34:00字数:2974

接下来我要讲的故事是,关于九命悬猫的故事,这个故事是我父亲口述给我的。

那是七八十年代的农村,故事发生在湖南某个乡村,话说在七八十年代的农村,那个时候连吃上一顿饱饭都很奢侈,谁家能吃上肉,那可算的是属于富裕人家,那是个属于做工分的年代,也是知青下乡的年代,村里的年轻人小伙子血气方刚,女孩子大都是知情,在男人的堆里谁挣的工分,谁吃上肉,那可算的是很牛逼的事情。这天几个小伙聚在一起,打算去哪弄点野味,给大伙开开荤,也好在知情堆里显摆显摆。

“二流子,那天你在哪个田坝里头看到兔子的屎了,今晚我们哥几个,带上土枪给它收拾了,给大伙整一下酒菜”说话的是“二流子”曾自云的死党——马六。说话的时候马六的脸上还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曾自云。

马六是谁,马六跟是曾自云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可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两兄弟,在这个村里头只有马六敢这么把曾自云叫做“二流子”,换做其他人,曾自云不服,非的干上一架不可,但是马六接二连三几天独自一人在山头打到几条兔子,让曾自云有点邪乎,TMD自己运气这么背,怎么就打不到兔子。

“怎么说话的,就你能打到兔子,就能耐了,是吧”曾自云蹲在一个石墩上,手里拿着草烟,吸了一口,淬的一下,把烟头吐在地上,曾自云起身“看好啊,今晚就让你们开开荤”说完,曾自云回到家里扛起土枪就往山里走去。

“哎——哥我跟着你去”另一个小伙严三看到曾自云走远,在人堆里叫到。

“要跟来就赶紧的!”却闻其声不见其人,曾自云在远处说道。

两个人走在山里,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鸟儿已经回巢,山里静寂无声,偶尔还会有几只乌鸦的叫唤,严三和曾自云穿着布鞋,悄悄的走在密布的树枝下。

“哥,我想撒泡尿”严三夹着两腿,表情憋屈着。

“真是懒人是尿多!快点去!我等你!”曾自云拿着土枪坐在石堆上等着严三。

曾自云脱下布鞋,抖抖了里面的泥土,倒了出来,眼睛朝四处看去,密密麻麻的大树小树,荆棘丛林,未曾看到什么兔子窝,兔子屎的,严三站在一旁背对着曾自云。突然眼尖的曾自云看见严三撒尿的地方像是一块坟碑!

“喂!你朝哪尿呢!”曾自云一声大吼!惊得树林里鸟儿一大片飞起。

严三抖了抖腰身,拉上拉链,畏畏缩缩的朝那块石头看去,曾自云走了过来,草丛里凸显着一个像是坟碑的石头,曾自云用土枪扒开草堆,一块完整的石头呈现在曾自云的面前。

“九啥,什么,氏,什么什么之上”曾自云看见那块石碑上模模糊糊写着几个字,但是年久风化已经看不清楚是什么字了。“看样子这真的是坟碑”曾自云惊道。要知道对着坟碑撒尿那是对死去的人大大的不敬。

曾自云马上对着石碑,鞠了几鞠躬,“冒犯冒犯”脸上净显歉意。

“还不快走”曾自云对背后的严三怒斥着。

严三吓的连忙唯唯诺诺应到起,貌似已经知道犯了一个大忌,忙说“好好好”。

两个人连忙朝大山深处走去,天空慢慢的暗了下来,夜色已经来临,大山里了无人烟,静悄悄的大山,偶尔会有两只斑鸠飞起,这一带一到夜晚野兔都出来找食,严三开始兴奋起来。

“哥,后面是不是有啥跟着咱们”严三在曾自云的后面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曾自云朝后面望去,远处的草堆里,发出“梭~梭~”的声音。

曾自云作势“嘘”,悄悄朝草堆走近。

“嘭!”的一声,曾自云举起土枪朝半人高的草堆开了一枪。

“喵!”一声老猫的惨叫声划破原本寂静的大山。

曾自云急忙刨开草堆,双手并用的寻找老猫的影子,一声惨叫,叫的曾自云心里甚是瘆人。

严三紧随其后,用手里的老式电筒,照向曾自云翻开的草堆。然而当曾自云寻遍了整个草堆都没有看到老猫的身影!

“娘的!见鬼了!”曾自云气愤的说道。明明听见老猫被打死的声音却没有看到影子,连血迹都没有!太诡异了!

曾自云看向严三“你听到声音没有”曾自云问道。

“听到了”严三吞了吞口水,此时有点害怕起来。

“怕什么怕!被老子逮到,非得打死不可”曾自云是出了名的胆大,不知道是不是不想在严三面前搞的自己很怂,还是怎么,曾自云愤愤说道。

夜色已深,严三和曾自云在山间已经开了几炮,仍然一无所获,好几次兔子从腿边跑过去,曾自云都没有逮到,曾自云懊恼的抢走严三手中的手电筒。

“你往哪照!你到底晓不晓得照!”严三拿起电筒咬在嘴里。

“嘭!”严三对着远处的野兔开一枪,一声沉闷的子弹声穿入了肉体。

“嘿!终于打着一只”曾自云屁颠的跑过去,捡起地上的兔子。

曾自云又向其他地方望去,黑暗中,仿佛有两只闪光的眼睛,立在远处石堆里,曾自云把兔子递给严三,关掉手电筒免得打草惊蛇。示意曾严三,自己悄悄向那一团东西靠近。

举起枪杆“砰!”的一声,又是一声老猫的惨叫。

一声惨叫把严三的魂都叫的快没了,严三额头上密密麻麻慢慢的渗出了汗水,让严三握住枪杆的手劲更用力了些,手心微微湿润起来,阴魂不散的老猫,一声声惨叫,大山的坟碑,一系列串联一起来,让曾自云的心里开始发怵。

曾自云走进石堆,然而惊悚的发现,他走近的这个地方,刚刚老猫呆过的地方,依然没有老猫的影子!!!!!

曾自云吓的倒退几步,“你听见声音没有”曾自云一不小心倒退撞到了严三。

“听到了”曾自云此时也吓到有点腿软。

“他妈的,太邪乎了”曾自云说道。

“咱还是回去吧,这山里....”严三欲言又止,明白曾自云也懂那个意思。

“走走走!回去回去”曾自云说道。

两个人赶紧小心翼翼的朝回家的方面走去,远处一双眼睛,不,一双发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曾自云和严三。来时两个人已经翻过了两座大山,要想直接回去,要么还是走那条荆棘的丛林,要么走大路,四处都是光秃秃的田坝,这样又能避免又走回严三撒过尿的坟碑,曾自云选择了后者,走大路,虽然路要远一点,现在两个人就像掉魂的慌乱。急忙下山走大路。

空旷的田坝,两个人惊魂未定,严三时不时还往后看去,害怕又紧张。

突然,曾自云停住了脚步,手电筒照在前面田坝的小路上,一只硕大的一身黑色的皮毛,发着光的眼睛的老猫屹立在路上挡住了曾自云和严三的去路,严三撞到曾自云的身上。

严三也看出曾自云的不对,顺势望去。

“喵~”老猫发出声音,这一次不像前几次凄惨,更像是一种阴狠的示威。

曾自云拿起枪杆对着老猫就是开枪,连着开了五六枪,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突然“嗖——”老猫蹿了过来,直达曾自云的脸面。曾自云拿起枪靶子直直的就向老猫的头部叩去。

老猫试图躲闪,一声沉闷,老猫掉在地上,曾自云迅速捡起地上一块巴掌大的石头,朝老猫走去,这一次无论怎么着都得砸死老猫,曾自云拿起石头,狠狠的砸向老猫的头颅,瞬间血花四溅,石头上田坝上都是血淋淋的鲜血,触目惊心,

“喵~喵~”老猫惨烈又挣扎的惊叫着。

老猫已经被曾自云砸的面目全非,硕大的老猫依然还在挣扎,老猫睁着凶狠的眼睛,反口咬在曾自云的手臂上,像是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一般,然后一蹬腿不动了。

曾自云的心脏跳动的厉害,抽丝般的大口喘着粗气。

严三惊慌站在一旁,急忙说道“哥,哥你怎么把野猫打死了,那是犯了大忌啊”

“走,我扶你回家”严三急忙扶起曾自云就朝家里赶去。

回家后的曾自云高烧了40几度,在床上躺了十天半个月,日日夜夜,嘴里学着猫叫,

后来在佛堂里一老仙人那里求得方子,一副下去,半个月之后就好了。

当曾自云跟老一辈的人们说起这段诡异的事情的时候,老一辈的人就告诉他,那是坟碑上的守护者——九命悬猫。惹不得。如若不是曾自云阳气太甚,怕早就一命呜呼。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惊悚】我在阴间开了一家客栈,只接待死人

【诅咒】没有四肢的布偶,每出现一次便有一个人死亡

作者寄语:亲爱的读者们,记住我~我叫王白石~,在鬼姐姐首页输入王白石搜作者,关于王白石的文章就一目了然了哦~想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故事中吗~加我微信15982207197留言+名字+反派/正派就可以了,在看故事的时候一个醒目又熟悉姓名映入眼帘是不是特别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呢~爱你们哦~么么哒

作者:王白石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你是七月十五的生日吗?<<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灯影

  • 61.157.126.*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2017-10-14 1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