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灯

鬼姐姐纱灯
纱灯作者:尤衡宇更新时间:2017-09-14 10:02:00字数:2482

他,坐在小湖旁。

他,一直望着家里的方向。

他,看得见,挂在宅院门廊上,那两盏用于祭奠的纱灯。

他家是四合两进宅院,所在的位置,离小湖不远,所以他,看得见。

很清晰的烛火闪烁于祭奠纱灯里,他懊悔着。

由于学有所成,高中以后他便离开家乡,到大城府里大学就读。

几年以后,他拥有了傲眼亮人的成绩,让他成功应聘至国内外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上班。

而他,如今成就不凡。

他,是一缕魂魄。

他,迷茫地飘荡着。

他,依稀记得,家就在这个方向。

他并不优秀,优秀的是他的兄长,所以这么多年,他一直呆在老家。

他平日里做些普通的工作,有一间小小的杂货店,小生意,老地方,前景不错,他的日子也过得写意。

只是,美中而不足,哥哥很少回家,来看看两老。

他总觉得愧对父母。

不知怎么的,他看得见!

他看见,他亲身弟弟的灵魂,飘荡在家门外。

他哭了,他很想对着他喊,家在那儿,哥哥带你进去。

可是,他没有勇气。

他没有,面对错误的勇气。

他不了解,为什么,自己看得见。

隐隐约约,他感觉到了悲伤。

远远的,他瞧见了他哥哥。

同时,他也看见了,站在哥哥身旁,黑白双服,头戴乌纱官帽的两个人。

他感觉到了不对劲,在那两个人身上,他远远的就感觉到了寒意。

他想飘过去,他想将这两个人驱走。

但是,他没有行动。

因为他看见了,他看见。

他看见了,他双眸中的懊悔、愧疚、难过,还有,兄长对弟弟的慈爱。

他用生日,来让哥哥回家一趟。

没想到由于下过一场大雨,路面昏暗。

他害怕,哥哥不熟悉路况,在回家时遭了殃。

所以,他提着老式纸纱灯,走出了家门。

这一次,终于能迎接哥哥回家了。

他,是高兴的,他知道,两老也高兴,那笑容,自己在家门里多久,他都没瞧见,他们这么高兴过。

他并不嫉妒,他知道他没他哥哥优秀。

甚至,由衷地希望,他哥哥能一直优秀下去,但也希望,他哥哥能常回家看看。

可是,如今,一家人团聚,却变得奢侈,也变得不可能。

他叫了,“弟弟,家门在那,哥哥领你回去。”

他想要面对,他所犯下的错误。

此刻,他双目变得更灵光,他更能看见他弟弟了。

他错了,他开着奔驰,唱着歌儿,高高兴兴,意气风发的回家。

他想要给弟弟一个惊喜,所以他买了很多东西,都是高科技产品。

这些年,他少回家,他总知道,家里弟弟照顾得很好,可是自己放不下事业心,久了,他也忘记回家了。

他差点忘记,弟弟的二十岁生日,就快到了。他们相差快十岁,而他也离家快十年。

他哭了,他错了。

他撞死了他唯一的亲弟弟。

他不熟悉路况,即便打着大灯,他总觉得他看不清。

他开得很快,所以撞到人时,他隐约能感觉到,那个人被撞飞了。

他没有勇气下车,因为他知道,这个人死定了。

他后悔他没下车,因为这个人,是他亲生弟弟。

他大喊,他呐喊,谁有会想到,家门的不幸,是自己造成的。

老家的父母,原本是开心的笑着,笑到哭了,哭得歇斯底里。

生辰前,变成了忌辰。

他,魁梧的站了起来,这一次,他要勇敢地面对错误。

每个人都以为,他是因为成绩好,所以离家十年,求学、奋斗在外。

就连弟弟,也不知道。

不知道,他其实在十年前,撞死过一个小孩。

所以,他逃离了老家。

由于,那时候,没人瞧见,所以没人知道。

他一直潜逃在外,将这件事,埋在心底。

可如今,他知道,自己终究错了。

所以,报应来了。

他看得见了,看得见,跟随在弟弟身旁,另一缕灵魂。

他没想到灵魂会长大,但是他知道,那个轮轴没变,所以他知道。

他犹豫了,他不敢再往前一步。

但是,突然他又有勇气了。

错了第一次,他是无心的,错了第二次,他愧疚了,所以他不能再让错误发生。

他决定要自首,哪怕毁了成就,他也要自首。

他看见飞奔过来的哥哥,他也感觉到身旁,还有一个人。

不过,严格来说,是一缕灵魂。

他激动的,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那灵魂之上。

我原谅你了,还不快滚。

这是他内心的呐喊,灵魂没有内心,可是他发不出声音,他总觉得是自己的内心在呐喊。

他其实也错了,因为他有看见。

他有看见是谁撞死了一个小男孩,他本来也有机会伸出援手,但是两兄弟,终究没有这么做,而他私心的隐瞒了这件事。

所以,被撞死的一刹那,他没有一丝难过,即便知道撞死自己的是谁。

他感觉到悲凉,自己报仇了以后,却没有一丝快感。

他懂得灵魂没有内心,没有多少思绪,更没有多少感情。

可是此刻,另一缕灵魂,撞死自己的凶手的弟弟,却散发出无比炽热的感情。

他懊悔,这或许不是最好的办法。

他没法让他赎罪,所以他拖了他。

他施了障眼法,所以他看不见他,他撞死了他。

可是,他终究只能得到悲伤。

他竟然会感觉到痛,他放下了。

这么多年,他父母都放下了,不去追究了,他为什么放不开?

他也听见了,自己弟弟,在呼唤自己的声音。

那是一个仅五岁的小孩子,父母后来再生的孩子。

这么多年,他从未去看自己弟弟一眼。

而是,成为了吞不下被撞死的怨气,冤魂。

他突然也能感觉到自己错了,所以他终于放下了,在看着弟弟最后一眼,说了句,照顾好我弟弟,便轻轻的飘开了。

他被罩住,那顶着官帽的黑白服,是来带走他的。

他听见,被原谅的声音。

他后悔,他做错了。

哥,我不怪你,照顾好父母就可以了。

他又听见,被原谅的声音。

他跪下来,眼泪骤然而落。

他跪在家门前,他奔溃不已。

他不必负上法律责任,但他躲避不了,良心的谴责。

有个小孩子,替自己擦眼泪。

他知道这个小孩子是谁,他懂得,他欠了什么。

他终于决定回家,替弟弟打理杂货铺,照顾两老,也照顾这个小孩。

他错了,他悔过,可他终究知道,还是太迟了。

只是,他得到了原谅,更伤感的原谅。

两缕灵魂,一缕是被带走的,一缕是缓缓的走。

他,颤抖着身体,拉着小弟弟,走进了家门。

这一次,他回家了。

是时候,代替弟弟,照顾双亲。

他看着两老,他心有愧疚。

两老很伤心,却没有责怪。

因为他们隐约知道,孽缘和注定,没有分先后。

他们家没有团圆,内心上更不会团圆了。

他们照顾了另一个家的小孩,让那两父母受宠若惊。

他们两老,是家乡有头有脸的人物,身份自然不一样。

所以有些事情,他们掩盖了。

所以有些事情,他们只能哭吞腹里,不能说出来。

有那么一丝凄苦,有那么一丝悲凉。

但心酸的背后,其实可能也有,一丝温暖。

本故事独家授权【鬼姐姐】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姐姐】

【捞尸】我在黄河上捞到一具美女尸,晚上她…

【养鬼】为了发财,我养了一只小鬼…

作者:尤衡宇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夺命指甲油<<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辜负便是错过

  • 117.136.52.*说:
    本来寓意都不深,被你的语言搞蒙2017-09-15 16:51

  • 117.136.52.*说:
    本来寓意都不深,被你的语言搞蒙2017-09-15 16:51

  • 59.56.116.*说:
    人物看的有点蒙都是他他他的2017-09-14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