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道之水“诡”孽

鬼姐姐人间道之水“诡”孽
人间道之水“诡”孽作者:陈晓之更新时间:2017-06-19 17:26:00字数:6375

奇怪的女人

刘文龙坐在电脑前,紧盯屏幕。一则某明星因抑郁症割腕自杀的新闻占据头条留言。沸沸扬扬,下面都是评论,有好有坏。

他关掉电脑,摸起桌上的“555”,打出一根点上,狠吸两口,播了一个电话:“于天,你小子动作很利索嘛。”

那边传来昏沉带睡的声音:“这和我们可没多大关系,是那小子,自己有抑郁症,受不得刺激,三言两语就死了。本来还想着是笔大生意呢。”

“行了,对方说搞得他身败名裂,越轰动越好,现在死人了,给的钱肯定不少。喏,别忘了,生意是我介绍给你的,记得请吃饭。”

挂掉电话,脸上洋溢得意。他是名水军。水军,不是军人,但,比军人威武厉害,掌舆论大权,维持一个国家的娱乐产业。

人人都鄙视他们,但又离不开他们。所有新闻,热点,都由他们推波助澜。没有他们,这个世界都会“陆沉”。

抽完一根烟,刘文龙打算睡觉,但,一阵敲门声响起,扰乱他的决定。

“谁啊。”此刻是两点,他有点好奇,谁会来摆放?

门打开,一个长相清瘦的少女站在门口,二十多岁,身材单薄,面容苍白,穿着长长的,白色雪纺的裙子,像琼瑶片的女主角。

“你是?”

“我这有笔生意,是炒作一件事,需要五千人马,一万条留言,占各大头条。”一字一句,都好直接,惜字如金般,快速讲完,少女从包包里拿出一叠钱:“这是一万人民币,算是第一次合作的款子,后期还有生意,至于是什么新闻,我明天会发送到你手机上。”

刘文龙并不欣喜,相反有几分害怕。他的职业,很特殊,招人恨,得罪人多,容易有事。所以,往往都是网络交易,就算身边人,都不晓得他是干嘛。

“你……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又如何晓得我的电话?”

女孩似懒得回答,直接把钱放在刘文龙手里,转过身,兀自离开。她走的很快,似漂浮,像一阵烟。

虽惊惧,但看着手里的钞票,刘文龙也渐渐宽心。这个世上,有本事的人很多,做坏事的人也很多,有钱的更多——钱,是好东西,可以安慰人,也可以让人出卖良知、灵魂。

他想:既然找上门,肯定是有她的门路,但看她要自己办事,必然不会出卖——

这是世间规则,很多事,只要参与,就不会出卖,免自遭麻烦——刘文龙便是秉持这一理念做人。

进屋,关好门,把钱收起来,刘文龙躺在床上睡去。第二天,下午两点,对方的消息还没有发来。刘文龙见天气不错,便打电话约于天出去吃饭。

他打算好好宰于天一顿。

地点是一家川菜馆,两人吃着火锅,桌子上摆满食材。刘文龙夹了一块羊肉,一边刷,一边和于天闲聊:“喂,老于,那笔钱不少吧。”

“还过得去吧。”

“得了吧,那小子可是当红明星,要把他搞死搞臭,肯定不会只是一点点钱。”

“说是这样说,可对方讲了,这件事情搞得有点大,要我们负责善后。”

“行了,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做过,有什么好讲的。”

讲了一会儿子话,火锅很快见底,吃饱的两人皮带都开了,坐在椅子上,休憩饮茶。

“老于,”刘文龙压低嗓子,趁空荡,讲道:“我又接了一笔生意,看是好兄弟,关照关照你。”

“什么生意?”于天好奇。

“大生意,一万块,一万条信息,搞个头条。”他把事情明明白白地讲了清楚。于天也不多问,是这行规则,照客户心意做事。

又休息一会,两人伸着懒腰一前一后走出餐馆。过马路时,还在闲聊。

正说话,一辆车忽而闯了过来,开的跌撞,似一头发疯野马。那辆车,直直地朝两人开过,刘文龙被吓住,怔在原地。

动作很猛,一下撞到于天,像一阵风,吹着气,车从刘文龙脸颊几毫米开过。于天被带倒,衣服勾住车底,拖拽在,蜿蜒马路一片血。

等到车停下,刘文龙才大着胆子走过去,他看见,于天一只手从车底伸出,血肉模糊,白骨森森,泛着黑。

他的脑袋,半露在车底下,大半个脑壳,因了冲力碎裂开来,白花花的脑浆似豆腐脑,合着碎骨,粘黏在地面上。

一只眼睛,滚到刘文龙脚边。

“啊……”足足一分钟,才发出惊叫,尖锐的,像一根针,脩然刺破丝绸——

他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以这件事情为热搜,炒作一番,要上头条。标题是:某水军恶有恶报,横尸街头!

诡异的号码

回过神,人已经到了医院,是好心居民打的电话。当时,刘文龙像个傻子,站立不动,喊他,拉扯他,都不做声。

别人怕他傻了,急忙打了120,并叫来警察。

警察和救护车到时,于天早已死亡,内脏蜿蜒一地,肠子似蛇,盘旋着,伸展着——司机因哮喘突然发作才导致这起车祸。

但,据司机口述,他的哮喘,已经好多年没有发病,更诡异,是看到两人是忽而发病,但撞死于天后,还来不及吃药,便已停止。

似乎是老天安排,特意要拿走于天的命。

刘文龙恐惧着,在回神后向警方讲了那条短信,及昨晚那个女孩的事。然而,当他拿起手机,交给警方时,短信却早已不见。

警方甚至试图用电脑还原,可也无功。他们只好认为,只是一起意外,那条短信,是刘文龙吓傻发憷的幻觉。

尔后,回到家,看见那一叠钞票,莫名的,刘文龙感到心悸。昨晚,那个女孩出现,讲今天会有一起新闻要炒作,并留下这叠钱。

可到了今天,于天就丧命,并且,刚好短信发送到他手机上。但,等要向警方出示时,短信便自动消失……

鬼,刘文龙唯一的念头。难道真的是报应,做了太多孽,惹了众怒,招来恶鬼?

他恐惧的,把那笔钱狠狠丢出,不管数额多少,再多钱,也比不得一条命。尔后,他飞快逃离,连东西都不要,躲到朋友家。

他把事情原本始末讲的清楚明白,但,他朋友根本不信。

“我说,是不是你发昏了啊,这个世界上面哪里有鬼?”他叫倪章富,也是一名水军——似一条自然规律,每个人,都喜欢和相同行业的人做朋友。

“不,不是的,绝对不是的——”刘文龙仿佛逼迫着倪章富相信,一遍一遍,不知疲惫,非要他认同。

倪章富烦了:“行了,就算是鬼又怎样?你就是太胆小,像我这样,不怕鬼神的,就算有鬼,我也遇鬼诛鬼!”

还想再说,却被倪章富阻止:“反正你就住在我家,我现在呢,要出去一趟,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看你这个样子也不好,还是多休息休息吧。”

说完,倪章富便推开门,撂下刘文龙,独自走了。

刘文龙坐在椅子上,被寒冷侵袭包围。渐渐地,他感到几分疲惫。

一觉睡到大天亮,倪章富还没有回来。莫名的,有几分担心,刘文龙拨打了他的电话。但,显示正在通话中。

难道……难道也出事了?人总是这样,杯弓蛇影,一旦经历了一些不好,便很自然,会联想到。

正犹豫要不要出门找寻,却听见一阵敲门声,急促的,用力的,似追债的人,堵在外面,想尽办法逼里面的人出来。

是谁?刘文龙好奇,难道是倪章富这小子喝醉酒,又没带钥匙?

“来了——”他起身,穿着拖鞋去开门。门打开,一个面生的男人站在外面,男人四十多岁,中等身材,挺着啤酒肚,还有“地中海”。

“你是?”

“我问你,”男人口气好不尊重,似刘文龙曾经开罪:“昨天的新闻你为何不做?”

新……新闻……刘文龙被恐惧包围,自觉退了两步。男人站在原地,冷着脸,似有杀气:“怎么?收了钱不办事,也不给个理由?”

“什……什么新闻,你在说什么。”试图关上门,却被制止,对方力气很大,死死地抵住,根本无用功。

“别给我装傻,前天你不是收了钱,讲炒作那条新闻么?”

“你……你到底……到底是人,还是鬼?”刘文龙不敢看,他怕下一秒,男人就变模样,原本还算端正的脸,会血肉淋漓。

“你管我是人是鬼,反正你收了钱,就得给我办事。算了,那起新闻已经过了时效。三天后,会有一起更加轰动的,你给我按照上次的标准炒作,不然要你好看。”

男人说完,转身离开,留下刘文龙,怔在原地,兀自惊恐。

等反应过来,他用力地关上门。

三天后……会是谁?下一名死者?

刘文龙想到倪章富。

为排除恐惧,他拼命联系,倪章富的家人,朋友,个个都被刘文龙打了电话。但,没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去了哪里?人间,或者天国——


12下一页

作者:陈晓之标签:灵异鬼故事真实鬼故事内涵鬼故事

三日丧<<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人间道之桃花杀人案

  • 49.72.226.*说:
    浪费流量。浪费感情。2017-06-21 00:33

  • 余向北说:
    人心比鬼更恐怖,我想写一个这种长篇,可是不会,哈哈2017-06-20 0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