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局之抽鬼牌

鬼姐姐诡局之抽鬼牌
诡局之抽鬼牌作者:陈晓之更新时间:2017-06-17 16:11:00字数:6087

从一开始,这场游戏就注定,每一个都是输家!

——引子

1

阴暗狭小的房间内,天花板挂了一个巨大的吊扇。吊扇一圈圈转动,吹出阴冷的风。

吊扇下,一张桌子,端坐四人,每一个表情都紧张惊骇,并且,手里各自扣了一把牌。

他们是在抽鬼。

抽鬼,纸牌游戏的一种。一整副牌,选出大王或小王做鬼,找三人或四人来抽,抽中的便是鬼。

但,这次不同——其一,抽到一半时,鬼牌不见了!其二,这场游戏并非是在座四人中的一位发起,而是要追溯到三天前的一封匿名信。

三日前,四人各自收到一封古怪的匿名信。信上没有落款,只有一段简短的话,告知要他们来此抽鬼,连文字,亦是拼凑,并扬言,若不来,会泄露他们一件秘密。

他们不得不来。

风扇又转了一圈。

“到你了,”沈夜竹看向身边的夏华,面无表情,似带了一个面具:“快点。”

夏华目光扫过林子欢与贺文童,他们两个仿佛约定好般的撇过头,不去看他。无奈,夏华只得收回目光,看回沈夜竹手里的牌。

一时间,千头万绪,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欲去取一张牌,虽然,他明知不可能抽中鬼牌,完整地结束游戏,但,仍得照做。是命令!

因游戏到一半,每个人手机都响了一下,收到一条古怪短信,短信来源一个陌生号码。上面显示,这场游戏只剩下三个小时,必须在三小时内结束这场游戏,不然,在座每一个,都得死。

但游戏结束,仍旧有一个会死——是抽鬼的规定,少了鬼牌,抽最后一张的,便会被鬼缠上!

“快点!”沈夜竹一声吼,将夏华拉回现实。他看见,沈夜竹面上的不耐烦更浓厚了。

是了,时间只剩一个小时。自牌局开始,门就被人莫名锁上,由此可以得知,对方目的明确,是要把他们当做老鼠,自己做猫地逼入死角,玩弄,残杀……

夏华颤巍地抽出一张牌,扣在桌上,是个二。他吐了一口气,看向沈夜竹。轮到他了,目标是林子欢。

沈夜竹看了一眼林子欢手里的牌,只剩下五张了。他动作迟缓,表情紧张,如刚才的夏华。

林子欢亦不耐烦:“你快点,想把我们都害死吗?”

这便是人性,如果在别人和自己里选一个去死,必然是选择别人。但,若在自己独自死和大家一起死里面,选择的则必然是后者了。

谁也不愿意独赴黄泉!

但,谁也不敢流露内心真实想法。

沈夜竹咬了咬牙,抽出了那张,扣在桌上。林子欢的牌少了,面上的喜悦却多了。

他抽出了贺文童的牌。

贺文童手里的牌大家都看不出究竟几张,是一种不用说的默契,没有人愿意告诉对方,自己的底牌是什么,纷纷藏得很紧,不让外人看穿。

轮到他抽牌了,目标是夏华。

当他抽走夏华那张牌后,夏华松了一口气。

渐渐地,牌都见底了,只有一张,是在夏华手里,轮到沈夜竹来抽。他紧紧地盯着那张牌,不肯作动。

赫然,他发疯了:“我不要,为什么要是我!”他站起来,手里紧紧篡着那张牌,不肯放下——他并不知道,如果自己违规会怎样,所以只能通过怒吼来发泄:“为什么死的是我,我不要——”

“你别疯了,这是规定,而且……没有人知道这种事是真是假,但是那个人……说得出做得到——”林子欢狠狠抓住沈夜竹,用力地箍住他脖子,逼迫他镇定下来。

“就是,”夏华亦来劝:“这种事情没人知道真假,可能是假的呢?”

“对呀,”贺文童亦如此,他只希望游戏快点结束,好回家。

但,时间等不及,时钟又走了一秒。

“你忘了那人除了知道我们做了什么,还知道我们家人的信息吗?”林子欢说。

仿佛是一针镇定剂,沈夜竹渐渐镇定了下来,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安安静静,似一个懵懂的婴儿。

刚才……是收到短信告知他们必须在三小时内完成游戏的那刻,连同短信发来的,还有他们家人的照片!

对方明确告知,不按照规则,不止他们会死,就连他们的家人,都很难平安。

他们便老实了。

“来,”林子欢抓住沈夜竹的手,伸向夏华手里的牌:“乖乖的,抓了这张就没事!”

沈夜竹的手还在犹豫,颤抖着,不肯向前。忽而,林子欢抓住他的手,狠狠向前一送,推到夏华牌前。当他的手,触摸到最后一张牌时,夏华很默契地松了手。牌落在桌上了。

林子欢吐了一口气,整个人瘫了下来。沈夜竹亦变得没那么紧张,跟随着瘫坐在椅子上。

正当几人喘气时,贺文童忽而意识到了什么,他表情骤然变得紧张:“你们听,有声音!”

四人都静下了心。

他们听到,是冒烟的声音。不约而同地回头看,看向厚重的,紧闭的铁门,从门缝里,不断有浓烟冒出来。

“怎么回事?”林子欢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跑向大门,扑在门上狠狠地用力拍打:“游戏结束了,放我们出去!”

“不!”贺文童忽而说道:“我们违约了,你们看。”他目光看向时钟,其余三人亦跟随。

他们发现,从真正进入游戏那刻,到最后结束,多了三分钟!

“该死!”林子欢开始狠狠地踢那扇门,他意识到,现在处于格外危险的状态。那个发起游戏的人,极有可能放了把火,欲烧死他们!

其余三人似乎也意识到这点,开始加入他,一并敲打那扇门。

但,无用功——

渐渐,意识模糊了,在晕厥前一刻,林子欢瞧见有人打开了这扇门,走了进来。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若隐若现,看不大清,不辨男女。

他彻底晕了过去。

2

再醒来,林子欢发现和贺文童以及夏华躺在一个古怪的回廊里,与刚才那彻底封闭的小房间不同,这个回廊显得很大,且要亮的多。

他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不远处有一张黄色的灯,发出孱弱的光。是它在照明。

急急地,林子欢把贺文童及夏华摇醒。

两人醒来后,不约而同地感到惊恐,不断探看四周。尔后,夏华问:“这是哪里,沈夜竹呢?”

林子欢摇摇头:“不知道,我们好像中计了!”

这是唯一的解释,躲在幕后的那个人,欲用这猫捉老鼠的手段逼死四人。

“是……是谁?”贺文童没底气地问了句。

林子欢赫然看向他:“你应该知道,我们到底做了什么!”

他语气镇定,仿若决绝,毫无色彩,但,又是力度极大的,仿佛一把剑,狠狠刺入心窝。

贺文童倒退了两步。

“不……不可能,那件事……那件事不可能有人知道,我们做的那么隐秘。”

“难道是鬼!”夏华接了一句,旋即自己都被吓到,脚步凌乱,不自觉向后靠,险险碰到墙壁。

林子欢沉默须臾,旋即开口:“不,不可能是鬼,鬼不会玩这些把戏,是人!有人在复仇!”

这番话把三人的思绪都拉回了半年前。

半年前,由沈夜竹主谋,四人联合实施了一件罪该万死的事——他们因贪慕学校一位同学的美色而将其抓到某个僻静树林,予以强暴,并杀害分尸!

尓今,他们陷入死局。

“够了,”贺文童忽而暴怒:“如果是有人因为那件事来报复我们,会是谁?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

“直接杀了我们?”林子欢恐极反笑:“杀了我们有什么乐趣,不如这样慢慢折磨,就好像……当时一样!”

当时,他们玷污那名女孩时,女孩不断祈求,讲,只要他们放过她,便可以既往不咎。但,几人并未听从。事后,他们以为女孩死了,便决意分尸。但切割到一半时才知道,女孩并未死去,但已到此等地步,只得硬着头皮继续。

于是女孩被残害。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不想听!”贺文童显然被击垮,理智连同镇定都被瓦解。他在回廊里走来走去,忽而,他踩中某块地板,那地板赫然一松,露出个洞,他掉了下去。

掉下去后,洞合上了,只留下他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怎……怎么回事……”夏华受惊失禁,裤裆一片潮湿,还在滴水。

林子欢颤抖的深呼吸好几口,试图去找身上的烟,所幸,那包烟没有被拿走,还留了打火机。

他打出烟点上,狠狠吸食一口,镇定看向夏华:“那是机关,那人一定在某个地方操纵,或许……我们可以找到出口!”

夏华想了想,旋即点点头,算是认同。尔后,由林子欢带路,夏华跟随而行。

这条回廊很长,蜿蜿蜒蜒拐了好几次,都没到尽头。两人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走。

一路上,林子欢思索了好多事,他仔细分析,按照受害顺序。起先,是醒来发现沈夜竹不见,尔后,是贺文童踩到机关消失。

是了,这顺序和当天的一模一样。而按照当天的顺序,第三个,应该是夏华。他不自觉地看了过去。

夏华似乎还未意识到,仍旧在左右窥探。林子欢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说了怕他更加害怕,更容易落入对方控制,但不说,他未提防,死了便是自己。

“你怎么了?”夏华忽而问道。

林子欢摇摇头:“没,只是……只是有点紧张。”

夏华不说了,两人继续向前走。

走道很快便完结,但,两人又走入了一间墓室!


12下一页

作者:陈晓之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真实鬼故事内涵鬼故事

亲身经历的一次灵异事件<<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三日丧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