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公子

鬼姐姐风流公子
风流公子作者:甘草板蓝根更新时间:2017-04-21 15:58:00字数:2436

唐盛华参加科举考试,榜上有名。获得资格参加了殿试,赢得官职的就任机会,但是就任的地方离家远。为了仕途,考虑到三年期满后就可以升迁了,狠下心来,泪别了一家老小。带着两个随从,一个书童,一队人骑着马,轻装上任去了。待到了就任的地方落脚,再由家丁们赶着马车,将行李包裹运输到他上任的衙门。

唐盛华上任就职的地方是座偏远的县城,一路行进,路上可见到的人烟是越来越少。轻装骑马,刚开始的三天,还能在夜色昏黄时找到投宿的客栈。后面的两天,连可以借宿的民居都看不到,只好野地里露宿。燃烧柴火吓退野兽,轮流值守轮流睡觉,苦熬到了第六天。

过了午时,一队人马终于赶到了县城的郊外。远远的,能望见城楼,高出地面八丈的轮廓。路过一片坟地,是县城中死了的人,经年累月的埋在这里形成的。坟地里有很多新近几天立起来的坟包。

白色的纸钱,厚厚的,一叠一叠的,用一捧泥土压在坟包和墓碑的顶端上。若是时间长了的坟包,经过风吹日晒雨淋,露天的纸钱早就化了,不会完整的,干燥的,留存在原处。唐盛华担心了,认为县城中流行起了瘟疫,死了一批最早的被感染发病的人,致使城郊外的坟地里,在短短数日内立起很多新坟。

进了县城,到了衙门,唐盛华与师爷交接着衙门的官印和全部的公文,案卷。上一任的县官在接到卸任通知后,就将官印交给了师爷。脱了官服,轻装骑马,带着随从,匆匆的赶回老家,为去世的爹办理丧事。行李包裹则是一辆马车载运着,由家丁们赶车,运回老家去。

依据朝廷颁布的官员律历,父或母去世,都要丁忧三年,期间内不得为官。上一任的县官就不想浪费时间等着新官到达,反正有师爷暂时的坐镇衙门,代为保管官印,一切公文和案卷。唐盛华从师爷处接管了官印,接收了一切公文和案卷。闲下来,就问师爷,城郊的坟地里有很多新立的坟,是否是因为城中流行起了瘟疫。师爷回答,不是瘟疫,是僵尸害人。

在上一任的县太爷卸任离开后的第二天,一口棺材运进了城。是城中大户孙财主的独生子,风流成性的孙公子。去年成了亲,年初,妻子有了身孕,却仍性子不改,风流事情不断。被孙财主赶出去经商。本意是逼迫儿子收敛性子,却不料,儿子竟暴毙在了路上。

后来,听被孙公子带着出远门的随从们说了经过。孙公子嫌弃马背上长途颠簸,腰椎骨疼,跨骑着慢慢行。又嫌弃白天日头正盛,晒的头晕眼花,树荫下等到太阳低垂才肯继续前行。又嫌弃随从们太早叫他起床,睡眠不足够。两个白天就能行完的路程,因为孙公子的各种嫌弃,四个白天也未行完,仍有一小半的路程。

若催马跑上半天的时间,也就能在天黑前赶到目的地。依着孙公子,天黑时仍未抵达目的地,还错过了可以借宿的村子。孙公子抱怨着,将错过借宿的原因全部怪给随从们。

夜幕中,前方远处有灯光亮起。近前了,看灯光亮起的地方是一座建筑物高大的寺院。寺院的门没有关闭,虚掩着。门内是片大院子,中间生长一棵大树,树冠枝叶繁茂,几乎盖住大院子的全部天空。大院子里有供着菩萨像的正堂,两边是厢房。正堂的蒲团垫子上,盘腿坐着一个尼姑。

听见孙公子和随从们进了寺院的门,站起身,举了烛台,罩着白纸笼,前面带路,领孙公子和随从们分睡两间厢房。两间厢房紧邻着,只隔了一道墙。半夜,随从们被隔墙传来的声音吵醒,是说话声,轻笑声,有女人的声音。

随从们联想到了尼姑。在头戴青布帽的尼姑,转身背对着随从们在前面领路时,后脖上,露出了青布帽遮盖不住的一缕长头发。入空门的尼姑不是真的断了青丝忘了红尘。半夜身在了风流成性的孙公子房中,在随从们的意料之中。隔了很久,天蒙蒙亮了,隔壁厢房内才静寂了。

随从们睡到了天大亮,太阳挂在头顶天空,才醒来。睁眼看见的却不是昨夜入睡的厢房了,是躺在荒草丛中。那株树身粗大的,需四个人合抱才能合抱住的古树,就在他们身边。没有鸟鸣声从茂盛的巨大树冠中传出。太阳穿不透连接成片的枝叶。连有风吹过了,也听不到树叶摇晃摩挲的声音。

孙公子躺在离随从们不远处,昏迷不醒。脖子上有两眼血洞,黄豆大。随从们赶紧带着昏迷不醒的孙公子逃离。骑马奔跑,行出一段路后,他们回望,荒野中,哪里还有寺院大树的影子,就是一片空旷的,荒草丛生的野地。

黄昏时,随从们催马赶到了镇上,送昏迷不醒的孙公子入了医馆求治。大夫看他脖子上两眼血洞已是乌黑,摇头,没救了,中了尸毒,已经毒发了。

大夫劝随从们别把孙公子的尸体保留着,在他死后,就尽快的在镇外空地上火化成灰。不然,夜长起了尸变,孙公子会化成僵尸。先灭了自己的血亲家人,再害所遇见的活人。吸取足够了的生气,就蛰伏起来,经年历月,养成更凶猛的魃。

孙公子在后半夜里无声无息的死了。随从们做不了火化的决定,就买了棺材入殓了孙公子,运回家。医馆的大夫告诉他们,别对尸体呼气,别让尸体见月光。这些条件都会加速尸体的僵化。随从们憋着一口气,为孙公子的尸体换上了新衣,放入棺材,合上棺材盖。没有用钉子封住棺材盖,赶了辆马车将棺材运回了家。孙大财主的妻子要见独生子最后一面,憋着一口气,探头看棺材里面躺着的孙公子,看到儿子的死后容颜,肤色发乌。忍不住,趴在棺材边沿上,哭嚎了起来。

孙公子的陪葬品丰厚,孙财主心痛独生子死了,陪了许多金银锭子,形成一层被子,覆盖住了尸体。钉死了棺材盖,下葬了。活着时,有钱招贼。死了后,有钱也招贼。

孙公子白天刚立起来的坟包,半夜就被一伙贼挖开了。挖到了棺材,一阵使劲,盗贼们撬开了棺材盖。月光照在棺材内覆盖着尸体的金银锭,闪着光,晃着盗贼们的眼睛。双手不够用,希望再多只手,抢拾着金银锭。

没有人注意到,孙公子的十根手指甲,长而且黑,嘴巴包不住了一对死后长长的尖牙。突然,他睁开了眼睛,猛的直挺挺坐起来上半身。盗贼们大叫着逃散,孙公子的速度比他们快,从棺材里直挺挺竖起来,跳出了棺材。

先杀光了盗贼们,再用长而且黑,坚硬如铁器的十根手指甲,抠着城墙上砖头与砖头间的接缝处,爬上了城墙顶,杀了城墙上的防卫兵。跳进了城内,杀进家门,与他有血缘的家人全部被他杀了。

当晚住在孙宅里的仆人家丁们也遭了灾,几乎全部被灭。赶来的城防军队,引僵尸化的孙公子,进到临时用火药硝油泼地做出来的陷阱中,用点燃了弓箭远程射向陷阱。一片火光冲天,孙公子吼叫着,在火海中烧化成了灰烬。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最后的暗法师

中国阴阳先生

作者:甘草板蓝根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

惊心动魄的一夜<<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诛杀雷鬼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