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和别的男人开房

日久必婚:总裁夜夜欢
第二十九章:和别的男人开房作者:冉冉颜如玉更新时间:2017-04-21 18:20:00字数:2410

“去哪?”蓝亦书问道。

沐染没有回答,双眸紧盯车窗外,对帝苑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她不想回去。

透明的车窗上,倒映出一座金碧辉煌的娱乐会所,门前还有几个酊酩大醉的客人。

看着那群人醉醺醺的样子,沐染瞳孔一缩,喉咙变得干渴:“去……去喝酒!”

她提议道,活了二十年,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恨不得用酒精将自己彻底麻醉!

这样,她就不用想到过去的事,更不用想到那场,她心甘情愿提出的交易!

蓝亦书知道沐染心情不好,方向盘一转,跑车驶向娱乐会所:“好,我陪你。”

劲爆的音乐,强烈的鼓点,喧嚷的人群以及五颜六色的灯光,构成夜半三更最奢靡的一幕。

沐染和蓝亦书坐在偏僻角落,小圆桌上摆满了酒水,绚烂灯光映照着盛满红酒的高脚杯,沐染毫不犹豫地端起来,一口饮尽!

这是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也是第一次喝酒,没多久就醉了,可她不愿放下酒杯。

一瓶又一瓶,不停地灌着自己!

“小染,别喝了!”眼瞧着沐染又倒了杯酒,蓝亦书抢在她喝下之前,一把夺走了酒杯!

手心突然空掉,沐染的心也空了!

“别拦着我,只有醉了,我才不会痛苦!”她挣扎着扑到蓝亦书身上,野蛮地抢走高脚杯,酒水撒的到处都是,她也不在意,直接再次倒满,然后一口灌了下去!

嘴里苦涩涩的,心里更苦,沐染一次次地倒酒,饮下,泪水顺着脸部轮廓,滑进杯子里:“亦书,你说,凭什么要我承担这么多啊,我言小诺做错什么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冷漠无情地对待我,好歹我们也做过十年的亲人,整整十年啊……”

蓝亦书见她这样,心痛不已:“小染……”

“亦书。”沐染打断他,凌乱的长发垂散在脸颊上,遮去了右眼,让她看起来犹如贞子般恐怖骇人,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又柔弱的让人心疼:“你不知道,第二年的时候,我的父母就死了,我被法院判给我叔叔家,过上了猪狗不如的生活,他们卖掉我的初夜,还害死我的外婆,我是实在没有办法,实在没有办法才会卖身给那个男人,我真的不是婊、子,真的不是简筱雅说的那样……”

沐染低声缀泣起来,醉的一点理智都没了,只觉得心情无比沉重,如果再不倾诉,她会被活活憋死的!

蓝亦书听到她的话,震惊地久久无法回神:“怎么会这样?沐氏夫妇,死了?”

沐染没说话,仍旧在哭。

蓝亦书心疼地揽过她,脑海盘旋着她刚才的话语,只觉得心碎如泥:“小染,你受苦了……”

沐染没有挣扎,她醉的浑身无力,依偎在蓝亦书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我以为……都是简筱雅胡编乱造的,小染,不论你以前经历过什么,那些都过去了,现在我回来了,我照顾你,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蓝亦书望着沐染安静的睡颜,心疼地拭去她眼角悬挂的泪滴,在她耳边轻轻地宣誓道。

是他来晚了,是他没保护好她,他们已经错过了一个十年,他绝对不允许,再有下一个十年!

轻轻抱起怀中女子,蓝亦书大步迈向酒吧门口,两手体贴地捂住她的耳朵,怕这噪杂的音乐吵醒了她。

可还没走两步,就听“啪嗒——”

酒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门板击打在墙面上,发出剧烈的响声!

蓝亦书明显感觉怀中的女人颤抖了下,急忙搂紧她,轻轻拍打她的背脊,好让她睡得安稳。

沐染并未睁开眼,在蓝亦书的安抚下,再次沉沉睡去。

酒吧门口传来阵阵骚动,蓝亦书面带愠色,不悦地抬头望去。

却见一名俊美非凡的男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不对,准确的说,是看着他怀里的沐染。

灯光很暗,蓝亦书看不清男人的长相,却能感受到他对自己深深地敌意,不由得护紧怀中的小人儿。

也正因他的这个动作,男人黑眸一眯,大步大步向着他走来!

随着走动,五彩的灯光照亮了男人的五官,那俊美绝伦的轮廓线条一下子吸引了众多美女的注意,不少人试图上来搭讪,全被身强力壮的保镖挡在了外面。

蓝亦书也看清了男人的长相,两条剑眉瞬时拧的死死地,这个男人,似乎就是照片上的男主角!

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小人儿就是被这个男人吃干抹净了,蓝亦书就气得脸色发青,他收拢了下手指,抱着沐染,疾步往门口走去。

和男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他感到肩膀钝痛,仿佛被一把钳子狠狠地钳住了!

不由得皱眉看去,只见,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由后面,擒住了他的肩膀!

而身形高大的男人,正盛气凌然的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睨着他。

“我们素不相识,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蓝亦书冷冷地问道。

黑眸闪过一抹阴鸷,欧延俯下身子,接过蓝亦书怀中的沐染,非常轻易,就像抱小孩一样。

“接我女人回家。”抱走沐染的瞬间,他张狂地宣布道。

蓝亦书怒红了双眼,可是没有办法,他双手被人擒住,使不上半分气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沐染落进那个男人手里!

“你想对她做什么,放下她!”蓝亦书尖声嘶吼,目光紧紧锁着沐染,生怕她受到半点伤害!

欧延伸指摩挲着沐染红肿的眼皮,漫不经心地说:“该做的都做过了,还能再做什么?”

“你!”蓝亦书怒目圆睁,气得哽咽!

欧延慵懒地抬起眼皮子,睨了他一眼:“沐染是我女人,不想死的话,我劝你,离她远一点。”

说着,他朝旁边的保镖使了道眼色。

保镖立即了然,抄起桌上的空酒瓶,狠狠砸向蓝亦书的脑袋!

“嘭”的一声巨响,鲜血四溢,溅了满场。

酒吧里的顾客均被这一幕吓坏了,人人自危,抱头鼠窜!

蓝亦书头部剧痛,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流了一脸的鲜血!

“好好记住这次教训,再有下次,我可不会如此轻饶你。”男人冷笑,凉凉的嗓音冷如冬水,带着嘲弄和危险,在这偌大的空间里扩散开来,逼迫进每个人的心扉间!

说完,欧延抱着沐染,大步踏出了酒吧。

他满心紧张着怀中的小女人,并没有什么心情去处理蓝亦书。

潇洒的身形逐渐隐没在夜色中,令身后的一堆女人叹为观止。

出了酒吧,欧延稳步走向豪车,把沐染塞进副驾驶座,然后弯腰,为她系上安全带。

随着靠近,一股浓烈的酒气迎面扑来,欧延的双眉拧成死结,这丫头到底喝了多少酒?

还有,身上穿的是什么东西?

男人的外套?!

薄唇瞬间下沉,握着纤腰的大掌,不禁使出了全力!

很好,非常好!

一个晚上,他满世界的寻找她,急的像只无头苍蝇一样!

她倒好,在酒吧里面,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和别的男人喝酒,还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

如果不是他及时赶来,她是不是,还要和别的男人开房去?!

作者:冉冉颜如玉

第二十八章:沐小姐不见了<< 上一章日久必婚:总裁夜夜欢目录下一章 >>第三十章:最艰难的一个晚上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