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豪门之天算

鬼姐姐血色豪门之天算
血色豪门之天算作者:陈晓之更新时间:2017-04-19 12:18:00字数:6281

你在算计人的时候,人也在算计你,因果轮回,由来如此!

——题记

冷冰冰的血腥腥

电影院,漆黑如墨,王从文端坐在第一排,盯着荧幕,看着出出剧情。已经第十遍了,周而复始,不厌其烦。

她伤了心——是因为男人。女人的心由来是为男人碎。

无人敢叨扰,因她是这个城市最有钱的那个男人的妻,即便失宠,仍旧正位正宫。

工作人员打着哈欠站在电影院内,如伺候的婢仆。已经十二点了,本应该打烊,只因了她包场。

电影情节到了高潮,男女主角接吻,深情款款,画面浪漫。王从文紧握拳头,咬牙切齿。她的安稳,终究是被另一个女人扰了。

她比她年轻,所以男人变了心——男人变心女人由来拦不住——拦不住,如命运浮沉,哪里会告诉你原由?不过是牵着你步步走。

剧情落下帷幕,她终于起身,工作人员也松了一口气。走到停车场,叫醒熟睡的司机,不欲责备,因无用功。

头倚在车窗,看着飞驰的风景,王从文摸出一根香烟,不顾车内,径直点上。烟雾缭绕,浓妆艳抹的脸有几分疲惫。

输了么?她从来不认输。

那个女人不过是怀了孩子,但那又怎样?生的下来才是本事,豪门中哪里没有谋算?王从文狠狠地吸着烟,在心中算计着。

车行驶到别墅,王从文下车,漆黑的木门紧闭着。他——她的老公刘佳辉应该睡了吧。最近他忙,哪里会关心自己?

但,推开门却发现屋内灯光灿烂,如白昼。那个男人端坐在沙发上。

“这么晚了你怎么没睡?”

“我在等你——”刘佳辉说,面无表情,看不出悲喜情绪。王从文有些许慌张,他早就已经没耐心等待自己了,今日破例,必然有事。

什么事?她要谋算对策。

“有什么事情吗?”她挤出一个笑脸。口红微微有点干,嘴角起皮的样子太落魄。她虽知不妥,却也只能先发制人。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刘佳辉没有挑明,因为王从文很聪明,她知晓刘佳辉话里有话——一个男人,无论多么有钱都不愿意明着抛弃糟糠,因太丢人,会为人诟病。

“你的事情我从来不过问的,所以没必要跟我说什么。夫妻两,我了解你,无外乎是乱花迷人眼,一时之间被蛊惑罢了。不用说了——”王从文只好贤惠。

但,刘佳辉不依不饶,他起身,走过来,带着杀气!他道:“她不见了,你知道吗?”

什么意思?是怀疑自己么?怀疑自己绑架了她?王从文瞬间慌了神,不知该如何应对。

他继续:“我希望这只是个玩笑。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今天的一切是谁给的,你可以做的滴水不漏,我也可以——”

威胁,冰冷的语气,甚至嗅得到血腥。

王从文莫名慌张,自己都认为是自己做的,她别过头,不敢说话。

刘佳辉撂下这一句后起身离开,临走时回头:“其实,当年的事情我不是完全不知道,只是晚了一步,已经没有办法计较!”

当年的事!

王从文慌张到了极限,身体开始颤抖,好似患了舞蹈病。待她回神,刘家辉已经上楼。

她痴痴地站在楼下,脑海中上映了一幕电影——精彩的,刺激的,让所有编剧汗颜的——一出关于谋杀的!

多年前的事

那是好多年前的旧事了,如回忆的碎片早已无法拼凑。王从文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想起。

当年,她便深爱着刘佳辉。但,他不是她的男友!

是的,当年的刘佳辉不是她的男友,而是她最好的闺蜜的男友。她爱他,发狂地爱,几乎丧失理智。见到他的第一眼,他的俊俏,他的谈吐,他的家事,就让王从文深陷情欲,无以自拔。

女人的友谊从来脆弱,因为小事,可以穿一条裤子,也因为小事,可以生死搏杀。

为了男人这件小事,王从文嫉妒到了发狂,甚至痛下杀招——她偷偷地在刘佳辉送给她闺蜜的车上动了手脚。

车毁人亡,她死无全尸。

王从文还记得,那具尸体被抬出来时的惨样,就连负责的警察都颤巍着双腿。一个年轻的,刚毕业的警察,甚至不由自主地尿了裤子。

她那美丽的颜容不负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血,眼睛突出,双唇展开,头发如蛇一样散落。

脖子裂了个好大的口子,清晰可见的脊椎,像是损毁的木偶。

胸膛一片血,一个大洞,心脏从里面掉了出来,挂在外面,摇摇晃晃。她的下半身因了冲击,由左腰断裂,垂掉着,软绵绵的,肠子也悬挂在外——甚至清晰可见腹中的脂肪!

后,刘佳辉沉溺悲痛,她假意安慰,以此为饵,奉献自己,手到擒来,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一切。

但,当年那件事,自己做的滴水不漏,他为何得知?

慌乱中,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她拉回现实。好晚了,是谁的电话?王从文在不安中接通来电。

那是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带着几分玩味:“是王从文王小姐么?或者说,是不是刘夫人?”

“你是谁?”对方把自己老底摸的那样清,必然有预谋,是为何?

“我是谁不重要在,重要的是我帮你做了你最想做的事情——你恨之入骨的那个女人,在我手里!”

“你到底是谁!”王从文没有请人绑架那个女人,若是为钱,对方应该要挟刘佳辉,也不是自己。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怎么处理那个女人?”

王从文顿时慌张,自己要怎么处理?杀了她,亦或是放了她?她恨她,蚀骨的恨,只因她抢走了自己拼命守护的东西。

但是,王从文也知道,这个世界利益为重,对方必不会好心帮忙。

还未来得及反应,对方再次开口:“其实——你现在没得选择。如果我卖个人情给你老公,说是你要我做的,你会怎样?”

好直白的要挟,已经没有退路了。

“你要多少钱!”竟然无法撤退,不如硬着头皮走下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好爽快,那我也不拖沓——一千万,对你而言应该不算多!”

的确,一千万与王从文不过是一个数字。她手里握着的股票,价值几亿。看来对方早就把准备功夫做足,料想自己绝对无法反驳还价。

“好,那你做干净点,不要把事情扯到我这里来。”

“您放心,一千万毕竟也不是小数目,自然干干净净。”

挂断电话,王从文删了那个号码。她焦急地等待着。

对方早就扬明,为了撇清关系,不会即刻动手,要等风声过了再出招,免得惹刘佳辉怀疑。

而这几日,刘佳辉也一直在查探关于那个女人的下落。但一切都是石沉大海地找不着。

刘佳辉虽然一直怀疑王从文,可没有证据,也不好多说什么。何况的确与王从文无关,只要对方能耐大,做的干净,哪里会和她有关?

足足等了半个月,那人才打来了第二次电话。

“我今晚就会动手,麻烦你先打两百万订金!”

“好。”王从文爽快答应,直接给钱。料想这样的事情对方也不敢来要挟,即便自己真的有罪,说白了也不过是豪门秽闻,见不得人。但,他要死,且惨不忍睹。

次日,一张照片发到了王从文的手机上。

是那个女人的照片,不过已经是死人了。

她的衣裳褴褛不堪,扯得好像碎布条,是被侵犯的姿态。头发散乱,尸体却腐烂不堪。皮肉卷曲,泛着黑,是被硫酸腐蚀过。

尤其是她的肚子,烂了一个大洞,内脏流淌出来,是烧焦的景象。那个还未成型的胎儿也泛起焦黑,有如焦炭。

他(她)那卷曲的双手,还像是在妈妈腹中一般的安详。但已经是尸体了。

做得很好,王从文很满意。


12下一页

作者:陈晓之标签:网络鬼故事内涵鬼故事

复仇之囚心<<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卵生杀之卵生孩子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