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胆奇遇记

鬼姐姐李大胆奇遇记
李大胆奇遇记作者:雪里红红更新时间:2017-01-19 14:45:15字数:3738

杏花村和李花村隔着一条小河,一座简单的矮石桥也就二十来步的距离。两个村子的人平时都在这条小河边上洗衣服,河水不深,到了夏天,熊孩子们都光着屁股往里钻,一天一天的泡在里面玩水。两个村子里的人,就因了这条河,边洗衣服边说话唠家常的,许多年来都关系融洽的很,虽不是一个村子的,有个婚丧事儿的,也都会去捧场,相处的跟一个村儿的一样。

话说李花村有个叫李元奎的光棍儿,家里穷的叮当响,36岁了也没人给提过亲。人长得五大三粗,家里只有一个70岁的老母亲,瘫痪在床20年了,也不知得的是什么怪病,整天的要水喝,一边喝着水还一边闹着喊“渴呀~我渴呀!”若是晚个一时半刻没给喝上水,就真的打嘴里往外冒白烟,老母亲时刻得有人守着,又只有这一个儿子,李元奎分身无术,不得空去干农活儿,他又是个孝子,哪里能为了下地干活就眼看着老母亲渴死了的。一年又一年,这家里就越发的穷。

再加上李元奎老母亲这个怪病,村里人都盛传这老太太是被蛤蟆精给迷上了,说这李母说不定早就死了,全是靠着这蛤蟆精占着她的肉身才没腐坏,这蛤蟆精在老李家赖了这么多年不走,许是全因为贪图李元奎伺候的好,村里还有个跳大神的给李元奎出过道道儿,跟他说“这人啊,一时半刻是渴不死的,下次你娘再跟你要水喝,你就别给她,等上一天再给,保准把那蛤蟆精给打回原形去”。李元奎也对乡亲们的传言有过疑虑,他也觉得老母亲如今这性情一点不似从前了,可是这个大孝子怎么忍心这么做呢,万一渴死的不是蛤蟆精,是自己老娘咋办?

这李元奎不但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穷、出了名的孝顺,也是出了名的胆子大。人送外号李大胆,这名字的由来,也是因为乡亲们都心善,都觉得这么个大孝子实在是难得,这李花村谁家有个红白喜事的要杀个猪,宰个羊的就都找李元奎,李元奎杀牲口的技术也是越来越熟练。慢慢的杏花村的人有这些个活儿也愿意找他干。那个年月,干这个活儿的都不给钱,给套下水,再白吃顿酒席就是最好的了。

正月十五这天,李元奎又接了杏花村这么个活儿,吃完了席天色已是不早,酒足饭饱就提着下水往家里赶,心里焦急着老娘说不定又在要水喝了,这一急步子就更大了,夜里风凉,他又喝了点酒,小风一吹,酒劲儿就起来了,走到杏花村和李花村连接的那座小桥时,不禁脚底发软的厉害,想着干脆坐下休息个几分钟。这还没坐下就听见隐约有“呜呜”的哭声。

李元奎扭头看见桥上有个影子,他想:“这是谁家的媳妇儿,大半夜的跑这哭来了,许是受了委屈。”李元奎虽是个光棍,但也是正人君子,想着半夜里与个小媳妇儿共处一桥,实在不便,于是起身想赶紧走了。谁知从这小媳妇儿身边经过时,这小媳妇儿说话了

“大哥,你能帮帮我么?”

李元奎单身这么多年从未尝过女人的滋味儿,平时与女人说话的时候都少,这小媳妇儿一声娇滴滴的“大哥”,招呼的李元奎脑袋呼一下子,李元奎愣了一会儿,才不好意思的瞅了瞅眼前这个小媳妇儿,好个俊俏的小娘子,水蛇腰芊软的像没有骨头似的。只是看着并不像这十里八村的人啊。

这小媳妇儿见李元奎站住了,便又说:“大哥,我是从二百里外的柳花村来投奔亲戚的,今晚走到这里实在走不动了,你,能收留我一宿吗?”

李元奎是个实在人,一听这话,心里又喜又愁。平日里哪跟这么俊俏的小媳妇儿说过话,更别说到自己家里借宿了,可是人家一个单身女子,自己一个光棍大晚上的把人家领回家,乡亲们一准说闲话,自己是个老光棍无所谓,可不能坏了人家女子的名声。

眼见李元奎面露为难之色,这小媳妇儿又哭了起来“大哥,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要投奔的那个亲戚早死了,我老家也没房没地没亲人了,你要不收留我,我今天就在这投了河算了。”说着就要往下跳,李元奎一把拉住她,将自己的顾忌说了出来。这女子一听,噗嗤又笑了,说:“大哥,你是个正人君子,你没有娶亲,我也是死了丈夫的,你要是不嫌弃我,以后就咱俩一块儿过吧。”说完红了脸低下头。李元奎听了真是心里乐开了花儿,头点的跟磕头虫一样。领着这半夜“捡”来的媳妇就往家走。

到了家门口才想起来忘了跟人家女子说自己家里有多穷,正不知怎么开口,听得屋里老娘正喊:“渴啊,我渴啊。”李元奎一急,顾不上解释就进了屋,拿起水来就给老娘端了过去。老娘喝了整整一瓢水就又似往常一般骂起来,“你个不孝顺的儿啊,我以前在人家老王家那是吃香喝辣啊,就是听闻你孝顺我才来的呀,结果是吃没得好吃,喝没得好喝啊……”正骂着,这小媳妇儿猛地掀了门帘就进来了,李元奎这老娘一看这小媳妇儿就闭了嘴,吓得大气儿不敢出一口了,竟然哆哆嗦嗦的对着这小媳妇儿拜了起来,嘴里叨叨着:“饶命啊,饶命啊。”

李元奎赶紧上去扶老母亲,“娘,她以后是你儿媳妇啦。”

他老娘一听这话,只说了一句“你们家我是待不下去了。”就昏过去了。第二日醒来,李元奎的老母亲竟能自己下地走路了,性情也回到了从前,问她瘫痪这20年的事情,她竟全然不知。李元奎高兴的呀,这真是双喜临门,自己半夜捡了个俊俏媳妇不说,老娘的病竟也一夜里好了。十里八村的人听了这事儿都来瞧热闹,都说李元奎这是孝心感动天地了,这小媳妇儿是老天爷派来的救星,救他们一家子的。

老娘病好了,李元奎腾出手来把自己地里庄稼收拾的妥妥当当,这小媳妇儿不但长得俊俏,干起活儿来也是一把好手,把李家老娘也伺候的舒舒服服,一家三口过了一年好日子。又到正月十五这天夜里,吹了灯,上了炕,李元奎一把搂过媳妇儿正想亲热一番,却听到媳妇儿正在“呜呜”的低声哭泣。李元奎一下慌了神儿,忙问原由。

结果小媳妇儿说:“元奎,你我夫妻做了有一年了,我也不瞒你了,跟你说你别害怕。”

李元奎听的云里雾里的,说:“媳妇儿,你尽管说,我外号李大胆,你又不是不知道。”

小媳妇儿说:“还记得咱俩遇上的那座小桥吗,我就是桥下河里修炼的柳仙,你的孝心感动了我,于是我化作人形,到你家赶走了附在你娘身上的蛤蟆精,又想着帮衬你们过上好日子。但是你我夫妻天长日久,我对你有了感情,如今肚子里又有了你的娃娃,可是,当初我来的时候答应过那条小河里的水鬼,只一年就回去嫁给他做个侍妾,我若是违背了约定,他定是要上来找替死的人的,这岂不是要害了乡亲们。”说完又“呜呜”哭起来。

李元奎一听媳妇儿是条蛇,又怀了自己的娃,是又惊又喜。好在李大胆不是虚名,他只觉的有点突然,并无半点害怕。搂着媳妇儿说:“我不管你是人是蛇,你就是我媳妇儿,以后还是我孩子的娘。我断不会让你回那个水鬼做啥侍妾,你放心好了,我就是把那条河翻过来也把那个水鬼给揪出来收拾服了他。”

小媳妇儿一听李元奎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还这么珍贵自己,更觉得自己是认对了人了。于是对着李元奎耳边说,你要是不怕他,还真有个对付他的法子。于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对李元奎交代了起来。

第二天天一黑,李元奎就上山去了,爬到山顶那个百年柳树前,就挥起砍刀砍起了柳条,砍完柳条下山回家,把柳条当裤腰带似的缠在腰上,又把家里旮旯里放置了许多年不曾见阳光的破旧镜子揣在了怀里,临走又把常年杀牲口的刀别在了腰上,拿上了媳妇儿给准备的酒葫芦便向着杏花村和李花村之间的那条小河走去了。约莫也就八九点钟的样子,搁现在,八九点钟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但是在那个年月的农村,这个点儿家家户户都吹灯睡觉了。李元奎坐在小桥中央,拿出了那面破镜子,常年不见阳光的破镜子是最招鬼的了,他对着镜子边喝酒边哭,念叨着不想活啦,不想活啦的。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从桥底下就走上来一个小男孩儿,蹦蹦跳跳的就上了桥,走到李元奎身边停了下来,就瞅着他乐。李元奎本来真的有点醉了,被他这么一乐,一下打起了精神,他知道,是这个水鬼来了。

李元奎半点不含糊的继续演起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说不想活了,小男孩儿蹲下就开始劝李元奎了:“我说就死了好,死了没烦恼,死了就一了百了。”顿时李元奎的脑袋里就来回的是这个水鬼的几句话回响。李元奎心想“幸亏自己是个装想死的,这要是真想死的,还不一下就被这水鬼勾走了魂了。”他心里边想着,嘴上还边配合着水鬼 “死了好啊,死了好啊。”这水鬼不紧不慢的拿出了一根绳,一头儿套在了李元奎手上,一头套在自己手上说:“走,我带你死去,就死了好。” 水鬼拉着李元奎就往桥下走,直奔河里去了,李元奎赶紧抽出了腰间的柳树条,冲着前面的水鬼就打,俗话说,柳树条打鬼,打一下矮一截,这水鬼一点防备也没有,实实在在的挨了李元奎几下子,眼见已经矮的像个两岁孩子了,转身就想往水里跳,可它忘了手上还有根连着李元奎的绳子呢,水鬼眼看逃跑无望,就要跟李元奎硬拼了,刚想使出迷惑人心智的法子,就被李元奎的杀猪刀一刀砍下去了,这刀杀生无数,杀气极重,一刀下去,这水鬼就魂飞魄散了,往后是再也不能害人了。

李元奎气喘吁吁的赶紧往家跑,他媳妇儿早就等在了门口,见李元奎跑近了又赶紧躲到屋里去了,李元奎不知咋回事,就隔着门问,小媳妇儿说:“我也是异类,你身上这些物件,远远的放着我都怕的很,你快去都扔了吧,以后你也别再干那杀生的活儿了,咱们好好种地,我一心一意跟你过日子,咱准能富贵起来。”李元奎听了赶紧把那些家伙事儿全远远的扔了,过了8个月,小媳妇儿给他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开始李元奎还担心怕孩子有个蛇尾巴啥的,结果一看没半点儿毛病,乐的开了花。一家子日子越过越好,两三年的光景家里便盖起了小楼。村里人都说,这是李元奎的孝顺感动了天地,得了好报了。

作者:雪里红红标签:民间鬼故事

四合院里的女孩<<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除夕

暂无相关评论,就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