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登灵成功

敲尸人
第14章:登灵成功作者:三笙石更新时间:2017-01-10 16:00:00字数:3201

随即,我又跟着孟伯伯回了他家,然而当我们回到孟伯伯家时,刘家把苏二秀给“退”了。

说啥苏二秀克夫,才来不到半月就克死了他儿子。

要知道,在这些个地方,克夫那名声可是很坏的,这当然也是我最乐意看见的事情,但孟伯伯坚决不让我跟二秀来往,否则我将要承担残害刘顺的后果。

二秀现在已经回家了,我为啥不能跟她在一起?

我不在于别人怎么看我,再说了我又不是这里的,我可以带二秀回我家,我们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我跟孟伯伯争辩着,结果孟伯伯又发火了,说我如果一定要跟二秀在一起,以后请我不要跟他们有来往,以及刘顺的事儿!

话刚落地,葵叔就来了,葵叔来请孟伯伯去给九妹登灵哥。

准备了一番后,我也去了,依然像上次一样,来了不少人。

按理说这登灵一般一次就可以成功的,灵哥寻主一般都是寻10岁以下的孩子,以前孟欣也是在八岁登的灵,一登就好!

九妹已经是第三次了,加上九妹今年11岁了,如果在不成功,恐怕灵哥会另寻其主。

苏二秀沉默在人群里,脸色一直僵着,这次孟伯伯没有像上次一样登了,因为上次了解了一些这个灵哥的来头。

孟伯伯将一只大公鸡放桌子上,分别放了三张不同的符纸,如果大公鸡拉便便在那张符纸上,这就可以证明,这灵哥是什么来头了。

灵哥分其三种,白灵、阳灵、阴灵。

白灵呢,也就给人算算命,叫叫魂儿,其他的干不了!

阳灵,给人办办丧尸,看看风水,驱驱邪,在深入呢,那也不行了。

最后剩下的这个阴灵,那可厉害了,也就是孟伯伯这种,不管你是牛鬼蛇神还是魑魅魍魉,来了一律招了你。

据说阴师不但驱鬼了得,还可以请阴魂人,好了言归正传。。。

三张符纸上画的,不是啥符咒,而是三个小人头,他们古灵精怪,形状各不同!

大公鸡在桌子上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啪”的一下,一小坨黏酱酱的便便,还冒着一缕烟…落在最后一张黄纸上。

孟伯伯走进一看,当场大喜,说是阴灵!

但问题来了,九妹是女儿身,阴灵一般只寻男儿身,这又是怎么回事。。。

孟伯伯当场一顿,似乎明白了什么,然后开始了登灵。

依然像上次一样,让九妹坐了下来,并用她的生辰八字压在一打冥纸下。

挥挥念念了大概半个小时,桌子上的公鸡突然“呕喔~~”的一声。

成了成了,这次成了!孟伯伯赶紧告诉大伙儿,大家跟着乐呵了起来。

然而也就是从现在开始,九妹可以看见一些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但那些东西伤害不了她,也不敢伤害她。

用“阴诉”来说,这是阴间授予的鬼差,当然了这只是人们的一种说法,有没有这回事儿,连孟欣都不清楚。

公鸡喊鸣,这事儿算成了,等到九妹成年后,她便可以做她所做的事情了。

起初我还以为是有多新颖,照此看来,也就跟一个仪式差不多,不像想象那种难杂多异。

葵叔摆了俩桌酒菜,招待了大家,这时小七又把我拉到一旁,我问干啥?

她说她二姐有点不对劲儿,我一听以为是撞邪了,连忙质问咋不叫葵叔。

小七说叫我自己过去看,她二姐在后院呢!

我来到后院,苏二秀捂着胸口一个劲儿的吐,我心里一想,坏了,是不是吃错啥东西了?

我赶紧过去给二秀拍了拍,可也没见吐啥出来的。

我问二秀不舒服就吃药啊!她摇着头,脸色似乎不太乐观。

二秀愣然了半天,支支吾吾着,似乎有什么话说不出口,随后她一气吐完,说“有了”!

有了?有啥了?

苏二秀看了看肚子,我还在纠结当中愕然着,突然。。。。。

脑子一闪,怀孕了!

是刘顺的?

苏二秀摇了摇头,那谁的!你除了跟刘顺订过亲就没有别人了啊!

结果苏二秀一副气急败坏,谁说订亲就要怀孕,再说了自己从来没有跟刘顺洞房过。

那我就不。。。。。。

我停了下来,脑子里好像想到了什么,再一扭过头看草棚那边儿。

我大概明白了!是那晚…

这么说是我的?我…我不知道该不该高兴,但一想到孟伯伯之前强烈的反对,似乎孟伯伯有什么事情满着我!

苏二秀低着头,像是在等待我的答案,如果让外人知道苏二秀未婚先孕,人家又会怎么笑话葵叔 。

我跟苏二秀说,我回去想想办法,实在不行我带你走,我们去……

我顿了一下,县城那个家不能去,老家?老家还是茅草房,这日子可咋过!

苏二秀说她等我,不着急反正现在看不出来。

几天后…

邻村要办酒席,来了人喊孟伯伯去,孟伯伯带着我和孟欣去了。

临走时,孟伯伯叫我带上敲尸棍儿,前面冲口不太“干净”。

隔着一座山,要过去,得从这山腰绕过去,山腰下有个冲口,叫…叫啥了,这名字用汉语不太好描述,反正大概意思是叫“阿婆口”。

据说之前,经常有人看见一个老婆婆蹲在这冲口里一个人,烧着一个墨色小砂锅,但没有看见冒烟,只见她不停摆弄着那小锅。

当然并不是天天可以看见,只有迷雾天,和阴天,那个老婆婆就出来了。

但她不害人,你走你的路,她弄她的锅,她就坐在哪里一动不动。

所以时间一长,那冲口大家都叫“阿婆口”,这也是去办宴那家唯一的一条路。

那既然老婆婆不害人,为什么大家都怕哪里?而且孟伯伯还喊我带着敲尸棍儿。

孟伯伯说,几年前,哪里死了不少人,最先死的是一个女人。

她当时得了“病”,她丈夫带她出来看病可走到哪里时,她丈夫竟然把她丢在了哪里,她连坐都坐不起来,就更别说她能起来走路,结果活生生受死在哪里。

据说一到迷雾天,那冲口便会听见“哎哟~哎哟~”的凄惨声。

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是谁了吧?

再有一个是一对情侣,他们是自杀,不过他们那种自杀,可不是抹脖子,上吊,更不是嗑药!

而是自投毒蛊,这种人死后在当地叫“大箩鬼”

,当你看见他们时,他们会越来越大,大得像乡下那种大型的大箩筐,甚至比箩筐还大,(那种箩筐可不是背上背的那种啊,在南方,种过玉米的都知道,这种东西装玉米,少则五百多则千斤)

所以这种鬼,每次一出现都是一對情侣,据说它们还能勾魂,或者迷幻你,让你自己“自娱自乐”,直到把你玩死!

这也是孟伯伯担忧的地方,孟伯伯怕过去那边喝高了,回来撞上“东西”!

早早的,孟伯伯拿了个包儿,换了身干净的衣裳,三人走了 。

走了半响,孟伯伯说前面便是阿婆口了,弄不好我们回来天就黑了。

所以得走快一些,经过阿婆口,我看了看周围,这就是一小山谷,爬上对面那坡儿,就到办宴席那家了 。

白天看着没什么,要如果是晚上,指不定还真的有“箩筐鬼”和喊“哎哟”的声音。

我们到了主人家后,发现这些人的衣服,似乎与孟伯伯他们家的又不一样了。

孟伯伯他们家的是黑白色长群,这些人的是黑白色短群,不过做工都差不多,都是用“蜡” 刻印而成的。

那种蜡,跟普通的蜡烛差不多,比方说,把蜡烛烧化了,用蜡烛那个液体来画上一种花纹,画在一条白色的布上,蜡会很快就会干,所以他们一边烧蜡,一边刻印,花纹刻印好了,再放进一个大桶里泡,大桶里装着一桶深蓝色的液体,泡上几天后,那个蜡会脱掉,布也被染成深蓝色,而蜡掉落后,之前刻印的花纹这时候变成了白色,被蜡压的部分没有被染。

就这样一条条的做,数量够了,就可以做一套服装了,做出来后,小姑娘穿着一个个都水灵灵的。

然而这种蜡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种东西,就是前面我说的“蜡蛊”,那些泡布料的液体据说是这个蜡蛊赐予的,所以人们非常珍惜这个蜡蛊。

主人家一看见我们,热情的上来迎接了,孟伯伯赶紧封了个红包,也就给个百八十块钱。

我看了看那些妇女的手指,几乎十个出来八个的手指都被染成了深蓝色,只有小姑娘的干净立白。

孟伯伯被那些老汉拉去吹牛去了,剩下我和孟欣,我俩反正也无聊,干脆也玩起了酒牌。

这是一桩喜事儿,所以必须吃完汤圆才可以离开,这是一种祝福,也是讨口福气。

时间一晃,就到了晚上,我去解手时,忽然发现一个模模糊糊的东西,一直跟着一个妇女。

妇女估计看不见它,只顾自己忙活自己的,虽然喝了点酒,但这东西,我还是勉强看清一点的。

我提着敲尸棍儿悄悄跟在那黑影身后!

作者寄语:看书的大兄弟,别打酱油哈!

作者:三笙石

第13章:回村!<< 上一章敲尸人目录下一章 >>第15章:卑女!

  • 심장 마비°说:
    赶紧更新哟~~~2017-01-10 23:53

  • 심장 마비°给力:
    给作品打赏10鬼币2017-01-10 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