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阴阳师

鬼姐姐地狱阴阳师
地狱阴阳师作者:充电宝更新时间:2017-01-10 17:26:00字数:2012

我是一个阴阳师,我受命下地狱招阴人,下面我即将带你踏入地狱的火海。

地狱里。

界碑下蹲着一个“人”,一个发丝凌乱,浑身黑嗒嗒的家伙,如果在上面,这一般都是乞丐。

但在这里它既不是乞丐,也不是游魂,这种到处漂泊是鬼,我们称它“散魂”,散魂的第一优点就是对视着一个人的魂魄,令你毫无察觉,它们就像疯狗一样,不管是人是鬼,散魂都不会放过。

这种东西也只有在冥界才会见到,它们一般不敢去地府,深怕地府的十八层地狱,所以只能游离地府管辖的地方。

我悄然声息地盯着它,不敢直视那家伙,如果这时候老表和孟欣对它动手,一定会引来冥界的鬼使,散魂的嚎叫声比狼还大。

你看着他的时候,他会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你,等到你对他放下警惕,他会突然一下子钻进你身体里,这正是他俩所担忧的事情。

那小鬼一直盯着我们,当然!来地狱的时候,我们已经服下定魂丸,一些孤魂野鬼是察觉不出我们是人,活生生的阳间人。

“嗷~”

那小鬼突然像只大青蛙一样,猛扑向我,把我给呛得连连后退。

“移星珠魂-”孟欣轻轻念了一句,一只右手已经打在了那小鬼身上。

怕它出声老表又赶紧扑上去给了它一拳,这才使它化作一团黑烟,飘散殆尽在这黑暗的地狱里。

“想必这就是冥界了!”孟欣舒坦了一口气,目光转向那块石碑。

那独立在这辽阔的地界之上的石碑,就此分化了冥界和地府的统治,我不知道地狱是不是也和我们上面一样,一片土地一个国家,但我相信,我们现在所站的这地儿,它!非同小可。

放眼望去,似乎平静无比,可在那浑暗的角落里,你并不知道已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你。

冥界最可怕的还是这儿的阴气,那些阴气可不是蔓延在那空中的黑气,那是从一张你看不见的嘴巴里吹出的气,一旦那口气吹在你身上,轻者大病一场,重者会直接威胁到性命。

我们无时无刻都在提防着这周围,因为谁也不想中那倒霉的阴气。

我们已经彻底踏入了冥界,冥界的冥王并不管理这里的游魂,相反冥王还会吸食刚下地狱的魂魄。

所以这里的游魂才会猖獗无比,我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突然…在我右侧出现了一张似人脸的面孔,但它恍惚了一下又消失不见了 。

我定了定神,认真地重新看了一次面孔出现的地方,还是没有发现,我告诫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这样一直畏畏缩缩难免会看走眼。

就在我准备舒坦口气时,那张面孔又出现了,这次是对立在我对面,这次我看清了,不过…空中怎么会有一张脸?

鬼!鬼脸…愣了半响我才意识到那张脸,“你们,你们看见没有?”我停了下来,使劲扯着孟欣。

“看见什…别动!”孟欣一个战兢,似乎又发现了什么 。

“咯咯咯~”

周围璇环着一波刺耳的奸笑声,肯定就是那张面孔,看见一不留神,我看见了它的眼睛,那双阴灵灵的眼珠全神贯注地盯着我。

“孟兄,我们一起来做道开路符,免得时不时被这些东西缠上!”老表拦下正要出去寻鬼的孟欣。

“行!”

老表将他的衣服撕成三小块,他们俩同时在上面画了不同的符咒,而后我们把布条绑在了额头上。

这是一种迷惑鬼怪的符咒,当他们看见我们时,我们会在他们眼中成为骑着战马的阴军,阴军过路,游魂躲都躲不及。

快速穿过冥界后,我们突然来到了一处有着彩云的天空,此时天…就像亮了,不过还是觉得很模糊,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对,地狱是没有光明的!

“应该到了!”孟欣镇定地看着那些彩云道。

但这空中的彩云,我总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儿,这儿的彩云颜色怎么艳浓,应该到了…我这才注意到刚才孟欣说的话,怎么说我们到萨兯(han)界了!

萨兯界便是阿修罗界,这里是由女主掌控,500年轻阿修罗到了这里,将这里视为鬼魅地界,阿修罗最后化作一尊肖像,而接下来这里的鬼魅们就将这里称为“萨兯”,兯(han)象征着阿修罗,另外还有一个说词,捍卫萨宫修女。

走了没多久,前方就出现了一座座宫殿,不!像城堡!那些城堡起伏在陡峭的高山上,看似壮观绝比!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地球的另一面还有这样的地方,这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不过是天堂是地狱,一会儿自有分晓!

这时,从延陡的石梯上,走下来了几个蒙着面纱的女人,她们没有说话,而是伸出了左手挡住了我们,另外以犀利的眼神警告我们,这儿你们不能进!

老表不慌不忙,慢慢从口袋里掏出那块木牌,女人看了看那木牌,这才让我们进去。

当跨入这座城堡时,我似乎回到了元朝的宫殿,这些建筑与西藏新疆等地极为相似。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还真的有阿修罗的存在。

女人带着我们进入宫殿,殿内优雅的装饰,加上比地府更耀眼的建设,那这些“人”现在是人是鬼…

老表要我在这里等着他,他和孟欣随同那带路的女人继续前进,我不是法徒,容易犯错,男人在这里犯错那可是要连鬼也没机会做的。

大约半个钟头后,他们出来了,出来的还有后面一群女人,其中一个在前面的,她的装扮与其他“人”不一样。

只见她直接走向那中间的宝座,而后她手一挥,她身后立刻出来一个女人,她们脸上都蒙了面纱,所以这些鬼的样貌怎么样还真的不知道。

“萨朵,这段时间血鳞就由你超控”,宝座上的女人对着站她前面的那人道。

可血鳞还在我身上,她们怎么超控?

随之我反了回来!回到了人间。

下一篇:敲棺震尸

作者:充电宝标签:最恐怖鬼故事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内涵鬼故事乡村鬼故事

会所有鬼<<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惊魂回忆录 血色裸条

  • 183.129.128.*说:
    流汗2017-01-11 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