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祭灵师

鬼姐姐阴阳祭灵师
阴阳祭灵师作者:汐风碧痕更新时间:2017-01-06 19:46:58字数:6444

灵者,六界缘法修行所成,万物皆可得。万物即修,不澄平者,为道除之,曰祭。感天地之久行,祭长道之业源。

七月署夏,天地如笼,闷蒸万物,幽谧的月光,也带不来一丝的清凉。

司南大学的一间自习室里面,端木岩明正在奋笔疾书,只是他的字迹,非常奇怪,就像是鬼画符一般,不一会儿功夫,整张纸都被这些奇奇怪怪的符号沾满了,随着他的一声暴喝“祭”,一股清风,透窗而入,使人顿感舒爽,端木岩明这才懒懒地坐仰椅子里,贪婪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凉。

门一开,苏秀秀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扬手将一瓶凉茶扔给了他“谢天谢地,还好周主任好说话,给了我这间自习室的钥匙,不然待在宿舍里非给闷死。你进来的时候没有被人看见吧!”

端木岩明却是无精打采道“你还说啊,明知道我怕热,你暑假为什么一定要拉着我一起给学校招生啊。”

“学校里又没有空调,我还不想被闷死,只有叫上你咯。”苏秀秀故意翻了个白眼,侧过身去,不再理他。

正在此时,二人谁也不知,一只鬼爪,带着森森的鬼气,直朝二人的背后袭来,鬼抓狰狞,鬼抓的主人也一样狰狞的看着两人,随着它爪子的逼近,它面部的表情也变得冷厉了起来。

眼看着鬼爪已经掏在了苏秀秀的后心,突然一道金光自苏秀秀的背后迸出,金光竟像是墙壁一般,将这只鬼爪的来势阻住。

“偷听人家小两口打情骂俏,很大罪的!”端木岩明的声音却是自那站着的苏秀秀口中发出的。魑魅再看时,那哪里是苏秀秀,分明是端木岩明立在那里,而苏秀秀正窝在桌椅里。“端木岩明,你给我说清楚,谁跟你打情骂俏了。”

见到二人相顾调侃,魑魅恼羞成怒,合身向着二人猛扑来。

魑魅:人间怨气所化之鬼,游离于人鬼两界,吸食人间怨念,罪业难消……

端木嘴上虽然调侃,但是内心却是对这鬼物万分的警惕。见到魑魅扑来,端木岩名手指一掐,闪出一道金光,迎着魑魅的扑来的身影刺去,却见那魑魅在空中本已老了的动作,竟是突然转身,扑向了窝在桌椅里的苏秀秀。这一转身来得实在太过突然,端木岩明自是无法想到,而苏秀秀却被桌椅限制了行动自由,只能眼睁睁看着魑魅朝自己抓来。

端木岩明金光刺空,随即改为横扫,金光闪现间,朝着魑魅的后腰斩来。

魑魅在空中却是猛地探爪扣在了苏秀秀的锁骨之上,紧跟着向后一甩,苏秀秀整个人都被这一甩之力甩到了空中,朝着端木岩明撞来,端木只得收了金光,双手将苏秀秀接住,再看时,只见她已是周身发黑,仿佛失去了生命一般,显然是中了剧毒。

“万鬼噬心咒,咒毒三刻,魂飞化聻,永堕地狱,尤其是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用出来,威力当真是霸道。”端木岩明看似在夸赞魑魅的手段,但他的语气里却毫无夸赞的意味。

“将赤木白子交出来。”尖涩的语声自它的口中发出,它的声音就好像瘸驴拉磨一般,听的人口中发酸。它此刻正在抱着肩膀,得意洋洋的瞪着端木岩明,它在等他作出决定,可以说它现在已然是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只等着端木岩明将赤木白子交到它手上。

苏秀秀与端木岩明的关系,可以用青梅竹马来形容,他们是小时候在一条胡同里长大的,端木岩明每回出去做事的时候,苏秀秀总是会成为他最坚强的精神依托,只要有看得见她的笑,不论多大的委屈与疲惫,也都值得了。

他亲眼见证了苏秀秀的每一回恋爱,也替她擦干了每一回的眼泪,她也清楚的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本该是鸳鸯佳侣的一对儿,却终是有缘无分,差了一分。

此刻魑魅以苏秀秀的生命做要挟,向端木岩明索取赤木白子,它有信心,端木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赤木白子交出来。

留给端木考虑的时间的确不多了,因为只是在这片刻之间,苏秀秀的皮肤已然由乌黑转做了墨黑。

但是魑魅算错了。

正在它伸手等着端木岩明将赤木白子交到它手上的时候,端木岩明却是手上金光一闪,如利剑一般直直射向了魑魅的胸口。缓过神来的魑魅紧忙闪转,堪堪躲过要害,却还是被端木岩明的金光重伤了左臂。

神鬼无心,脑心、胸口、脐间为其灵脉,损灵脉则伤、断灵脉则灭。

魑魅似是不能相信,眼睛盯着端木岩明“你不管她……”它的话音未落,端木岩明指间黄符闪现,又是一道金光直扑向它的面门。魑魅一闪,那道金光似是长了眼睛一般,朝着它闪转的方向斜斜劈下,斜削向它的胸口,一惊非小,魑魅竟是临危不乱,不再向旁边躲闪,而是朝着端木岩明扑来,它伸着一双鬼爪抓向端木岩明的哽嗓。

“看我的鬼爪快,还是你的金光快。”魑魅疯魔一般,发出入幽府鬼嘶般的吼叫。

而那道金光亦是紧随其后,追击而来。

这一间自习室本就不大,此刻一人一鬼的距离更是近在咫尺,那道追击而来的金光虽快,却始终慢了魑魅一步,它的鬼爪已然掐在了端木岩明的脖子上。

“交出……”魑魅那一丝胜利的喜悦还没有尝到,只觉着脐间一痛,端木岩明的另一只手上又是一道金光,已然刺破了它的鬼脐灵脉,金光乍现,魑魅被震得飞了出去。又被后面追赶而来的金光贯穿了左腿。

它虽然急中生智,但是它忘记了端木岩明有两只手。

魑魅的身影直直坠在地上,却是瞬间消失了。

端木岩明看向苏秀秀,却发现她的身体已然从墨黑转为了炭黑,原来墨黑时候的肤色还有些光亮,现在的炭黑则已然彻底失去了色彩。


12345下一页

作者:汐风碧痕标签:校园鬼故事灵异鬼故事

姥姥的香包<<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爱妃不是人

  • xinshou520给力:
    给作品丢了1个臭鸡蛋2017-01-23 19:02

  • 星空之声说:
    贫道笑了2017-01-15 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