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见闻录之孤坟独刀

鬼姐姐老司机见闻录之孤坟独刀
老司机见闻录之孤坟独刀作者:减肥生产队队长更新时间:2017-01-10 15:49:10字数:3082

刘剑生和刘剑文两兄弟,前年的时候去城里打工,刚到城里不到一个月,就因为和同事发生冲突,把同事给打成了重伤,哥俩也被判了刑,今年年初的时候才放出来。这哥俩放出来之后,也不想继续在城里待着,于是就回到了他们那个村里,他们所在的,是一个叫索伯勒台的村子。

这里跟大家说明一下,索伯勒台的台字,是读三声,我之前故事里所说的那个叫额尔霍拉台的村子,台字也是读三声。虽然都不是正音,也不是正式的名字,但是我们当地人都是这么叫的,我们这边大部分的村镇,当地人口中的叫法和地图上的标注,是不一样的。

这哥俩回到了索伯勒台,跟着他们的老娘一起种地。这天哥俩开着车去地里干活,想把地翻一下,准备开始播种了,在翻地的时候,旋耕机的一个齿轮突然崩碎了。刘剑生气得不行,毕竟更换一个新的要花钱,而且还耽误了地里的活。于是刘剑生开着四轮车去修旋耕机,刘剑文则是留在地里等大哥回来。

刘剑文的脑子比刘建生活泛一些,他在等大哥的时候就想,好好的旋耕机怎么就突然崩碎了呢?毕竟旋耕机的铁家伙,地里的土壤再硬,也不可能比铁还硬啊,而且这边的地是平原,只有江边有一些石头,这耕地里哪来的石头。看来肯定是什么坚硬的东西,就算是石头,也得捡出来,要不然明年干活的时候,有可能还会把旋耕机崩坏了。

想到这里,刘剑文就开始在机器坏的地方附近查找,找了大概半个小时,发现了一块铁疙瘩,已经被旋耕机那巨大的力道打的变了形,上面布满了锈,看起来黑不溜秋的,而被旋耕机打掉锈的地方,发出黄灿灿的光芒。刘剑文赶紧过去把那块东西捡起来,拿到手里也是沉甸甸的。不过刘剑文不确定这东西到底是金子还是铜,只能等大哥回来再做打算。

快中午的时候,刘剑生开车回来了,刘剑文便把自己自己发现的那块东西拿给大哥看。刘剑文和刘剑生哥俩拿着这块东西去城里的金店,结果卖了一万多块钱,这可把哥俩乐坏了。要不说刘剑文的脑子活泛,在卖掉了那块金子之后,刘剑文就考虑,索伯勒台这地方没听说出过金矿,那地里怎么会有金子呢?

想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别人丢到那里的,另一种就是别人埋在那里的。如果是埋的,那就不止这一块。于是刘剑文就带着大哥一起去地里刨,播种的时候还特意把发现金块的那一片地方空出来没有播种子,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哥俩在那片地方挖了两米多深,把那一片地方翻了个底朝天,还真有了重大发现。

这哥俩在地里挖出来一口棺材,不过已经烂的只剩几块破木头了,棺材旁边还摆着一个已经碎了的坛子,那坛子里还有几块布满了锈迹的金属。这哥俩把东西拿到城里,又卖了不少钱,这让老刘家的生活水平有了极大的改善。

刘剑文和刘剑生也考虑,挖挖土就能赚钱,何必要种地这么麻烦呢,于是这哥俩就把目标锁定在了村里的坟地上。因为他们俩去城里卖金块的时候,人家就告诉他们,这东西叫古董,就算不是金子的,哪怕是铁的,也能卖点钱。而他们俩的这个想法,也得到了他们老娘的赞成,老刘太太过了一辈子苦日子,现在儿子这么轻松就赚了大钱,自己家的生活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里人看自己的眼光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对自己也比以前恭敬多了,这让老刘太太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老刘太太一辈子住在索伯勒台,对于坟地里那些无主的坟头,她是再清楚不过了。毕竟有主的坟,他们也不敢随便去挖,万一人家知道了,肯定会来找麻烦,而且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总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绝。于是在老刘太太的指点下,刘剑文和刘剑生就把第一个目标选择在了村西头的一座孤坟。

这座坟可有年头了,从老刘太太记事的时候就有,而且村里人都说不清楚这座坟是谁的,也不知道这座坟是什么时候垒起来的。而且老刘太太活了快六十岁,从来也没见过有人来祭拜这座坟,要么就是外乡人死在了这里,要么就是子孙后代早就去了外地,所以没有人回来祭拜。这样的坟挖了也不要紧,也没人会来找麻烦。而且因为有些年头了,里面随便有点什么,应该都能卖点钱。

毕竟挖坟掘墓的事情说出去不好听,所以刘剑文和刘剑生这哥俩也没敢大白天进去挖,而是等到夜深人静,才扛着铁锹和镐头去挖。他俩挖了大半宿,才算把这座坟挖开,不过里面的东西却让他们十分的失望,里面连棺木都没有,只有一具尸骨。刘剑文不死心,就把整座坟墓都给挖开了,结果还是有些收获的,他在尸骨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把大刀,不过看起来太普通了,好像不太值钱。

刘剑文和刘剑生把那具尸骨埋了回去,就带着那把刀回了家里。可是自从他们哥俩把这把刀拿回家之后,刘家的怪事就不断的发生。刘剑文把刀拿到城里,结果在古董市场里找了好几个人鉴定,都说不是古董,刘剑文只能失望的把刀拿回家。刘剑生想着不能让刀浪费了,于是就找了块木头,用这把大刀做了一个小号的铡刀,夏天喂鸭子喂鹅的时候铡草正好可以用。

因为这铡刀的尺寸比较小,刚好适合老刘太太用,她还一个劲儿夸大儿子聪明,这刀她用着很方便。可是没用几天,老刘太太就不小心把三根手指给铡掉了。两个儿子带着她去城里的医院,花了不少钱,也没能接上。刘剑生回到家里,看那口铡刀心里就来气,于是就狠狠的踹了一脚,他本来想把刀踹倒,可是就在他脚马上就要挨到铡刀的时候,那个刀片却诡异的自己换了一个角度,刘剑生一脚踹到了刀刃上,脚上顿时鲜血直流。

刘剑文把大哥也送到城里,虽然伤口比较深,不过并没有伤及筋骨,只需要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刘剑文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口铡刀扔掉。他开着车来到村南边的大坑,把铡刀扔进了坑里,然后头也不回的回了家。可是当刘剑文进院子的时候,发现那口铡刀端端正正的摆在院子正中央。

刘剑文脑子好使,想法也多,一看见这刀自己回来了,马上就联想到自己母亲和大哥无故受伤的事情,他立马就想到这刀有些邪性。他连大门都没锁就撒丫子往外跑,他想把这事情告诉大哥,得和大哥商量一下,虽然刘剑文比较聪明,但是家里的大事小情,还都是刘剑生做主。

刘剑生听完弟弟的讲述,他也知道弟弟不会是胡说八道,而且都这个时候了,弟弟也没必要那这种事忽悠自己。他便告诉弟弟,去雅尔雅门沁请刘半仙,让他来给看看,因为他们跟刘半仙是本家亲戚。

刘半仙跟着自己这个远房的侄子一起回了索伯勒台,可是一到刘剑文家,就发现刘家已经血流成河了。老刘太太在院子里养的二十多只鸡鸭鹅,全都被斩首了,齐刷刷的摆在铡刀旁边。在他们进院子的时候,目睹了最后一只大额被斩首的画面。

只见那只大鹅自己晃晃悠悠的走到铡刀底下,然后长长的伸出脖子窝在铡刀底下。而此时的铡刀正高高的扬起,在大鹅卧好之后,铡刀缓慢的自然落下,“喳”的一声,那只大鹅就身首异处了。这景象看的刘剑文脑门子上的冷汗都淌下来了,刘半仙也因为看的吃惊,揪断了好几根胡子都不知道。

刘半仙给刘剑文家里检查了一番,直接就告诉刘剑文,那把刀不是他家的东西。这让刘剑文十分的佩服,因为刘剑文并没有提起这刀,只是说家里发生怪事,母亲和大哥都受伤了。没想到刘半仙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所在。刘半仙说这刀应该是杀过人的,把这种东西摆在家里,一般的人家是压不住的。古代的将军战士敢把刀放在家里,是因为他们本身就在战场上杀过人,而且是他们自己的东西,所以能压得住。还让刘剑文赶紧把这刀送回原来的地方,刘剑文也听从了刘半仙的话,把这刀埋回了那座坟里。

老刘太太出院不久,刘剑文和大哥就带着母亲就投奔了一个外地的亲戚,离开了索伯勒台,而他们是否还受到那把刀的困扰,大家也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在后来村里扩大林地范围的时候,那座坟的位置刚好在范围内,于是村领导就带着人把那座坟挖开,迁移到别的地方下葬了,不过在挖掘的过程中,大家并没有看到那把刀,于是便有人猜测,要么是刘剑文兄弟俩后来又偷着把刀拿走了,要么就是那把刀去找他们兄弟俩了。

作者寄语:老司机发车了!坐稳扶好!不恐怖,但是很灵异,有一些事情科学都解释不了,我更解释不了,只能写出来,信则有不信则无,不用太较真。

作者:减肥生产队队长标签:灵异鬼故事真实鬼故事

杀人车(上)<<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杀人车(下)

  • lulu10086给力:
    给作品打赏8鬼币2017-01-11 21:16